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產品介紹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推理、驚悚小說

 

《飢餓遊戲三部曲》
 

 

 

 

【內容簡介】


我名叫凱妮絲。
為什麼我還沒死?
我應該要死的。

《飢餓遊戲》三部曲的內容介紹

那是未來的世界:施惠國,一個獨裁的都城統治十二個貧窮的行政區。每年,各區被迫推出一男一女的青少年,投入至死方休,只能有一人存活的競技遊戲。這是統治者娛樂都城市民、警告各區人民的節目,因此被當作電視實境秀播放,全國人必看。生死搏鬥、戰爭、政治、娛樂遂無從區別。

取代妹妹投入飢餓遊戲,準備赴死的凱妮絲,是改變遊戲的關鍵人物。她在遊戲中的叛逆行徑,激怒了都城,激勵了各區。據信早已消滅,潛藏七十餘年的第十三區浮上檯面,反抗軍的革命戰爭終於發動。但遊戲中真假莫辨的困擾,益發嚴重。凱妮絲總是面臨困難的抉擇。她對兩位深愛著她的男生,也始終無法釐清自己的感情。

電視實境秀、電視訪談,乃至於電視新聞,是「飢餓遊戲」系列裡的特殊「道具」。小說中的真實世界化為電視節目,而電視節目也成為真實事件的一部份和重要推動力量。革命前,電視系統完全在都城的掌控下。戰爭一旦爆發,反抗軍也利用電視號召各區人民,並與都城互相展開宣傳和心理戰。有些書評指出,作者把電視的未來可能發展推到極至,透露了她對某些現象的嘲諷和嚴厲批判。

在第一次參加飢餓遊戲,接受電視訪談之前,凱妮絲的導師黑密契苦思如何塑造她的形象,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十分惱怒。最後,凱妮絲潛入都城,冒險藏匿她的虎娘子笑著告訴她:「沒有人知道該拿妳怎麼辦。」凡是想把凱妮絲當作一枚棋子利用的人,都將面臨這個困境。其實,愛上她的兩個男生也遭遇同樣的難題。

《飢餓遊戲》三部曲的驚人記錄

「飢餓遊戲」三部曲是2008年以來最令人驚奇的系列小說。每一部都登上紐約時報、美國今日報、華爾街日報、出版人週刊等全美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而且始終維持熱銷,佳評如潮,獲獎無數,猶不足以說明它的震撼力量。

2008年9月,平地一聲雷,首部曲《飢餓遊戲》出版,驚悚大師史蒂芬.金和《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爾都承認,他們無法停止閱讀。

2009年9月,第二部曲《星火燎原》出版,12月初獲「時代」雜誌選為年度十大小說之一,與《狼廳》等並列,其實也是對首部曲遲到的致意,對整個三部曲提早奉上的獻禮。

2010年5月,因為這個尚未出版完整的系列小說,作者蘇珊.柯林斯獲「時代」雜誌選為年度「百大影響力人物」。只是,她的官方網站沒有提這件事。

2010年8月初,美國專欄作家潘蜜拉.保羅(Pamela Paul)在紐約時報撰文承認,她三十好幾了,第三個孩子剛出世時,她還躺在醫院休養,卻急不可待地猛啃《飢餓遊戲》,根本沒注意兒子有沒有吃飽睡好。她只想知道,叛亂何時會發生,主角凱妮絲會選擇哪個追求者。她說,她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而且她這種狀況不是個案。

撰寫那篇文章時,終曲《自由幻夢》尚未出版,潘蜜拉說,她和她參加的讀書會其他成員都急於知道凱妮絲將會遭遇怎樣的命運,都城何時會垮台,作者要如何超越前兩部曲的成就。這個讀書會的成員包括作家、書評家、出版社編輯和經理人、律師、歷史學家、版權經紀人等,都是一時俊彥。由於成員太多,分作三個小組。小說家兼書評家列夫.葛羅斯曼(Lev Grossman)說,不久前他們那個小組曾兩度討論「飢餓遊戲」,是「歷來討論最熱烈,激辯最大聲」的聚會。嗯,這些飽學之士爭辯的問題包括:凱妮絲是不是女性主義英雄?是不是國家機器的工具?這部作品是一般的羅曼史,抑或顛覆這個文類的小說?列夫說:「每個人都有話要說。」當時終曲尚未問世,但已經是亞馬遜網路書店的銷售排行第一名。

