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萊士人魚網友推薦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

華萊士人魚網路熱賣

,買過的朋友都說物超所值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超值推薦

華萊士人魚

  • 作 者: 岩井俊二Iwai Shunji
  • 譯 者: 孟海霞
  • 出版社: 新經典文化
  • 出版日: 2013 年 11 月 6 日


  • 想了解更多華萊士人魚的商品規格嗎

    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華萊士人魚商品規格

    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買到賺到

    ,還在猶豫要不要買嗎?再不買就來不及了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超值商品

    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

  • 作 者: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 譯 者: 王蘊潔
  • 出版社: 皇冠
  • 出版日: 2013 年 11 月 4 日


  • 你想了解更多有關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的相關資料嗎

    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商品規格

    杜鵑鳥的蛋是誰的售完不補

    ,真的很實用 一定要讓你知道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熱銷產品

    杜鵑鳥的蛋是誰的

  • 作 者: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 譯 者: 王華懋
  • 出版社: 獨步文化
  • 出版日: 2013 年 11 月 1 日


  • 想看更多有關杜鵑鳥的蛋是誰的的開箱文嗎

    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大地之子(全三集)如何購買?

    ,最近好多網友都在問哪裡買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優質推薦

    大地之子(全三集)

  • 作 者: 山崎豐子Yamasaki Toyoko
  • 譯 者: 王華懋,章蓓蕾
  • 出版社: 麥田
  • 出版日: 2013 年 10 月 30 日


  • 以上為大地之子(全三集)的簡介 想了解更多請點擊左邊圖片

    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大地之子(全三集)商品規格

    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2冊)如何購買?

    ,我朋友前幾天買了 覺得很滿意喔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站長推薦

    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2冊)

    免運77折☆宅配到府

  • 「真是一個好故事,我真想拍成動畫!」
  • 宮崎駿一讀再讀,感心推薦
  • 讀者齊聲熱推呼喚「改編動畫」


  • 想看更多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2冊)的詳細說明嗎

    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2冊)商品規格

    網路價$
    431
    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2冊)

    《哪啊哪啊 ~ 神去村》

    「真是一個好故事,我真想拍成動畫!」
    宮崎駿一讀再讀,感心推薦
    讀者齊聲熱推呼喚「改編動畫」

    【內容簡介】

      在神去村的日常裡,蘊藏了生活的真道理
      2010本屋大賞評審、關心孩子未來的洪蘭、重視生活質地的蔡穎卿
      看完這本書,他們都想走進「哪啊哪啊」的神去村

      日本直木獎才女三浦紫苑青青成長代表作
      幽默詼諧感動好口碑,讓日本書店店員及讀者愛不釋手,狂掃日本文壇與書市

      平野勇氣只想靠打工過他的下半輩子,在畢業典禮結束當天,在老媽及導師阿熊的聯手策劃下,硬是被送到了位於三重縣深山裡的「神去村」裡,展開了想都沒想過的伐木生活。勇氣跟著淳樸的神去村民生活,習慣著村民們「哪啊哪啊」的口音與生活態度。工作時與一群林業大漢共事,在艱辛的林業歷練洗禮下,從一開始的「什麼鬼林業」的態度、整天想著如何逃離這一天只有一班聯外電車的山村,轉而慢慢受到這些與大自然和平共處、樂天知命的村民感染,喜歡上了「神去村」。終於,他說出了他一生中的第一句「哪啊哪啊」……

      作者三浦紫苑為了能精準掌握住「神去村」的山林風貌及山林人的真情流露,創作時參考了不少白皮書,更實地遠赴山林現場探勘。「哪啊哪啊」是作者精心設計的神去方言,現實中並無此一語言。神去村的背景舞台設定在關西地區的三重縣境,靠近奈良縣交界,所以「哪啊哪啊」有著關西腔的輕腔軟調,也提示著神去村山林生活中的緩慢自在步調。作者專訪曾表示:「這緩慢步調的語感,切中符合了山林以一百年循環發展及經營的價值觀,獻給對自己未來沒有想法、沒有目的,甚至感到人生沒意義的人。」

      三浦紫苑是日本年輕作家中,最受看好的明日之星,也是文學獎的熟面孔。曾以《多田便利屋》榮獲第一百三十五屆直木獎,2007年《強風吹拂》一書口碑突出,直搗「本屋大賞」,與當年的佐藤多佳子《轉瞬為風》、森見登美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萬城目學《鴨川荷爾摩》齊名。三年後以《哪啊哪啊神去村》,再度獲選為「本屋大賞」十大作品。作者文筆流暢自如,擅長塑造個性鮮明人物角色,故事中總能洋溢出年輕人的青春面貌,深獲年輕讀者喜愛。本書已改編成廣播劇,在NHK廣播電臺「青春冒險」時段播放。

