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買生而為王:蒙古大帝成吉思汗的草原傳奇須知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新品上市-本月新上架



內容簡介:

◆第七屆茅盾文學獎入圍!

講述正史中你不知道的鐵木真傳奇事蹟,第一本保留經典奇書《蒙古祕史》精神、最完整精彩的成吉思汗生命故事!

八百年前在歐亞大陸叱吒風雲的鐵木真,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軍事天才和政治領袖——成吉思汗,他有著什麼樣的成長歷程?他如何能夠馳騁歐亞大陸?他建立的蒙古人精神帶給現代人怎樣的啟發與警示?
成吉思汗為何能以少數人征服文明高
CONVERT BREAKS: 0



內容簡介:

祖古‧烏金仁波切的教導風格稱為「親證竅訣」。他曾經多年閉關,將教法與自身經驗相融而修持。因此他能夠從經驗來談,用自己所經歷的過程來說明。這種教導十分獨特,有時候開示用語也相當驚人。有些用詞並不強而有力,但總是對聽聞者的心性有著很大的助益。

「人們總以為修行禪定一陣子之後,必然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好像求學那樣,經過十年或十五年,你就能拿到什麼學位。『我有辦法讓它發生!我可以成佛!』可是,事情並非如此。你無法造就證悟,因為證悟是無法建構的。能否了悟覺醒之境,端看是否你精進地讓不二覺性回返於自然安住。欠缺這種精進、不經任何艱辛,是難以達到證悟的。」──祖古‧烏金仁波切

「祖古‧烏金仁波切長期待在山間的隱修處,多年都在閉關,也進行了相當時間的禪修。因此,對於我們慈悲的釋迦牟尼佛所宣說之神聖教法,能給予非常精要的開示。他從本身的體驗談起,以自己的經歷說明,教導我們應以完整而無誤的方式來修持。這些開示,充滿了直接而精髓的口訣,是殊勝而獨特的。」──秋吉‧尼瑪仁波切

此書的內容為祖古‧烏金仁波切在1991至1994年所給予的開示集結。讀者將會看到仁波切概略地談到釋迦牟尼佛如何來到我們世間,以及他出於無量慈悲而宣說珍貴的教法與證法,並且讓佛法在人間興盛的故事。讀者還會特別發現,博學上師和成就上師如何在雪域西藏建立佛法,並竭力讓佛法能夠廣傳。仁波切也提及,過去有無量的善緣修行者,他們如何真誠地將法教運用於三乘的修持,並因此生起覺受和了悟。
──引自本書前言

序跋:

中文版序言

◎文/洛本‧天津仁波切

頂禮 如佛上師!

  無上尊貴的祖古‧烏金仁波切,即是蓮師人間化現,任何人在他座前,心自然安住於自性覺,猶勝觀照銅色山淨土。此生有幸,領受了大圓滿普賢王如來果位灌頂;距今多年,上師也已乘願再來。每當憶起上師尊容,仍會寒毛豎立。多年來,未曾一日不感念師恩浩蕩!

  拜讀《彩虹丹青》一書,字字句句沁入骨髓。當年見他老人家讀誦祖師名號時,涕淚縱橫,真情流露,這一幕開啟了我心海裡的光明,讓人為之動容。一位大成就者,對上師的虔誠敬愛與孺慕,是這麼的徹入心髓;修行是否能夠超越自我、獲得成就,全賴上師的加持,實在是至關重要!
  尊貴的阿諦仁波切如是諄諄教誨我:「為什麼修行者多,成就者卻那麼稀少?關鍵在於,沒有將四共加行──四種轉心向道的思惟修好。」亦如祖古仁波切的剴切教言:「你要謹記,時時刻刻向佛祈禱!」人身難得、苦空無常、因果業力、輪迴過患,這些重要的根本見地,被大多數人當成簡單的知識,完全忽略,沒有念茲在茲,故未能真正融入心續,因此難以生起堅決的出離心、成佛的菩提心。即便一開始精進,久之鬆懈,稍遇挫折即退轉,無法貫徹初衷。

  只要真心修行,一路上必然遭遇重重障礙。休眠的業力因緣、潛藏的習染,猶如埋伏的敵軍,隨時伺機而動,準備給我們迎面痛擊!未修行之前,也許我們以為自己修養各方面都不錯;修行之後,怎麼各種負面染垢,就像陽光照射下的塵埃,清晰現前,翻騰如浪席捲而來?尤其從佛陀開示的「苦集滅道」四聖諦,我們知道,逆生死之流而上,無論認知與行為,都與世間法的慣性顛倒;你如何看待其間的衝突,又能正確取捨?而三乘佛法,因機立教,有時權設方便、有時直指究竟,我們又該如何遵循?唯有在上師的教導之下,建立系統分明的知見、深刻思惟、如法次第實修;復以所修經驗及心得,印證高廣知見,解行相輔相成,則明心見性,並非遙不可及。反之,恐將為「錯亂」所縛,不可不慎。這本書深入淺出、明明白白的揭示成佛要旨,切莫視如小說般看過就算了!