2010年8月24日,終曲《自由幻夢》美國版上市,各大書店門口,讀者從前一晚就大排長龍,急於第一時間拿到書。美國今日報指出:「這是繼『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之後,第一次有一部小說這麼受眾人期待,無數年輕(以及成年)的讀者徹夜排隊等待。」一向低調的作者,午夜選擇在紐約市曼哈頓的「奇妙書屋」(Books of Wonder)露面,陪伴讀者。美聯社的報導說,擠在門口排隊的書迷,包括十五歲的女演員印蒂雅.昆布斯(India Coombs)。她遠迢迢從賓州艾倫城來,只為了見蘇珊一面,親口告訴她,她是飾演「飢餓遊戲」電影女主角的理想人選。

在接受亞馬遜網路書店專訪時,蘇珊表示,雖然不是每個細節一開始都已構思妥當,三部曲漫長的寫作過程始終維持當初的基本架構:從類似古羅馬格鬥競技的飢餓遊戲,到革命,到戰爭,乃至於最後的結局。

書評和讀者反應一再指出,「飢餓遊戲」的吸引力跨越年齡層。美國出版者Scholastic Press說,臉書上的書迷,成年人和青少年各佔一半。書評家Lizzie Skurnick在「時代」雜誌上讚揚作者身手撟捷一如凱妮絲,「短短幾個章節的篇幅,就輕易跨越驚悚、浪漫與奇幻的文類,若無其事地創造了一部威力十足的創新作品」。這套三部曲抗拒歸類,一如凱妮絲,觸動人心,發人深省,但任誰都拿她它沒轍。凱妮絲在計畫之外,「飢餓遊戲」的結局不在預期之中。

「飢餓遊戲」三部曲售出26種語言版權,在38個國家發行。迄2010年11月,光美國版,前二部曲印量已超過兩百九十萬冊,第三部曲初版印量一百六十萬冊,包括稍後加印的四十萬冊。從首部曲問世以來,連續在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上已一百多週。

「飢餓遊戲」電影正在籌備中,由蓋瑞.羅斯(Gary Ross)執導,蘇珊親自編劇,比利.雷(Billy Ray)修稿, Color Force公司製作,Liongate Entertainment全球發行。爭取擔綱演出凱妮絲的眾多年輕女演員,除了上面提到的印蒂雅,還有琳西.馮塞卡(Lyndsy Fonseca)、卡雅.斯考達裡奧(Kaya Scodelario)、克蘿伊.摩蕾茲(Chloe Moretz)、瑪萊斯.裘(Malese Jow)、裘黛兒.佛蘭(Jodelle Ferland)等人。只不知你看到這篇介紹「飢餓遊戲」的文字時,會不會主要演員人選碰巧已經定案。

順便一提--在被問到如果被迫參與飢餓遊戲,她最擅長的技能是什麼時,蘇珊答稱:「躲起來。」

 

《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

「飢餓遊戲」作者蘇珊.柯林斯奇想冒險處女作!

 

 

 

【內容簡介】


歡迎來到地底王國!
在這裡,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蟲子,也具有無比的力量。

「陸地人」葛瑞格誤闖地底王國,成為預言中戰勝邪惡的光明戰士。
他是否有勇氣接納奇特的地底生物,並且順利找到回家的路呢?

在幽深的地底有一座神祕國度,就和地表世界一樣,地底國裡光明與黑暗並存,不僅地底人住在這兒,還有許多善惡難辨、體型巨大的其他種族,令人類的性命變得不再安全。
十一歲的葛瑞格和家人住在紐約市的公寓,當他和妹妹小靴掉進洗衣房的通風管時,他以為自己鐵定活不成了,沒想到卻意外打開通往地底國的入口。
來到地底國的葛瑞格,在陰錯陽差下成為一段古老預言中的光明戰士,必須深入危機四伏的死亡國面對凶狠的老鼠大軍。漫長旅途上的艱惡,將考驗他的勇氣;而地底種族間的歧見,將挑戰他的智慧。究竟葛瑞格能否順利完成任務?而他與小靴,會是預言中必須犧牲的成員之一嗎?