    【內容試閱】

    我原本打算高中畢業後,靠打工自力更生。
    我的課業成績不理想,對讀書也沒有興趣,所以無論父母和老師都從來沒有勸我:「先讀大學,再來考慮其他的事」,但我也無意進哪家公司,過那種朝九晚五的生活。想到年紀輕輕,人生就這麼決定了,心情就超悶的。
    在高中畢業典禮這天之前,我一直在便利商店打工,日復一日地過著胸無大志的生活。我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好好找一份工作,未來堪慮,周圍的人也都耳提面命地警告我,但我對幾十年後的「將來」完全沒有真實感。所以,我決定不去思考,不必自尋煩惱。當時,我並沒有想做的事,也不認為能夠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我只知道這件事,因此,我原以為畢業典禮之後,仍然會日復一日地過這種乏善可陳的生活。
    沒想到參加完畢業典禮,一回到教室,班導阿熊(熊谷老師)就對我說: 「喂,平野,老師幫你安排了工作。」
    我從來沒託他幫我找工作,所以「啊?」了一聲。阿熊卻說:「你這是什麼態度?我不是和你開玩笑。」
    沒想到真的不是開玩笑。
    我被阿熊一路拖拉回家,老媽早就將她自己的東西全都搬進我的房間裡,包括她郵購買回來之後完全沒有用過的健身器材,現在全在我的房間裡。
    「你的換洗衣服和日用品已經寄去神去村了,你要乖乖聽村民的話,好好工作。對了,這是你爸給你的。」
    神去村是什麼地方?老媽拿出一個白色信封,說是已經出門上班的老爸給我的,接著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要把我趕出家門。信封上寫著「程儀」,裡面裝了三萬圓。三萬圓能幹什麼啊!
    「別開玩笑了!」我大聲咆哮,「太不講道理了,為什麼突然趕我走!」
    「『只有月亮沒有安息』,」老媽翻開手上的筆記本讀了起來,「『從窗戶窺視著我的心』。」
    這是《本大爺詩集》!我發出無聲的吶喊,跳了起來。幹!我藏在書桌的抽屜裡,老媽居然未經我同意,就擅自偷看!
    「還給我!」
    「不要。如果你不想我把這些內容影印發給你班上的同學看,就給我乖乖去神去村。」
    沒血沒淚的魔鬼老媽居然對正值多愁善感青春期的兒子下這種毒手。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會火冒三丈。
    「有意思,原來只有月亮沒有安息呢。」阿熊笑了起來,「別擔心,老師也不會告訴別人。」 人類趕快毀滅吧!這下子被老媽的陰謀暗算的我只能垂頭喪氣地離家了。
    老爸減薪後,老媽希望我趕快獨立。屋漏偏逢連夜雨,住在附近的大哥、大嫂剛好生了孩子,老媽一看到長孫就眉開眼笑,根本不管我的死活。老爸向來都是妻管嚴,我猜想他被趕出家門的日子也不遠了。
    阿熊送我到新橫濱車站,推我上新幹線,在便條上寫了去神去村方法,然後塞給我說: 「你一年都不能回來,保重身體,好好幹活。」