  錯亂的迷惑,可能導致你將毒藥視為甘露而狂飲,將甘露誤以為毒藥而排拒。升沉千鈞一髮之際,唯有智慧的指引、正確的抉擇,能讓我們不偏離正道;也唯有上師的加持,能燃起壇城外環的火焰圍籬,阻絕違緣侵擾,安置你、保護你。記住,這不是一本白紙黑字的書!

修學密續,得先讓自己成為做好準備的法器。而自始至終,都必須在「調伏己心」上面下工夫。修行進步的徵兆,是貪瞋癡減輕,對上師三寶信心增強;如果起心動念之間依然沒有改變,最好從頭來過,於「出離心、菩提心、皈依」的基礎上,再修四共加行、不共加行,直至心性調柔,堪受法要;而不是以聽聞大手印、大圓滿等高深法教而沾沾自喜,或蒐集多少灌頂為滿足。過度偏向知識的堆疊,只會讓人更自大,非但無法令我們悟道,反而成為障道而不自知。

  密續包含「根」「道」「果」三層次。其中「道續」包含「成熟道」與「解脫道」。「成熟道」就是成熟菩提種性,令心之本初覺性成熟之意,主要依灌頂。「解脫道」乃指「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等實修法門,分別清淨「四生」與「中陰」之染污。「生起次第」,唐朝時譯為「胎藏」;「圓滿次第」,譯為「金剛藏」。

  祖古仁波切所闡述的生圓次第,為我們揭示了悟心的奧祕,以及實修的不二法門。此殊勝法教,等同佛陀金剛語,點燃無明長夜之慧炬。有心求道者,當如鷲鷹幼雛搶食母親餵食的肉一般,對上師祖古仁波切所教,全然信受奉行,毫無片刻猶豫和絲毫懷疑。唯有如此,才能釐清迷惑、洞見盲點、免於偏差,走在最安全的修行正軌。然而,在實修方面,還是得依止一位人間具德上師,當面獲得教授,切莫閱讀書籍而自行盲修瞎練(這點必須慎重提醒讀者)。

  皈依的真諦,甚深微妙。不僅是修行入門,而是從發心向道,直至成佛,初中後一切時中,都與三寶緊緊相依。當年在一番心要傳授的最後,祖古仁波切懇切叮嚀我:「你要盡其所能,全然相信三寶,日夜祈禱賜予加持。」我也以此金玉良言,與大家分享。祝福本書所有讀者,乃至一切如母有情,都能生起無上菩提心,三律儀清淨,福慧增長,速證佛果!

英文版前言

◎文/秋吉.尼瑪仁波切、卡寧謝竹林寺、尼泊爾之博達那斯

  《彩虹丹青》(Rainbow Painting)的內容為祖古.烏金仁波切所給予的開示,仁波切為我們的怙主和根本上師。讀者將會看到仁波切概略談到釋迦牟尼佛如何來到我們世間,以及他出於無量慈悲而宣說珍貴的教法與證法,並且讓佛法在人間興盛的故事。讀者還會特別發現,博學上師和成就上師如何在雪域西藏建立佛法並將之廣傳。仁波切也提及,過去有無量的善緣修行者,他們如何真誠地運用法教於三乘的修持,並因此生起覺受和了悟。不容否認地,過往在印度和西藏,確實曾有無以計數的博學上師和成就上師。

  今日,這些完整且無誤的見、修、行法教,無論是從三乘的架構、或更詳盡地以九乘次第的觀點來看,我們都能直接由傳承上師之處領受口傳。《甘珠爾》和《丹珠爾》,包括了佛陀法語、印度祖師的論述(前者),以及藏地博學和成就上師的集結著作(後者),現今都仍存在,並且函數無量。

  在所有這些上師之中,祖古.烏金仁波切長期待在山間的隱修處,多年都在閉關,也進行了相當時間的禪修。因此,對於我們慈悲的釋迦牟尼佛所宣說之神聖教法,能給予非常精要的開示。他從最基礎的轉心四思量,上至究竟成就的無上全知智慧的珍貴之境,本書涵蓋了廣博的經、深奧的續,以及大手印和大圓滿的法教等。仁波切教導我們應以完整而無誤的方式來修持。身為弟子,我們應該將這些意義牢記於心。

  單靠方法或單從知識皆無法達到「雙運無上境界」。一般的方法,即是適當的行止,這點極為重要。而知識,即是見地(觀點)。以菩薩道來說,行止為六度(六波羅蜜),見地為本然的覺醒性,空性和悲心於此之中無二無別。

  以續部來說,「行」必須有賴於了知輪迴涅槃之所有現象、一切顯有,皆為清淨與平等性的展現。「見」的層面,即是了知世間與有情都遍滿清淨,萬法雖可體驗但無有實體存在。「修」就是要以此為道來修行。