【好評推薦】
◎「地底王國」小生命的英勇事蹟,肯定會成為鼓動生命的傳說。」──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吳玫瑛

【熱情推薦】(按姓名筆劃排列)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吳玫瑛、新北市鄧公國小 李永霑、高雄電臺廣播節目主持人 林利、格林文化發行人 郝廣才、全國教師會理事長 劉欽旭、新北市秀朗國小校長 潘慶輝

地底五部曲The Underland Chronicles
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
(以下中文書名暫名)
地底王國2:災難預言
地底王國3:熱血之禍
地底王國4:神祕印記
地底王國5:齧齒法典(完)

 

 

【內容試閱】


第一部  墜落
1
  葛瑞格把額頭靠在紗窗上,他可以感覺到眉毛上方因為維持這姿勢太久而留下的方形突起。他用手指摸了摸額頭,努力抑制住如原始人般大叫的衝動。這股衝動在胸口不斷累積,就像赤手撞見一隻劍齒虎,或是冰河時期的營火忽然熄滅,為了類似緊急事件而累積、想要扯破喉嚨長叫的衝動。他甚至跑得老遠,好讓自己沮喪無聲地撞回紗窗之前,能夠先張嘴深呼吸一番──唉!
  但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呢?一切都不會改變,天氣還是那麼炎熱、日子還是一樣無趣,漫漫夏日還是無窮無盡地攤在他面前。
  他考慮叫醒兩歲大的妹妹小靴,好分散一點注意力,最終還是讓她繼續睡,至少她待在裝著冷氣的臥房裡十分涼爽。她與七歲大的姊姊麗姿以及奶奶共用這間房,這也是葛瑞格家中唯一有冷氣的房間。在一些特別炙熱的夜晚,葛瑞格和媽媽會在這間房打地舖一起睡,然而擠滿五人的房間稱不上涼爽,頂多沒那麼熱罷了。
  葛瑞格從冰箱拿出冰塊,往自己臉上磨蹭。他看著戶外的庭院,有一隻流浪狗正在滿溢的垃圾桶旁邊東聞西嗅。小狗的腳掌攀在桶子邊,一不小心打翻了垃圾桶,弄得人行道到處是垃圾。葛瑞格瞄到幾個黑影沿著牆壁匆匆離開現場,不禁做了個鬼臉。是老鼠,他從來就無法忍受牠們。
  除此之外,外頭的庭院一片荒蕪。通常那裡擠滿了小孩,有的玩球,有的跳繩,有的在搖搖欲墜的格子爬梯上盪來盪去。可是今天早上,一班公車出發前往露營的地點,所有四到十四歲的孩子都在公車上,除了一個人以外。
  「寶貝對不起,你不能去。」媽媽幾個禮拜前和葛瑞格這麼說過,從她臉上的表情看來,她真的覺得很抱歉。「我工作時需要有人照顧小靴,我們都知道奶奶再也應付不來。」
  葛瑞格當然知道,過去這一年來,奶奶一直遊走在現實與虛幻之間,前一分鐘還神智清醒,下一分鐘又喊他西蒙。誰是西蒙?他一點概念也沒有。
  若是幾年前,情況可能大不相同。那時爸爸在高中教自然科學,而媽媽雖然偶爾會在外面兼差,但每年夏天一放暑假,爸爸就有許多時間可以負責照顧小靴,但自從他在某個夜晚離奇消失之後,葛瑞格在家中的角色就變了。身為家中的長子,他必須扛下許多工作,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照顧妹妹。
  因此,葛瑞格只是這麼說:「媽,沒關係,反正露營是小孩子的玩意兒。」並且聳聳肩表示自己不在乎。他才十一歲,卻對露營不再躍躍欲試,但這樣似乎讓媽媽更心疼。
  「你想要麗姿留在家陪你嗎?和你作伴?」她問道。
  麗姿聽見這番話,臉上瞬間閃過一絲慌張神情。如果葛瑞格沒有拒絕這項提議,她很可能會當場大哭起來。「不了,讓她去吧,我和小靴會處得很好。」
  於是,葛瑞格獨自留在家裡,而且心情一點都不好。他不想整個夏天和兩歲的妹妹關在一起,不想聽見奶奶把他的名字叫成──

