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人生(電影原著)產品介紹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電影、電視原著
【預購】逆轉人生


本商品將於2012/10/5~2012/10/15陸續出貨!

一個是家財萬貫卻終身癱瘓的法國富豪,
一個是來自社會底層的阿爾及利亞裔失業移民,
看似兩個平行世界、無可逆轉的人生,
卻有了動人交會,共譜生命新頁!

【內容簡介】

◆法國銷量超過30萬冊,目前仍高踞暢銷排行榜,長達10個月以上!
◆已售出德國、美國、中國、日本、韓國、西班牙、荷蘭、阿根廷、義大利、波蘭、葡萄牙、土耳其、巴西等十餘國版權。
◆根據原著改編拍的電影《逆轉人生》,2011年底在法國上映後連奪10週冠軍,票房超過50億台幣,觀影人次超過2000萬,打敗《鐵達尼號》成為法國影史最賣座電影!法國電影聯盟2012年9月初公布,《逆轉人生》打破《艾蜜莉的異想世界》歷史紀錄,成為全球最多人看的法國片,海外票房超過2500萬人次!
◆電影榮獲2011年東京影展最佳影片和雙影帝殊榮。飾演看護的新人演員歐馬希(Omar Sy)更打敗《大藝術家》男主角,榮登凱撒獎影帝!

「他真讓人受不了,愛慕虛榮,傲慢粗魯,性情陰晴不定,卻很善解人意。沒有他,我可能就此腐朽終老。阿布戴從不間斷地照顧我,彷彿我是個小嬰兒。他能注意到任何微小的狀況,所有我忽略的他都不會放過,當我被監禁的時候,他讓我擺脫束縛,當我軟弱的時候,他保護我。當我崩潰的時候,他能讓我笑。他是我的惡魔看護。」

富豪菲利普正處於人生和事業的巔峰,認為所有事都在自己的掌握中,直到1993年的一場飛行傘意外,改變了他的一生。菲利普因這場意外終身癱瘓,妻子也因不治之症病逝,只能困坐在巴黎深宅大院內的菲利普,體認到自己「碰不得」(intouchable)──無法接觸人群,旁人也不敢親近,直到阿布戴的出現逆轉了他的人生。
阿布戴身處社會邊緣,個性不拘小節,對一切肆無忌憚,這位阿爾及利亞裔的失業移民竟為不良於行的菲利普帶來嶄新人生,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共度十年悲喜交加的日子。
兩個不同世界、人生殘缺的人,拒絕尋求幫助,最後卻療癒了彼此,幫助了彼此。
本書透過作者口述聽寫而成,內容談及童年回憶、家庭生活、對人生和愛情的憧憬、癱瘓後對世界的觀感、對弱勢族群的憐惜、對來世的想法,以及與看護之間的深刻情誼,至情至性,令人動容。
法國影史最賣座電影《逆轉人生》,即是根據這部真人實事原著改編拍成。

【得獎與推薦記錄】

◆《西部法國》日報(Ouest France)
菲利普‧波佐‧迪博戈的人生令人動容,他的書令人感動!
「 我的妻子貝翠絲過世後,我陷入愁雲慘霧,但我必須為了孩子撐過這關,為此我才開始動筆寫作。」自傳體小說《逆轉人生》於2011年出版,書中時序現下與過往交錯,筆調時而簡潔詩意,時而鋪陳寓意,卻從未陷入浮誇與自怨自艾的窠臼。

◆Le blog tv news
見證過電影《逆轉人生》的傑出票房後,眾多影迷無不渴望揭開原著小說的全貌。書一出版即榮登亞馬遜排行榜。

◆《十字架》日報(La Croix)
菲利普‧波佐‧迪博戈以自己的人生故事寫下自傳體小說《逆轉人生》,書中離散的片段在回憶與現實間迴轉,軀體的缺失與至愛的逝去引領著故事的發展,行文自由,用字精確,充滿獨特詩意。

◆讀者感動好評
這本小說由兩部分組成,上篇回顧作者的人生、苦痛及心理狀態,下篇則描繪作者與看護的關係。面對如此沉重的人生,行文卻不悲苦,筆觸詼諧出色。心思細密的郊區混混對上家財萬貫的癱瘓貴族,令人不得不愛,難以取捨。──Rotule

非常值得一讀的好書!也許作者在有些篇章試著向讀者解釋他的感受時,步調顯得悠緩,但作者的學識和詩意的文筆即表現在此。──Fou des livre

本書呈現作者與其妻子所承受的痛苦,以及作者所經歷的心態轉變,透過事故前後的生命描述,思考人在癱瘓後所有關於生死的問題,發人深省。──Jaitoutlu

發生意外癱瘓後,又經歷喪偶,作者在書中傳達了他心理及生理的苦痛,並敘述走出傷痛的艱辛,充滿人性光輝。──Ju

【作者簡介】菲利普‧波佐‧迪博戈(Philippe Pozzo di Borgo)