  根據竅訣傳承,究竟的成就,普賢王如來的無上了悟,能在兩個念頭的間距中當下指出。由上師指出此無有概念的覺醒性,法身的赤露之境。經由此直指竅訣,個人便能完整如實地認識在我們之內那以自性呈現的本自狀態。修習此種認識,能使其毫不間斷且日夜不絕。

  續部的教導中,談及「四時佛性平等」的竅訣。這牽涉到於日夜都定持無二覺性之境。修行者若能持續讓心安入無二覺性之境,甚至可達到在該生、即身成就珍貴無上的全然證悟。這些竅訣、修行的關鍵要點,可從持有不間斷傳承的上師處獲得。此類教導唾手可得,就等有人求法、有緣領受。對於這一點我絕不懷疑。有關領受珍貴竅訣和將其聽聞入心,我們其實是如此接近!

  我們的確有此極大福報。切勿在求法和聞法之後,以為這樣就足夠而離棄了這些神聖教法。若此,則佛法便成為俗話所說的:「正如硬油皮絕無法以酥油軟化,麻木不仁的老油條行者也絕無法受佛法感動。」這就正如岡波巴大師所言:「若未正確修行,佛法便成為投生下三道之因!」他為何要這麼說呢?這是因為如果我們無法誠摯地將法教之言、之意融入自身,我們就無法消除相續流中的煩惱情緒。對於形而上言語和意義的膚淺知識,不能幫助我們阻擋遮蔽自心的煩惱情緒,例如自大、忌妒、競爭、惡意等。此類修行者不過是有名無實。既然佛法的真正目標是要鬆開我們僵化的性格,這麼做便一點兒好處都沒有。因此我們應該要融合見地和行止。

  為了促使見地和行止的相融,對於我們的根本上師和傳承祖師生起更大的虔誠心,以及對於六道一切有情眾生培養慈悲心,都能夠有助於此。金剛乘中說到:「你將上師視為佛陀本人的時候將會來到;你對眾生同等慈悲、和你對雙親的慈悲無有差別的時候將會來到。」若有人對此真有覺受,便能無可爭議地證明,此人不僅瞥見且已了知真正見地,同時也於此真誠自然狀態有所成就。
  反之,將自己的金剛上師視同凡人一般,對他人的慈愛還受限於偏狹與成見,就是我們尚未了悟真正見地的表徵。事實上,這是我們甚至未能調伏自心相續的表徵。要小心!正因如此,累積資糧和清淨障蔽的修行才會這麼重要。

  經部和續部有許多經典都談到積資和淨障之法如何促使我們了悟究竟之境。佛陀在其中一部經典中說到:「唯有透過虔信,方能了悟究竟。」因此,對於根本上師、傳承祖師與神聖佛法要有信心和虔敬,對於六道一切有情眾生要有慈悲。這些並非只是方法,也是真諦。透過這個真諦,我們能夠幫助自身並利益他人。經由虔信和慈悲,我們能達到究竟了悟。無論我們稱呼此究竟了悟為何,大手印、大圓滿、了義中觀,它就是心的自然狀態,無誤且如實。

  簡言之,莫將聞、思、修有所分離。要試著真誠地將祖古.烏金仁波切的書中所言融入自心,我認為這一點至為重要。

  吉祥如意。一切吉祥。願能得勝!

目錄:

◎中文版前言

◎中文版序言

◎英文版前言

◎英文版序

◎第一章 背景

◎第二章 見與九乘

◎第三章 三金剛

◎第四章 關鍵要點

◎第五章 虛空

◎第六章 三昧耶

◎第七章 修

◎第八章 虔誠與悲心

◎第九章 具德上師

◎第十章 觀照

◎第十一章 疲憊

◎第十二章 真實的基礎

◎第十三章 偏離

◎第十四章 合一

◎第十五章 清淨

◎第十六章 成就

◎第十七章 中陰

◎第十八章 行

◎譯者後記


CONVERT BREAKS: 0



內容簡介:

生活在臺北,你是否看見這座城市的每個美好過往?

六條路線,代表六種臺北不同的樣貌,在深入理解臺北城中各異其趣的城市風景外,更多的對這座城市的人文關懷,滿溢在這本書的隻字片語中。

本書將臺北城分為六條主題路線,包括「神聖之路」、「主題書店之路」、「革命精神咖啡館」、「自由主義懷舊之路」、「男女平權之路」與「威權到民主之路」,並介紹共56個散步景點,透過水瓶子細微敏感的生活體驗
CONVERT BREAKS: 0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


◆紐約時報排行榜常勝軍,
全球知名奇幻鉅作「時光之輪」系列接班作家
◆《出版人週刊》、《軌跡雜誌》、
《美國圖書館協會誌》、《克科斯評論》極優評價
◆蘋果日報KBOOK專欄介紹,讀者熱情狂推奇幻優選
【內容簡介】