「西蒙!」臥房傳來奶奶的呼喚聲,葛瑞格搖搖頭,但臉上不由自主地揚起一抹微笑。

  「我來了,奶奶!」他回應,一邊把剩下的冰塊喀啦喀啦地咬碎吞下。

  午後陽光穿透了陰影,臥房灑滿金黃色的耀眼光輝。奶奶蓋著一件輕薄棉被躺在床上,被子上的補丁是從她多年來做給自己的洋裝上一塊塊裁剪下來的。奶奶神智清醒的時候,會與葛瑞格細細述說這件被子的故事。「這塊圓點瑞士服是我十一歲出席露西表姊的畢業典禮穿的,這塊檸檬黃本來是一件假日洋裝,而這塊白色布料則取自我的婚紗一角,我沒騙你。」

  然而今天並不是她清醒的時候。「西蒙啊,」她擔憂地望著他說:「你忘了你的午餐盒,犁田可是會肚子餓的。」

  奶奶在維吉尼亞州的一處農場長大,嫁給爺爺之後就搬來紐約,但她一直不喜歡這裡。有時候葛瑞格會在心裡替奶奶感到高興,因為神遊時候的她可以回到往昔的農場,有時候甚至有些妒忌,畢竟相較之下他整天坐在公寓裡無所事事一點都不好玩。現在公車大概已經抵達營地,麗姿和其他孩子──

  「葛──格!」一個微弱聲音尖聲叫道,接著一顆捲捲頭從嬰兒床冷不防地探出來。「我,出去!」小靴嘴裡咬著玩具狗濕潤的尾巴,對他伸出雙手。葛瑞格把妹妹高舉空中,對著她的肚子呼嚕呼嚕地大聲吹氣。小靴咯咯笑了起來,手上的玩具狗也掉在地上,葛瑞格不得不先把她放下來拾起玩偶。

  「拿好妳的帽子!」靈魂仍待在維吉尼亞某個地方的奶奶這麼說。

  葛瑞格握住奶奶的手,試圖集中她的注意力。「奶奶,妳想喝點涼的嗎?來一杯沙士怎麼樣?」

  她大笑。「沙士?怎麼回事?今天是我的生日嗎?」

  有人這麼回答問題的嗎?

  葛瑞格緊緊握了握奶奶的手,一把抱起小靴。「我一會兒就回來。」他大聲地說。

  奶奶仍在自顧自大笑。「一杯沙士!」一邊還揉揉雙眼。

  在廚房裡,葛瑞格倒了一杯加冰的沙士,又替小靴倒了一杯鮮奶。

  「冰冰。」她把牛奶湊到面前,眉開眼笑地叫道。

  「沒錯,小靴,冰涼暢快。」葛瑞格說。

  忽然響起的敲門聲令他嚇了一跳。大門的窺視孔已經壞了四十年,於是他隔著大門叫道:「哪一位?」

  「柯瑪奇太太,親愛的。我和你媽媽提過,今天下午四點會過來和你奶奶坐坐!」一個聲音喊了回來。這讓葛瑞格想起自己還有一疊衣服要洗,這件事剛好可以讓他離開公寓一趟。

  他打開門,站在大熱天底下的柯瑪奇太太看起來頹靡不振。「哈囉!天氣糟透了,不是嗎?我就是耐不住熱!」她連忙走進屋內,用一條大方巾拚命往臉頰搧風。「喔,你真是太貼心了,那是給我的嗎?」接著不等葛瑞格回答,就將沙士一飲而盡,彷彿剛剛在沙漠裡迷路一樣。

「隨妳便吧。」葛瑞格喃喃說道,轉身回廚房再倒了一杯。他平時並不是很想看見柯瑪奇太太,但今天看見她卻有一種寬心的感覺。「好極了,今天只是暑假第一天,我已經對前往洗衣間充滿期待,」葛瑞格心想,「也許九月收到電話帳單的時候,我會開心得敲鑼打鼓。」