出身法國名門世家,全球頂級柏瑪芮(Pommery,?屬法國精品LVMH集團旗下)香檳企業前執行長。42歲時發生一場飛行傘意外,全身幾乎癱瘓,而妻子也在不久後因病辭世,身後留下一雙兒女。此後,作者身陷輪椅上,深居於巴黎大院中,直到一名阿爾及利亞裔看護的出現,改變了他的人生。目前與第二任妻子和子女定居摩洛哥,擔任「西蒙‧德希漢」協會(Assocition Simon de Cyrene)主席,為殘障朋友發聲,創造共同分享的生活空間。
【目錄】

自序

上篇:第二口氣
回憶湧上心頭
我的感官
天使的屁股

第一部:含著金湯匙的童年
我生下來……
……塞滿了義大利麵
「笑顏常開」的母親

第二部:貝翠絲
新生
接吻機器
貝翠絲
天使!
心臟手術
畢丹思

第三部:天使之躍
折翼
瘋狂的飛行
凱帕普
我的夥伴阿布戴

第四部:第二人生
見證
貝翠絲的柏樹
科西嘉靈魂
赤血群島
莎碧雅
輪番上陣
地平線
謳歌幸福

下篇:惡魔看護
我們的天父
壞小子
狼河的卡普辛修女
小女孩「希望」
帶來快慰的女人
同化陣線
沒一件好事!
正在出生的世界
角色扮演
慷慨的教父
哈了一管廢話草
火熱摩洛哥
玫瑰城市
拉拉‧卡蒂嘉
奧德賽

【內文試讀】自序

電影《逆轉人生》(Intouchables) 的兩位導演奧立維‧納卡什(Olivier Nakache)和艾力克‧托雷達諾(Eric Toledano),二○一○年一月的某一天和我聯絡。幾年前,他們看到一部片長一小時的紀錄片,是尚皮耶‧德維耶(Jean-Pierre Devillers)為米荷伊‧杜馬(Mireille Dumas)的節目拍攝的。這部紀錄片《生死之交》(A la vie, a la mort,2002)敘述了兩個不太可能認識的人,竟然認識了。一個是我——身分特殊、四肢癱瘓的有錢人,另一個是阿布戴——來自郊區的阿拉伯裔年輕人。出乎大家的意料,這兩人互相幫助了好些年。這故事吸引了這兩位電影人的興趣。
我和妻子卡蒂嘉,在摩洛哥濱海古城索維拉(Essaouira)的自宅接待了他們,還有已敲定演出的兩位主角:歐馬希(Omar Sy)和法杭斯瓦‧克呂則(Francois Cluzet)。
我們見了無數次面,我也很高興能參與劇本的制定過程。

我的第一本書《第二人生》,算是受到讀者喜愛,現已絕版。Bayard出版社的主編弗瑞德里‧波瓦耶(Frederic Boyer),建議我趁著電影《逆轉人生》上映改版重出,添加再版序以及從未發表的新內容。
本書新增下篇〈惡魔看護〉,接續1998年完成的《第二人生》,直到2004年我在摩洛哥認識卡蒂嘉為止,符合電影《逆轉人生》的內容。而受限於電影片長並尊重導演的想像力,許多場景變得較為簡單,經過修改或刪減,甚至編出了新的故事。

電影的法文原名是:Intouchables——碰不得。我們兩個在很多方面都是這樣。阿布戴是北非人,覺得自己在法國被邊緣化,就像這個字的另一個意思:印度的賤民階級。有人要是「碰」了他,必得挨他一頓揍。而且他跑得比警察快多了——這是他自己說的,在他漫長的壞小子生涯只被逮過一次。
我住在巴黎宅邸,外有高牆環繞——阿布戴說那是我的黃金監獄。我的財富讓我的生活不虞匱乏,像個「外星人」,什麼都無法影響我。然而全身癱瘓,失去感覺的狀態,讓我什麼都碰不了。別人也不曉得能不能碰觸我,因為我的情況讓他們害怕,只要一碰我肩膀,就會引起可怕的疼痛。
這就叫「碰不得」。

我就這樣對上了荒謬的挑戰:回到過去。

問題是我全不記得了!我首先把它歸咎於看護阿布戴不在身邊,但仔細一想,沒這麼簡單。不僅是有些情景的時間搞不準,就連記憶本身也拒絕運作。對那些活蹦亂跳、有幾個臭錢的傢伙,回憶是奢華的享受。至於悲慘受苦的人,他的記憶只留在現在,面對維持生活與生命的難題。普魯斯特的瑪德蓮小蛋糕 ,不過是上流社會紈?子弟的縮影。
1998到2001年撰寫《第二人生》期間,貝翠絲離世不久帶來的悲傷以及各種神經痛 ,讓我飽受折磨,當時我就已經很難重新拼合過去的每個片段。痛苦殺掉了回憶。四肢健全的人在累積故事與遺憾中老去;我則光溜溜的沒有任何回憶。