文明與蠻橫,罪惡與正義,在這裡永遠都有律法和規則可循

距離「世紀英雄」傳說三百年之後,科技日新月異,電力在大城市裡普設,手槍、炸藥和蒸氣火車已被人們經常使用,唯有偏遠地區仍較為荒涼疏離。即便時空已如此不同,但鎔金魔法還是籠罩於這個世界。
來自蠻橫區的執法者瓦希黎恩,在一場意外中痛失愛人,心魔就此而生;
緊接而來的親族車禍死亡消息,使他必須回到繁華的依藍戴城繼承他的貴族頭銜──拉德利安爵爺。
正當他深為家族債台高築、舉家上下都倚賴他找個有錢的新娘來挽救財務危機所苦時,依藍戴城內卻掀起風暴。
一群被稱為「消賊」的盜匪屢次劫持貴族運送火車,奪走貨物,並擄走女性做為人質。
就在一場瓦希黎恩準備要宣布訂婚的貴族聚會上,「消賊」闖入,劫走了他的未婚妻,但也同時留下了幕後黑手的蛛絲馬跡。
瓦希黎恩心中的熱血此刻逐漸沸騰,維護正義的脾性開始流竄,燃燒的鎔金也在體內蠢蠢欲動……

【迷霧之子三部曲 Mistborn Trilogy】
首部曲:最後帝國The Final Empire 2010年2 月出版
二部曲:昇華之井The Well of Ascension 2010年4月出版
終部曲:永世英雄The Hero of Ages 2010年6月出版

【好評推薦】
◎「『迷霧之子』系列引領奇幻史詩三部曲達到一個深具戲劇性又令人驚豔的頂點……山德森筆下的傳說提供了複雜的人物角色和吸睛的情節設計,並拋出了有關忠誠、信仰和任重的艱難問題。」──《出版人週刊》

◎「山德森是個邪惡的天才──這是最最直白(也沒有其他方法)能描述他是如何精心策劃,為讀者揭開這套卓越精湛的『迷霧之子三部曲』。」──RT書評 (Gold Medal, Top Pick!)

◎「文學作者中罕見能有如此了解如何駕馭寫作,並能直觸人心的作家!山德森著實有令人驚訝的天分與智慧」──歐森‧史考特‧卡德

◎「小說中的善與惡的界線如此不明,「迷霧之子」的奇幻題材和強烈的政治意味卻沒有因此被削弱,在善惡、奇幻、政治三門議題裡,小說掌握恰如其分,所以與其說這是一部奇幻小說,不如說這是一部各種世界共通的小說。」──發呆的卡夫卡(『我讀,故我在』部落格主)

◎「這傢伙真的是太好了,完全是奇幻界的瑰寶啊……能跟他生在同一個年代只有幸福而已。」──nornor0145(PTT奇幻板)

◎「有些人的作品,就是完美到讓你的視線完全無法離開。」──毛毛牙(『旭日之丘』部落格主)

◎「『迷霧之子』讓我期待後續的發展……又讓人不忍心破壞它恰到好處的句點。本書就是如此地精彩。」──阿瓦金 (PTT奇幻板)

【作者簡介】

>>>布蘭登.山德森 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進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一頭栽進奇幻故事寫作的世界,並立志向大師看齊。多年之後,山德森結識了 Tor 出版社的編輯莫許‧費德(Moshe Feder),並給了他《諸神之城:伊嵐翠》的書稿。費德把稿子帶回家後,一擱就是半年。等他終於看了稿子而且驚為天人,急忙想要聯絡這位年輕新秀,不料山德森已經搬家,費德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尋得他的下落,馬上就開出條件,想簽下《諸神之城》。

2005年,首部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終於付梓,隨即獲得《浪漫時代》奇幻史詩大獎,並連續入選2006、2007年美國科奇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美國連鎖書店邦諾更每每將他的書列為頭號選書。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美國亞馬遜全系列500名讀者熱情好評,平均4.5顆星)、「Alcatraz」系列、《Warbreaker》等書,《出版人週刊》、《軌跡雜誌》、《美國圖書館協會誌》、《克科斯評論》都給予他的著作高度評價。他以這樣驚豔文壇和讀者的超級新人之姿,讓「哈利波特」的美國出版社Scholastic高價買下他「Alcatraz」系列的版權,並且讓大出版社Tor一口氣簽下他四本書的合約。

2009年10月出版「時光之輪」接班作《光之回憶1:風起雲湧》,甚至打敗丹布朗新書《失落的符號》,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銷售十萬冊佳績!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現居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經典奇幻「時光之輪」系列完結篇,以及同步撰寫策劃十年之壯闊長篇鉅作「The Stormlight Archive」系列(中文版預定於2012年上市)。
作者官網:http://www.brandonsanderson.com

著作:《諸神之城:伊嵐翠》、「迷霧之子」三部曲、「Alcatraz」系列、《Warbreaker》、《時光之輪:光之回憶1 風起雲湧》(暫名)、「The Stormlight Archives」系列