    後來我才知道,家裡瞞著我申請了「綠色僱用」,這個制度會讓願意從事林業工作者,獲得國家補助款。這基本上是國家支助重新僱用移居者和返鄉者的制度,像我這種剛畢業的年輕人能夠獲選可說是例外中的例外。可見林業界的人手嚴重不足,居然核准了我這種例外。
    只要林業工會或林業公司願意招收培訓生,每收一位培訓生,國家會在第一年支付給他們三百萬日圓補助款。當然,因為尚需要支付對林務一無所知的培訓生生活費用,以及指導人員的人事費用、機材費,三百萬其實並不足夠。
    但在年輕人口越來越少的山村,村民看到終於有人願意投入林業時,他們都會竭誠歡迎、熱心指導。面對三百萬補助款和村民的善意、熱忱,我根本不好意思說出「我還是對林業沒有興趣」這種話,簡直就成了甕中之鱉。
    我在名古屋下了新幹線,換了近鐵線來到松阪,然後又搭了從來沒聽過的地方線搖晃了半天,一路駛向深山。我仍然沒搞清楚狀況,連哄帶騙地被趕出了家門,既無助,又懊惱,更寂寞,但我還是抱著輕鬆的心情,先到便條上所寫的地址再說。我當成是趟旅行。
    路途間,我用手機和朋友互傳簡訊,打發時間。
    「阿熊突然要我去一個叫神去村的地方。」
    「真的假的!?哇靠,會不會太酷了。」
    不久之後,手機顯示「無訊號」。收不到訊號!有沒有搞錯啊!這裡真的是日本嗎?我只好放棄傳簡訊,欣賞窗外風景。
    地方線的列車只有一節車廂,也沒有導電架,更沒有輸電線。我原本以為是電車,搞不好是公車,但又是在軌道上行駛。我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了,車上沒有車掌,乘客下車時,由司機負責收票。包括我在內,從頭到尾只有四個乘客,最後只剩下一個大口吃著橘子的老太太。那個老太太也在我的前一站搖搖晃晃踉蹌地下了車。
    分不清是公車還是電車的地方線,沿著溪畔的山腹行進,越往上游的方向前進,河水越清澈。我第一次看到這麼乾淨的溪流。山景就在身旁,幾乎難以察覺身在山中。
    搭電車在群山中穿梭,所看到的景象和在森林中行駛的感覺差不多。
    山上積著薄雪,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杉樹。事實上,其中混雜了不少檜樹,只是那時候我還無法分辨杉樹和檜樹。
    天氣變暖時,住在這一帶的人會深受花粉症之苦吧。
    我還在事不關己地為別人操心時,很快就到了終點站。那是一個無人小站,一踏上月臺,潮濕且寒冷的空氣撲面而來。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放眼望去,沒有任何民宅。層層的群山輪廓也隱入黑暗中。
    現在是什麼狀況?我杵在老舊的車站外,遠處一輛白色小貨車一路閃著車頭燈,沿著山路開下來,停在我面前。從駕駛座走下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我嚇了一跳,因為他一頭短髮染成刺眼的金色,看起來很像黑道小混混。
    「你就是平野勇氣嗎?」
    「是的。」
    「你有手機嗎?」
    「有啊。」
    我剛從牛仔褲口袋裡掏出手機,就被他搶了過去。
    「喂!」
    我差一點就搶到了,但他的動作還是快一步。他拆下手機的電池丟進了樹叢,電池似乎掉進了水裡,傳來一聲「噗通」的水聲。

    「你幹嘛!」
    「哪啊哪啊,反正這裡收不到訊號,留著也沒用。」
    這是犯罪吧。我火冒三丈,這個滿臉奸笑、來歷不明的男人太可怕了,我轉身走回車站。我才不要留在這種鬼地方,我要回去。
    但是,已經沒有電車回松阪了。末班車是下午七點二十五分,有沒有搞錯啊?我無可奈何地走出車站,那個男人還在原地。
    「上車。」他把變輕的手機還給我,「別慢吞吞的,行李呢?」
    我只帶了一個裝了換洗衣服的行李袋,他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把行李袋丟上小貨車的車斗,對我努了努下巴。他年紀大約三十歲上下,渾身肌肉結實,而且動作也很敏捷。況且,從他可以忽然把別人的手機電池丟掉的兇惡程度來看,反抗他顯然不是好辦法。
    無論如何,在明天早上之前,我都無法離開這裡。我才不想睡在深山的車站裡餵野狗。我豁出去了,坐上了小貨車的副駕駛座。
    「我叫飯田與喜。」
    他自我介紹,沿途也只說了這句話。
    小貨車沿著彎曲的山徑繼續向山裡行駛了一個小時左右。隨著海拔升高,我的耳朵也嗡嗡作響。他開車很粗暴,每次
    轉彎,我的身體就被甩得東倒西歪,害得我有點暈車。
    最後來到一棟像是集會所的建築物前,我被趕下了車,行李也被丟下車。他開著小貨車揚長而去,一個等著我的大叔請我進屋吃了火鍋。
    「山豬哪。」
    大叔笑嘻嘻地說。他指的是山豬火鍋。
    大叔在值班室的兩坪多大房間內為我鋪好被子後也離開了,整棟建築物只剩下我一個人,只聽到河流的水聲和風拂過山間樹林的聲音,四周寂靜得讓人心裡發毛。我小心翼翼把額頭貼在窗玻璃上向外眺望,外面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任何風景。雖然時序即將進入四月,卻仍然寒意森森,直透心骨。
    走廊上有一個粉紅色公用電話,我打了一通電話回家。
    「啊喲,原來是勇氣。你順利到那裡了嗎?」
    老媽的聲音後傳來嬰兒的笑聲。大哥、大嫂似乎在家裡。
    「嗯,剛才吃了山豬肉。」
    「真好,媽媽從來沒吃過。好吃嗎?」
    「嗯。我想知道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要在這裡做什麼?」
    我很想說,我想回去,但是我咬著牙,把這句話吞了回去。
    「做什麼?當然是工作啦。」
    「做什麼工作?」
    「反正,你能找到工作就算是老天有眼了,你就別再挑剔,努力工作吧。無論任何工作,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呢。」
    「所以我到底要做什麼工作?」