  柯瑪奇太太伸出杯子要求續杯,說道:「那麼,你什麼時候有空讓我替你算算塔羅牌呢,先生?你知道這方面我特別有天分。」柯瑪奇太太在鎮上的每個郵筒旁貼上海報,宣傳自己提供塔羅占卜的服務,一次十元。「我不會和你收錢。」她總是這麼說,但葛瑞格也從來都沒有接受過,因為他隱隱覺得柯瑪奇太太一定比他還會問問題,一些他無法回答的問題,一些有關爸爸的問題。

  他含糊說了幾句要去洗衣服之類的話便匆匆離開。他知道柯瑪奇太太的個性,她的口袋很可能正放著一副塔羅牌。

  在樓下的洗衣間,葛瑞格竭盡所能地把衣物分類好,白色、暗色、雜色……小靴的黑白條紋短褲應該歸為哪一類呢?最後他把短褲丟到暗色衣服堆中,心裡覺得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其實家裡的衣服大多因為年代久遠顯得有點灰灰舊舊,不過好處是這樣洗起來倒也方便。葛瑞格所有的短褲都是用冬季長褲裁去膝蓋以下的部分做成的,T恤也只有去年留下的寥寥幾件,穿起來相當合身。不過既然整個夏天都關在公寓裡,衣服好壞又有什麼關係呢?

  「球球!」小靴難過地大哭,「球球!」

  葛瑞格在烘乾機之間伸長手臂,拿出一顆方才小靴不停追逐的舊網球。他挑掉網球上的棉絮丟到房間另一頭,小靴便像隻小狗一樣追了過去。

  「真是個髒小孩,」葛瑞格心想,大笑幾聲後又補上一句,「真是個黏人又頑固的髒小孩!」小靴吃剩的午餐──雞蛋沙拉和巧克力布丁──依然不動如山地殘留在她的臉蛋和衣服上,還有兩手也沾滿了她自己用水洗奇異筆塗成的紫色,葛瑞格心想用噴砂器應該弄得掉。她的尿布鬆垮垮地垂在膝蓋上,天氣太熱,實在不忍心幫她穿上短褲。

  小靴跑回他身邊,她的捲髮上黏著烘乾機裡的棉絮,手裡拿著網球,臉上的汗珠閃閃發亮。「什麼東西最能逗妳開心啊,小靴?」他問道。

  「球球!」她回答,接著故意把頭埋進他的膝蓋表示催促。葛瑞格把球丟到洗衣機和烘乾機中間的走道,小靴立刻飛奔過去。

  丟球遊戲進行的同時,葛瑞格試著回想上一次他像小靴一樣開心玩球是什麼時候。他有過一些還算不錯的時光,像是有回城區中學樂隊在卡內基音樂堂表演,那次真的挺酷的,他甚至表演了一小段薩克斯風獨奏。所有事物在他演奏時變得更加美好,音符彷彿帶領他前往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賽跑也很棒,他可以不斷挑戰身體極限,直到所有事情拋諸腦外。但如果他夠誠實的話,葛瑞格知道自己已經好幾年沒有感受到真正的喜悅。「整整兩年七個月又十三天。」他心想。葛瑞格無意計算,但那些數字就這樣自動在腦中不停往上加,彷彿內心有台計算機,總是可以正確說出爸爸離開了多久。

相較之下,小靴顯得無憂無慮,因為爸爸離開時她根本還沒出生,麗姿也只有四歲。然而當時已經八歲的葛瑞格什麼都遇上了。他拚命打電話到警察局,可是警察對於爸爸的失蹤漠不關心,他們顯然認為是葛瑞格的爸爸自己選擇離開,甚至暗示是和另一個女人跑走的。

  這不是真的。如果葛瑞格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爸爸深愛著媽媽,深愛著他和麗姿,若見到小靴也一樣會深愛著她。

  不過……他怎麼能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他們?