【內容試閱】

瓦(Wax)蹲低身子,貼著破爛的籬笆潛行,靴子磨擦著乾燥的地面,手中的史特瑞恩36手槍舉在頭邊,銀色的長槍筒上滿是紅色陶土。這把手槍的外表雖平淡無奇,然而六發子彈裝的槍膛作工卻極為精細,鋼鐵合金的外框在轉動時毫無多餘的鬆弛,金屬手把既不發光,也沒有珍貴的皮革裹覆,渾然天成地緊貼著他的掌心。
及腰高的籬笆相當脆弱,木頭隨著年代久遠而泛灰,繫住它們的不過是早已鬆脫的繩索,聞起來的味道都已上了年紀,就連蟲子都在很久以前放棄了這些木材。瓦從扭曲的木板探出頭,目光掃過空無一人的城鎮。藍色的線條出現在他的視野裡,從胸口延伸到附近有金屬物的地方,這是他施用鎔金術的結果。燃燒鋼可以讓他看到不同金屬的位置,同時還可以反推,以他的體重與那物件的重量相抗衡。如果物件比較重,他會被往後推,反之,他會向前衝。
不過此時此刻他沒有推,只是想藉由這些線條,來觀察附近是否有會移動的金屬。答案是完全沒有。釘子維繫住建築物的結構,彈殼散落在灰塵中,馬蹄鐵堆在沉默的鐵舖裡,一切就像在他右手邊的舊式手動幫浦一樣毫無動靜。
他懷著戒心,動也不動。鋼繼續溫暖地在他的腹中燃燒,為了以防萬一,他輕輕地以自己為中心,朝四面八方外推。這是幾年前學會的技巧。他沒有推任何特定的金屬物體,而是在自己周圍創造出保護圈,任何朝他飛來的金屬物體都會被微微彈偏。這個方法並非牢不可破,他還是有可能被射中,但是子彈會偏離原本的目的,光靠這一點就救了他幾次命。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如何辦到的。鎔金術對他而言經常是種直覺。不知為何,他甚至能排除自己手中握著的金屬,避免手槍也被推出去。
他繼續沿著籬笆往前走,同時留意周遭的金屬線條,確保沒有人埋伏攻擊。費特瑞曾經是繁榮的城鎮,但那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直到有一群克羅司人住在附近,之後便每況愈下。
今天的死城似乎空無一人,但是瓦知道並非如此。他來這裡是為了獵捕一名變態殺人狂,但為此而來的人不只他一個。
他攀住籬笆的頂端躍過,腳踩在紅色的陶土上,蹲低了身子跑到老鐵舖的火爐邊。他的衣著剪裁精美卻滿是灰塵:高級的全套西裝,頸部繫了銀色領巾,精緻的白襯衫袖口的袖扣閃爍。他的外表跟如今所處的環境格格不入,彷彿是要去依藍戴(Elendel)參加華美的舞會,而不是在蠻橫區的死城中彎著身體獵捕殺人犯。最後,為了完成全套裝束,他頭上還頂著圓頂短沿黑禮帽好遮擋太陽。
一個聲音傳來。對街有人踩到木板,發出嘎吱聲,聲音輕到他幾乎沒察覺。瓦立刻反應,驟燒腹中燃燒的鋼,在槍聲劃破空氣的同時,鋼推起身邊牆上的一排釘子。
突來的鋼推讓牆壁晃動不止,生鏽的老釘子掙扎地想要鬆脫,鋼推的力道讓瓦反彈到一旁,順勢在地上打了個滾。眨眼間,一條藍線出現—是枚子彈—射中他原本所在的位置。他站起的同時,第二枚子彈也射出,卻在千鈞一髮之際突然微微轉彎。

子彈被他的保護圈給彈開,從他耳際飛過。如果再往右邊一吋,那無論有沒有鋼圈,他的眉心都會被射中。瓦平靜地深吸一口氣,舉起手中的史特瑞恩手槍,瞄準了對街老旅館的陽台;子彈就是從那裡發出,而陽台的前面有一塊旅館標誌,正好供槍手躲藏。

瓦開槍,然後鋼推子彈,讓子彈無論是速度或穿透力都更上一層。他沒有使用常見的鉛或紅銅外殼的子彈,他需要更強的。

大口徑的鋼殼子彈射中陽台,額外的力道讓子彈射穿木板,正中後面的人。那人倒下時,連往那人手槍的藍線也同時顫抖。瓦緩緩地站起,撢了撢衣服上的灰塵。在這瞬間,空中又響起槍聲。

他咒罵,反射地鋼推釘子,但直覺告訴他為時已晚:聽到槍聲時,已經來不及靠鋼推躲避。

這次他被擊倒在地,鋼推的力量必然會有所作用,如果釘子不動,那動的就會是他。悶哼聲中,他撞倒在地,同時舉起手槍,灰塵黏上手心的汗,他急切地尋找到底是誰對他開槍。對方沒射中,也許是因為鋼圈的作用—