    「啊呀呀,洗澡水燒好了。」
    老媽顧左右而言他,然後就掛了電話。媽的,魔鬼老媽!居然也不清楚他兒子做什麼工作,就推他入火坑,一腳踢出家門。
    我打開煤油暖爐,鑽進了被窩。內心的不安和混亂讓我超想哭,搞不好可能真的流了一滴眼淚。
    天亮之後,我搞清楚這裡是林業工會。林業工會是什麼?他們要僱我當事務員嗎?我滿腦子疑問,只知道,我要在這裡接受培訓二十天。
    請我吃山豬火鍋的大叔向我傳授了「山林危險須知」、「林務專業術語」,我還學了如何使用鏈鋸,但我整天挨罵。「腰更用力呢哪!」「手臂垂下來了呢哪!」那時候,我終於明白即將被送去林業的第一線工作。
    林業?開什麼玩笑,簡直冏爆了。雖然我心裡這麼想,但地方線列車行駛的時段,大叔整天寸步不離盯著我,我雖然逮到三次機會試圖逃脫,每次都被大叔發現,無法得逞,只好作罷。他抓著我的脖子,把我押回林業工會的事務所。大叔的手臂很粗,聽說他曾經在山上把公山豬甩拋出去。
    只能乖乖接受培訓了,但我心裡仍然靜靜等待機會逃脫出去。
    「你可以去中村先生那裡考各種證照哪,」大叔說,「加油哪。」
    中村先生又是誰?他什麼都沒說。
    在林業工會結束為期二十天的培訓那一天,飯田與喜再度開小貨車來接我。他開著小貨車,載著我沿著河畔繼續往上游的方向開。大叔站在林業工會那棟房子的門口,一直對我揮著手,好像要送我上戰場。
    因為整天都在練習鏈鋸的使用方法,腰痠背痛,手上長了繭。我全身痠痛,走路時成了外八字。光是這段培訓生活就讓我體會到,我不適合林業工作,但也不敢懇求對方「讓我回去吧」。眼前的情況也很難逃走,與喜坐在駕駛座上,一聲不吭地握著方向盤。
    林業工會事務所位於神去村內名為「中」的地區。與喜要開車載我去神去村最深處的「神去」地區,距離「中」將近三十分鐘的車程。
    神去地區是四面環山的小村落,幾乎沒有平坦的土地。神去河沿岸零零星星幾十戶人家,將近一百位村民。每戶人家都在屋後的一小片田裡種了供應家人的蔬菜,還利用河畔僅有的平地開墾了水田。
    這裡的村民有一大半超過六十歲,附近只有一家賣日常生活用品的商店。這裡沒有郵局,也沒有學校。如果想買郵票或是寄包裹,就要託送信的郵差代勞,必須去中地區才能寄宅急便。想要買隨身用品時,也要翻越好幾座山,前往名為「久居」的鎮上。
    這裡什麼都不方便。
    與喜駛過一座小橋,把小貨車停在一戶人家的院子裡。
    「去向東家打一下招呼嘿。」
    東家?我正驚訝,他居然會冒出這麼老掉牙的稱呼時,他已經走出庭院,頭也不回地走向和緩的坡道,我慌忙追了上去。山上吹來跟冬天一樣冷的寒風,路旁還留著少許積雪。沿途除了我們,沒有任何人。這裡的人口密度原本就很低,這時刻又剛好是中午。

    《哪啊哪啊~神去村 夜話》

    為什麼他們向參天巨木奉茶?
    為什麼還跟田裡的花草泥土低頭說話?
    為什麼要在河裡繫上奇怪?子?
    為什麼神去村會叫做神去村?

    【內容簡介】

      感動全台「哪啊哪啊」原班人馬,回來了!!
      歡迎再次造訪神去村,平野勇氣夜夜說故事,一吐「神去」之謎!

      本屋大賞、直木賞作家三浦紫苑,口碑代表作
      日本長銷35萬冊,全台讀者期待度NO.1

      再次提醒,來訪神去村過程看到以下村民舉動,請別大驚小怪呢哪!