  葛瑞格不敢相信爸爸會這樣拋妻棄子,從此沒有任何消息。「接受事實吧。」他對自己輕聲說:「他已經死了。」一陣痛楚隨即向他襲來,有部分的他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這不可能是真的,爸爸會回來的,因為……因為……因為什麼?就因為他認為這是事實嗎?就因為他們需要他嗎?「不,」葛瑞格心想,「因為我感覺得到,我知道他一定會回來。」

  旋轉的洗衣機停了下來,葛瑞格把衣服分裝在幾個烘乾機內。「等他回來之後,最好對自己去了哪裡有個很好的解釋!」葛瑞格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力關上烘乾機的門。「例如他撞壞了頭,忘記自己是誰;或是被外星人綁架。」電視上有許多人分享自己被外星人綁架的經驗,這不是不可能發生。

  他在腦中設想各種可能性,儘管在家裡大家鮮少提到爸爸,就像是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相信爸爸總有一天會回家。而他們的鄰居都以為他休假去了,大人從不提起這件事,大部分的孩子也是──反正當中約有一半的孩子出身於單親家庭。有時候一些陌生人會問起,努力解釋了將近一年之後,葛瑞格編造了一個故事:他的父母離異,爸爸搬去加州。這雖然是謊言,但大家十分買帳,似乎沒有人願意相信事實,無論事實是什麼。

  「等他回來之後,我要帶他去──」葛瑞格大聲這麼說,然後突然停了下來。他差點犯規!他規定自己不可以預想爸爸回來之後的事,既然爸爸隨時都有可能回家,葛瑞格就不允許自己設想未來的事。他有種奇怪的感覺,倘若去幻想實際情況,例如爸爸會在下個聖誕節返家或是幫忙訓練田徑隊,那麼事情將永遠不會發生。況且,就算這些白日夢能讓他開心一陣,一旦回到現實卻只會更加痛苦。葛瑞格規定自己活在當下,把未來留給明天。這套系統雖然不盡完美,但是若要好好撐過一天,這是他所能想到最好的辦法。

  葛瑞格回神後注意到小靴安靜得可疑,但左顧右盼後卻沒能找到她,於是開始擔心起來。終於他看見最後一台烘乾機後方露出一隻破舊的粉色涼鞋。「小靴!快出來!」葛瑞格大喊。

  小靴待在電器用品附近的時候必須特別小心,她最愛拔插頭。

  葛瑞格匆匆穿過洗衣間,突然聽見一道金屬撞擊聲,接著又傳來小靴咯咯的嘻笑聲。「太好了,她在拆洗衣機。」葛瑞格如此心想一面加快腳步,等他抵達洗衣間的另一頭,眼前出現了一個奇怪景象。

連接老舊通風管的鐵欄杆開了個大洞,由上方兩條生鏽鍊條勉強固定住。小靴正瞇著眼看向這個大小約略四平方英呎,通往公寓內部的洞口。葛瑞格從自己站的位置看過去,除了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但裡面似乎飄出一縷……那是什麼?蒸氣?煙霧?看起來都不像。某種奇怪的氣體從洞口飄出來,團團圍住小靴。她好奇地伸出手臂,彎腰向前。

  「不可以!」葛瑞格衝向她,然而小靴的嬌小身軀已經被吸進了通風管。葛瑞格不假思索就連頭帶人用力擠進去,鐵欄杆隨即撞上他的背,等葛瑞格意識過來之後發現自己正在往下掉,一直掉,一直掉,掉進無盡的空間。

2

  葛瑞格在空中轉動,試圖改變位置,這麼一來當他們撞到地下室的地板時才不至於壓到小靴,但是兩人一直沒有著地。這時他想起來洗衣房就位於公寓的地下室,所以他們到底掉進什麼地方?

  一縷縷的蒸氣變成愈來愈重的濃霧,在四周形成慘白光線。葛瑞格的能見度只有幾英呎的距離,他拚命用手指捕捉著煙霧,想要抓住讓他停止墜落的東西,但卻不斷抓空。他依舊筆直地往下掉,速度快到連衣服都飛了起來。

  「小靴!」他大聲叫道,聲音反彈後發出奇怪的回音。「這個鬼地方一定有邊牆。」他心想著再次叫道:「小靴!」

  他腳下某處傳來明亮的嘻笑聲。「葛──格,走,唷呼!」那是小靴的聲音。

  「她以為自己在玩大型溜滑梯。」葛瑞格心想,「但至少她不害怕。」他一個人的恐懼就足夠代表兩人份了。無論他們掉進的洞多麼詭異,都一定有個底,在這個不斷旋轉的空間只有一個方向可以終結。