一具屍體從鐵舖屋頂翻落至地面,激起一片紅色灰塵。瓦眨眨眼,將槍舉至胸口,再次繞過籬笆,蹲下身子尋求掩護,同時留神藍色的鎔金術線條。如果有人靠近,身上又有金屬物品的話,那些線可以警告瓦有新動靜。

落在建築物旁的屍體沒有與任何藍線連結,但是另外一組顫抖的線,正指向朝鐵爐後方移動的某個東西。瓦平舉起槍,瞄準了繞過建築物旁邊朝他奔來的身影。

那女人一件白色的長大衣底端已經被灰塵染紅,黑髮綁成馬尾,身穿長褲跟寬腰帶,套著厚靴子,有張方正的臉,強悍的面容,右邊嘴角微微上翹,表情半笑不笑的。

瓦鬆了一口氣,放下槍。「蕾希(Lessie)。」

「又把自己撞倒在地了?你臉上的灰塵比邁爾斯皺眉頭的次數還多,也許你該退休了,老頭子。」她來到他身邊的籬笆旁說道。

「蕾希,我只不過比妳大三個月。」

「漫長的三個月。」她探頭看看籬笆的另一邊。「有看到別人嗎?」

「我放倒了一個陽台上的人。看不出來是不是『血腥』譚。」

「不是。他不會從那麼遠的地方射擊。」

瓦點點頭。譚喜歡貼近動手的感覺,越近越好。那變態殺人狂覺得用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除非不得已。況且他就算用槍,也要近到可以看見對方眼中的恐懼。蕾希的目光掃過安靜的城鎮,朝他一瞥,準備繼續前進。但她先朝下瞄了一下,瓦隨著她的目光看去,發現自己襯衫口袋露出了信封的一角。這是早上才剛送到,來自偉大的城市依藍戴,收信人是瓦希黎恩.拉德利安爵爺(Lord Waxillium Ladrian)。這個名字瓦已經好幾年沒用過了,如今不再覺得是屬於自己的名字。他將信塞得更裡面。蕾希想多了。那個城市對他已經毫無意義,拉德利安一族沒有他也很好。他早該把信燒掉的。

瓦朝落在牆邊的人點點頭,想讓她忘記信的事情。「妳做的?」

「他帶著弓箭,石製箭頭。幾乎要從上面射中你了。」

「謝謝。」

她聳聳肩,眼中閃爍著滿意。那雙眼睛周圍如今已有了紋路,是被蠻橫區的酷日曬出來的。她跟瓦有一段時間曾經記錄彼此之間到底誰救對方的次數多,但很多年前就已數不清了。

「掩護我。」瓦輕聲說道。

「拿什麼?油漆?香吻?你已經全身是灰了。」

瓦朝她挑了挑眉。

「抱歉。我最近太常跟偉恩打牌了。」她做個鬼臉。

他哼了一聲,半蹲地跑向屍體,把屍體翻過來。那個人有張殘酷的臉,長了幾天份的鬍鬚,右側子彈傷正冒著血。瓦心想,總覺得我認得他。他翻動那人的口袋,拿出了一顆血紅色的玻璃珠。

他快步回到籬笆邊。

「怎麼樣?」

「多拿的手下。」瓦舉起手中的玻璃珠。

「混蛋。他們就是不能讓我們安心做事,對吧?」

「妳開槍打了他兒子啊,蕾希。」

「你也開槍打了他兄弟。」

「我
是自衛。」

「我也是。那小子煩死人了,而且他又沒死。」

「他少了腳趾。」

「反正人又用不到十根。我有個表妹只有四根腳趾,還不是好得很。」她舉起手槍,掃過空無一人的城鎮。「當然啦,她是看起來有點好笑。掩護我。」

「拿什麼?」

她沒回答,只是露出大大的笑容,彎腰跑向鐵舖。

和諧啊(Harmony),我愛死那女人了,瓦帶著笑容心想。

他小心留意四周是否還有槍手,但蕾希安然無恙地抵達建築物。瓦朝她點點頭,然後衝向對街的旅館,彎腰閃了進去,檢查角落是否有敵人躲藏。酒吧沒人,所以他貼著門口,朝蕾希揮手,她跑向她那側街道的下一棟建築物,快速檢查。

多拿的手下。沒錯,瓦是開槍打了他兄弟,但那個人正在搶劫街車,不過據了解,多拿對那位兄弟也沒什麼感情。多拿只在乎損失金錢,也大概就是為此而來。「血腥」譚偷了多拿的一批彎管合金,所以多拿提出賞金懸賞「血腥」譚的人頭,但是瓦沒想到會跟他在同一天來獵捕譚。多拿的手下早就已經接到命令,只要看到瓦或蕾希就格殺勿論。瓦自己是有點想要就此離開這座死城,讓多拿跟譚去拚個你死我活,但是再想了想,他的眼角便開始抽動。他已經承諾要緝捕譚,所以必須做到。蕾希從她那側的建築物旁揮揮手,指向後面。她要從那邊靠近下一組建築物的後巷。瓦點點頭,用力揮了一下手。他得想辦法跟偉恩還有巴爾聯絡上,要他們兩人去城的另外一邊搜索。