如此看來這自傳,或許有意因疏漏而充斥著遺忘與謊言,說的竟是另一個人的故事——這個人就是阿布戴——但也僅止於給出「另外那個人的印象」,虛線外加許多空白。
你要怎麼讓我這個被大家認為教養良好、遵守某些原則的貴族,能以阿布戴的角度,把他對所有規矩都有敵意的反抗期表現出來?我只能敘述事件,試著分析一下而已。我遺漏了他的部分真相,但在電影裡演他的歐馬希,詮釋他的能力就自如多了。

我想寫的不是單純娛樂性的書。
我不想以高傲的姿態來調配負面與正面感情的劑量,利用「寫實」的描寫製造感傷。也不想刻意製造樂觀,那是可笑的謊言。

二十年來與遭到排擠的人接觸,使我看待社會與社會罪惡的眼光更加銳利,也激勵我與他們分享理所當然的慰藉。幸虧守護我的是惡魔——外號阿布戴,他讓我找回悲劇發生之前的幽默感。電影《逆轉人生》節奏輕快,充滿歡笑,是我仍然保留的、某種不能縮減的重力。法杭斯瓦‧克呂則以他的演技讓大家感受到這一點。

我要感謝兩位導演艾力克與奧立維、製片尼可拉‧杜瓦‧阿達索甫斯基(Nicolas Duval Adassovsky),以及編輯弗瑞德里‧波瓦耶,他們提出為數不少的版權收入,捐給「西蒙‧德希漢」協會(Assocition Simon de Cyrene) ,我擔任位協會主席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它的宗旨是為成年的殘障朋友創造共同分享的生活空間。
同時我也要感謝艾梅琳.卡波(Emeline Gabaut)、馬奈‧阿里布(Manel Halib),以及我的女兒薩芭,他們讓我「重拾」寫作之路,沒有他們就沒有這本書。還有Soune Wade、Michel-Henri Bocara、Yves和Chantal Ballu、Max和Marie-Odile Lechevalier、Thierry Verley,感激他們替我看稿。

上篇:第二口氣
回憶湧上心頭

今天,悲傷的一天;要帶著懷舊的心情從今天回顧過往,哀嘆眼前的未來毫無希望嗎?我無法感激欣賞過去,也不能把自己投射到未來。一切在當下。

在我骨架上與氣息中的那道界線,應該是意外發生的那一天。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我癱瘓了。

  一九九六年五月三日,這一天是聖菲利普日,貝翠絲死了。
我不再擁有過去,我沒有未來,我是眼下的痛苦。貝翠絲也是,不再擁有過去與未來,她是眼下的悲傷。話雖如此,未來其實存在,就是我倆的孩子,蕾蒂西亞和侯貝尚。
意外發生以前,我是這世界的一份子,我關心的是創造,在事物的發展中標出自己的印記。

意外發生之後,各種想法向我進攻。貝翠絲死後,換成痛苦一波波襲來。
從種種殘渣當中,漆黑的回憶重新浮現腦海。到了我的咖啡夜,殘疾和哀悼之慟又把這些影像燒得面目全非。

我在內心深處找到了這些失落片段的倒影。我的靜默讓遺忘的幸福時光重新出現。我的生命化成連續不斷的影像展現出來。

頭幾個月,氣切 讓我無法說話。有朋友為我裝了電腦螢幕,把搖控器放在我的頭底下。所有字母魚貫出現在螢幕上,只要我停止移動游標,某個字母就能跳出來。慢慢地,這些字母會構成一個字、一個句子、半個頁面。選擇文字與耗盡心力的付出多麼美妙;我沒有犯錯的權力。每個字母的重量使得句子更為穩固;我細細品嘗精確的滋味。
曾經有位戰友,他把眨眼當作筆,在點下句號時死去。
當我想到有人在孤獨中死去,沒有開口,沒有敘述自己的經歷,沒有期盼,一個一個的文字簡直讓我透不過氣來。

夜裡躺在床上,睡得很糟。四肢癱瘓,動彈不得。後來,他們在我腹部放了台錄音機。當機器聽不到聲音,或是當它想停的時候,就會停止錄音,等聽到下一個字才再開始錄。我從來都不曉得到底錄進去了沒有。而且,我自己常常故障。
述說事情的時候,沒有白紙,沒有把字劃掉的筆,沒有坐在桌前,對著紙用左手撐著額頭,不能眼看那張紙變黑、變縐,真難。只有快要消失的聲音固定在磁帶上,不能倒帶,也不能刪掉。為遲疑不決的回憶留下張張快照。

頭腦一片混亂,這裡好暗,我很不舒服。頭縮進肩膀裡。右肩上方像刀刺一樣地疼。我不得不停下來。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