  時間不斷流逝,葛瑞格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只知道實在久得離譜。一個洞穴再深也有它的限度,在一段時間後,必定會撞上水、石頭、地球板塊或其他東西。

  這個情況就像他時常做的那場惡夢一樣。他站在高處,某個他不該出現的地方,通常是學校的屋頂,當他沿著邊緣往前走,腳底下卻突然崩塌,讓他往下掉。四周除了恐懼和墜落感,以及逐漸接近的地面,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然後在落地的一剎那他會猛然驚醒,滿身大汗,心臟砰砰作響。

  「這是一場夢!我在洗衣間睡著了,這是類似的瘋狂惡夢!」葛瑞格心想。「一定是這樣!不然還是什麼呢?」

  葛瑞格說服自己是在睡夢中之後平靜許多,然後他開始估算落下的距離。雖然他沒有戴錶,但是任誰都會算數。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他數到第七秒的時候放棄,接著又開始感到慌張。就算在夢中也得著地,不是嗎?

就在這時,葛瑞格注意到濃霧慢慢消散,可以看出周圍的圓形牆壁以及平滑漆黑的牆面,他似乎在一個又大又黑的管子裡往下掉,同時感覺到腳底竄起一股上升氣流,吹散最後殘存的幾縷輕煙,葛瑞格下墜的速度也跟著放慢,衣服輕柔地蓋回身上。

  他聽見下方傳來一記微弱撞擊聲,接著是小靴的涼鞋啪噠啪噠走在地上的聲音。過了幾分鐘他的雙腳終於接觸到地面,他試圖弄清楚方向,但被一片漆黑包圍之下不敢輕舉妄動。等到雙眼逐漸適應黑暗後,他注意到左側有一束微弱光線。

  一個歡樂的吱喳聲從光線後方傳來。「蟲蟲!大蟲蟲!」

  葛瑞格朝光源跑去。光線是從兩道平滑石牆中間的狹縫透出來,他費了好大一番的功夫才勉強擠進去,可是過程中,他的球鞋卡到某樣東西,害他失去平衡,又從兩面石牆中間跌了出去,雙手雙腳著地。

  當葛瑞格抬起頭,發現自己正在看著一隻蟑螂的臉,他從沒見過如此巨大的蟑螂。

  這麼說吧,他住的公寓裡是有些大蟲子。柯瑪奇太太曾宣稱自己看過有隻像她手掌一樣大的蟑螂從浴缸的排水孔爬出來,沒有人懷疑她說的話。可是葛瑞格眼前的生物至少有四英呎那麼高!絕對沒有錯,牠用兩隻後腳直挺挺地坐著,這對一隻蟑螂而言可真是反常的姿勢,不過……

  「大蟲蟲!」小靴再次大叫,葛瑞格閉上嘴巴,不顧自己還跪在地上就用膝蓋後退,但仍然仰起頭盯著那隻蟑螂,牠手裡拿著像是火把的東西。小靴蹦蹦跳跳跑到葛瑞格旁邊,拉扯他的衣領,「大蟲蟲!」她不停強調。

  「沒錯,我看見了,小靴。大蟲蟲!」葛瑞格壓低聲音說,雙手緊緊抱住她,「非常……巨大的……蟲蟲。」

 

 

【作者簡介】


蘇珊.柯林斯(Suzanne Collins)
暢銷系列小說「地底紀事」(Underland Chronicles)初試啼聲即備受讚譽。「飢餓遊戲」系列更成為2008年以來最受肯定的三部曲小說。每一部都登上各大暢銷書排行榜榜首,作者更因這個系列作品獲選《時代》雜誌2010最具影響力的人物。目前與家人住在美國康乃迪克州。

 

以下為Yahoo購物中心本分類熱銷排行(文學小說-推理、驚悚小說),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盜墓筆記、藏地密碼、鬼吹燈、墓聞錄 全系列任選兩本75折!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別相信任何人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飢餓遊戲三部曲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惡魔呢喃而來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藏身處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福爾摩斯全集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別告訴任何人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沉睡殺機
  • 飢餓遊戲三部曲+地底王國1:光明戰士(4冊) 暗處+犯罪小說家 2書合售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