蕾希消失蹤影,瓦則穿過老旅館想從側門離開,經過了人類跟老鼠築起的髒老巢。這城鎮引來流浪漢的速度就跟狗招來虱子一樣快。他甚至路過裡頭有塊鐵片的石圈火堆—應該是有人在石圈中生了火,那個笨蛋居然沒把整棟樓燒掉,也真是神奇。

瓦緩緩地推開側門,走入旅館跟旁邊商店間的小巷。之前的槍聲一定已經傳開,說不定會有人來查看,還是躲著些好。

他繞過商店後面,小心翼翼地走在紅色陶土地上。這裡的山丘上長滿了野草,唯一的空地是通往一座老舊冷藏地窖的門。瓦繞過旁邊,然後停下腳步,看著木頭框的地洞。

也許……

他跪在開口旁往下瞧。這裡以前有座梯子,但早已經腐爛,下方的地上還有一堆碎木塊,空氣聞起來又悶又濕……還帶著一絲煙味。有人在這裡點過火把。

瓦朝洞裡拋下一枚子彈,掏出槍,往下一跳。落地時,他充滿了他的金屬意識,減輕體重。他是個雙生師(Twinborn),既是藏金術師,又是鎔金術師。他的鎔金術力量是鋼推,藏金術力量叫輕掠,可以增加或減少體重,這是極為強大的天賦組合。

他鋼推著下方的地面,減緩落下的速度輕輕著地,然後將重量恢復正常,至少是他習慣的正常。他向來以四分之三的體重生活,好讓自己的腳步更為輕盈,反應更為迅速。

瓦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徐徐前進。尋找「血腥」譚的藏身之處的過程相當漫長艱辛,然而最大的線索是費特瑞裡的土匪、流浪漢,跟不幸的遊民突然相偕離開。瓦悄悄地朝地窖深處前進,煙味越發濃烈,雖然光線更為黯淡,他仍然可以看見土牆旁邊有個火堆,還有一座可以被搬到出口處的梯子。

他停下腳步。這一切跡象顯示了躲在地窖中的人無論是否是譚,都仍然還在這裡,除非有別條路可以出去。瓦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瞇著眼睛想看清黑暗深處。

前方有光。

瓦輕聲把槍上了膛,然後從自己的迷霧外套中掏出一個小瓶子,用牙齒拔開瓶塞,一口氣喝下裡面的威士忌跟鋼,補充體內存量,驟燒鋼。沒錯……前面通道的深處有金屬。這地窖有多長?他以為這裡很小,但是一路上看見的加強結構用的橫木意謂著有更深、更長的通道,比較像是礦坑隧道。

他專注於那些金屬線,繼續小心翼翼地潛進。如果有人看到他,就會拿槍瞄準自己,因此這些鋼線會有動靜,讓他有機會把武器從他們手中鋼推掉。通道中央吊著別的東西。屍體?吊死的?瓦無聲咒罵,快速前進,擔心是個陷阱。

確實是具屍體,卻讓他很不解。剛開始看起來,這具屍體似乎已經有了好幾年,眼睛都從頭顱裡不見了,皮膚緊貼著骨架,沒有發臭,也沒有膨脹。

他認得這個人。吉爾明是負責將周圍小村落的信送進耐抗鎮的信差。至少這身制服是他的,頭髮看起來也像是他的。他是譚最早的犧牲者之一,他的消失讓瓦開始獵捕這名凶手。但也不過是兩個月前的事情。

瓦心想,他被製成了木乃伊,像是皮革一樣被處理、晾乾。瓦覺得一陣反胃。以前跟吉爾明一起喝過酒,即使這個人玩牌時會詐賭,仍不失為是個和善的人。

吊起吉爾明的手法也不普通,首先是用鋼鎖撐起吉爾明的手臂,讓它們朝兩旁平舉,他的頭歪著,嘴巴被撐開。瓦轉頭不再看,眼皮跟眼角開始抽動。

小心點,不要讓他激怒你。專心。他告訴自己。對方一定會回來把吉爾明放下,但是現在不能冒險製造噪音。至少知道找對了地方。這裡絕對是「血腥譚」的巢穴。

遠方還有另外一簇光。這通道到底有多長?他朝光圈走著,又找到一具屍體,這次是橫著掛在牆上。安娜芮,一名來訪的地質學家,繼吉爾明失蹤之後不久也同樣消失。可憐的女人。她以相同手法被曬乾,身體以特殊的姿勢被釘在牆上,彷彿她跪在地上,檢視一堆石頭。

另外一圈光引他更為深入。顯然這不是地窖,可能是費特瑞當年繁榮時留下的走私通道。這些橫木年代久遠,不可能是譚挖出來的通道。

瓦走過了另外六具屍體,每一具都有燈籠點亮,被擺成某種姿勢。一人是坐在椅子,另一個像是飛在空中,幾個人是釘在牆上。後面的幾具屍體比較新鮮,最後是最近被殺死的人。瓦不認得那瘦長的男子,他的手舉在頭邊,像是在敬禮。

鐵鏽滅絕啊(Rust and Ruin),這不是「血腥」譚的巢穴……是他的展覽館。

瓦反著胃來到下一個光圈。這裡不太一樣。更明亮。他走得更近時,發現天花板上被割出了一個方形的洞,陽光從上面射下,通道就在那裡結束,顯然是個已經腐爛或壞掉的暗門,地面從洞口緩緩升起。

瓦爬上斜坡,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他來到一棟沒有屋頂的建築物,但是磚牆仍然完整,在瓦的左前方,有四座祭壇。是倖存者的老教堂。裡面似乎是空的。

瓦爬出洞口,史特瑞恩舉在頭邊,外套被地上的泥巴弄髒,但清淨乾燥的空氣聞起來舒人心脾。

「每個人生都是一場表演。」一個聲音響起,在廢棄的教堂中迴蕩。

瓦立刻竄開,打個滾躲到祭壇旁邊。「可是我們不是表演者。我們是傀儡。」那聲音說道。

「譚。你出來。」瓦回道。

「執法者,我見過神了。」譚低語。「我見過死神本人,眼眶中釘著釘子。我見過倖存者,他就是生命。」瓦的眼光掃過小教堂。他在哪裡?裡面都是破爛的長凳跟散落在地上的雕像。瓦繞到祭壇的另一邊,認為聲音是從房間後方傳來。「其他人還在猜想,可是我知道。我知道我是傀儡。我們都是。你喜歡我的展示嗎?我很努力呢。」瓦沿著建築物的右牆前進,靴子在灰塵中留下一條足跡。他淺淺地呼吸,一道汗沿
著右額流下。他的眼皮在抽動,腦海中仍然可以看到牆上的屍體。

「許多人沒有創造真正藝術的機會,而最好的表演是無法重現的演出。要花上許多個月、許多年來準備,一切都要恰到好處。可是在一日結束後,腐爛就會開始。我不能把他們變成真正的木乃伊。我沒有時間或資源,只能將他們保存到可以準備這場表演。明天,一切就會崩壞。能看到的人只有你。只有你。我想……我們都只是傀儡……你能明白嗎……」

聲音從房間後方傳來,靠近擋住瓦視線的一堆亂石。

「有別人在移動我們。」譚說道。瓦彎腰繞過亂石,舉起史特瑞恩。

譚站在那裡,身前抓著蕾希,她的嘴巴被堵上,雙眼睜大。瓦舉著槍凍結於原處。蕾希的手臂跟腿都在流血。她被射中了,而且臉色越發蒼白。她應該失了不少血,所以譚才能制服她。

瓦冷靜了下來。他沒有感覺焦慮。那對他來說太奢侈,說不定會讓他顫抖起來,而顫抖會讓他射偏。他可以看到譚的臉在蕾希身後出現。那個人握著套住她脖子的繩索。

譚是個身材瘦削,手指修長的男人。他原本是死者的化妝師,黑色的頭髮逐漸稀疏,滿是髮油貼在腦後,一身精緻的西裝上沾滿了鮮血,隱隱發著光。

「執法者,有別人在移動我們。」譚低聲說道。

蕾希迎向瓦的雙眼。他們都知道在這個情況下該怎麼辦。上一次,被抓的人是他,他們經常被用來制衡彼此。蕾希認為這不是弱點。她的解釋是:如果譚不知道他們是一對的話,那他會直接殺了她,但現在譚選擇挾持她,反而讓他們有機會可以逃脫。

瓦沿著史特瑞恩的槍筒瞄準,扣住扳機,直到即將發射的程度。蕾希眨眼。一、二、三。瓦開槍。在那瞬間,譚將蕾希往右扯。槍聲劃破空氣,在磚頭間迴蕩。

蕾希的頭猛力往後彈,被瓦的子彈射中右眼上方。血濺上她身後的磚牆。她軟倒在地。瓦驚恐地站在原處,動彈不得。

不對……原本不該……不能這樣的……

「最好的表演,只能上演一次。」譚微笑,低頭看著蕾希的身體。

瓦射中他的頭。

以下為Yahoo購物中心本分類熱銷排行(新品上市-本月新上架),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一個人的每一天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夜之屋1-7 (7冊)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電影的魔力:Howard Suber電影關鍵詞(全新書封經典版)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醫院不告訴你的40件事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屋頂記:重拾綠建築遺忘的立面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背對背相愛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有氧建築:綠建築的足跡與對話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超完美影像後製秘技PLUS! 36個攝影人不可不知的影像煉金術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丟掉50樣東西,我學會勇敢+丟掉50樣東西,找回100分人生+斷捨
  •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可愛寶貝的寫真攝影技巧全記錄+寶寶攝影:製作週歲紀念寫真集 2書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