      ◎摸著樹上的青苔,拚命點頭,一副好像是在和樹精靈說話。
      ◎掉東西怎麼也找不到時,不先報警,而是端著一塊豆皮前往廟裡供著。
      ◎走在莊嚴的深山裡,耳提面命告誡別人不能講「醜八怪」三個字。

      高中畢業當天就被老媽與導師聯手趕出家門,來到三重縣深山「神去村」的平野勇氣,展開第二年林務工作與山林生活。今年春天他終於升格為中村林業株式會社正式員工。還記得剛到村子裡時,他一下子抱怨「怕高」,一下子鬼叫「水蛭吸我的血」,不僅工作苦不堪言,更是成天想逃離這個村莊。經過一年洗禮,他已成長茁壯,適應了山林中的打枝,破天荒地改口:「不能上山太無聊了!」

      除了工作受到肯定外,隨著勇氣漸漸融入神去村的生活,與村民們打成一片的同時,竟然一點一點挖掘出神去村過往的祕密、起源典故,以及村民們的戀愛情……更讓他深刻體會,唯有一代一代將相信的力量傳承下去,才能守護千百年來,這塊蘊育出生命的土地。

      ◎時隔三年半,再次用心打造「神去村」

      「『神去村』」系列作的下一本,應該要怎麼寫才好呢?」這是三浦紫苑思考多時的問題。畢竟擁有超過三十五萬名神去村粉絲的支持,加上德間書店編輯的再度熱情邀稿,她需要為他們「解渴」。

      「用心的讀者不難發現,《哪啊哪啊神去村》裡留下一些未解謎團,包括不少人好奇的──神去村為什麼叫神去村?與喜跟清一為什麼沒有父母?與喜又是如何跟美樹相戀的?究竟勇氣是否有跟直紀在一起?等等,這些內容都是我從中抽絲繭努力創作而成的。」然而,若只是順順地寫下去,三浦紫苑似乎還不滿意,所以雖然看起來是系列作,她卻挑戰另一種寫法:加強平野勇氣夜夜埋頭寫日記的氛圍,安排七段「夜話」,編織出獨一無二的動人神話。

      如果讀者在《哪啊哪啊神去村》找到了向前走的「勇氣」,三浦紫苑更希望藉由《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讓我們讀到古往今來的「愛」,這就是「相信」的力量。

      ◎關於《哪啊哪啊神去村》

      為了能精準掌握住「神去村」的山林風貌及山林人的真情流露,三浦紫苑創作時參考了不少白皮書,更實地遠赴山林現場探勘。「哪啊哪啊」是作者精心設計的神去方言,現實中並無此一語言。神去村的背景舞台設定在關西地區的三重縣境,靠近奈良縣交界,所以「哪啊哪啊」有著關西腔的輕腔軟調,也提示著神去村山林生活中的緩慢自在步調。作者曾表示:「這緩慢步調的語感,切中符合了山林以一百年循環發展及經營的價值觀,獻給對自己未來沒有想法、沒有目的,甚至感到人生沒意義的人。」

      三浦紫苑是日本年輕作家中,最受看好的明日之星,也是文學獎的熟面孔。以《哪啊哪啊神去村》獲選「本屋大賞」十大作品。文筆流暢自如,擅長塑造個性鮮明人物角色,故事中總能洋溢出年輕人的青春面貌,深獲年輕讀者喜愛。《哪啊哪啊神去村》已改編成廣播劇,在NHK廣播電臺「青春冒險」時段播放,並將改編成電影由伊藤英明、長澤雅美、染谷將太熱力演出。

    名人推薦

      繼宮崎駿、洪蘭、蔡穎卿、盧郁佳、小葉日本台、宥勝、背包客棧站長推薦《哪啊哪啊~神去村》後名作家苦苓、生態專家陳玉?紛紛投入「神去村」懷抱!

      這是一本活靈活現的慢活生活主張,透過一位純真大男孩,舖陳傳統日本自然文化的青春之歌,某種程度以上也可以說,才華洋溢的作者,寫出了誘導都會慾望橫流的人們,不自覺地上了一堂可愛的愛情倫理課。
      表面上,作者以日記或筆記體的方式寫小說,寫作技巧卻直逼電影近景、遠景拉來推去的多重變化,吊人胃口地一口氣看完它!它高明的技巧之一,在於勾引讀者不斷發出「後來呢?後來呢?」的渴望。
      本書背景或隱藏在後的哲思,正是日本傳統的「八百萬宗教」或萬物有靈論;它將人與人、人與神、人與萬物、人與自然之間,作了美好而無形的連結;它寫人死後歸依的「神去山」(聖山)、「稻荷神」、「虎魚」等等,乃至對「神明」的詮釋,讓講述「土地倫理」、「自然情操」數十年的我,親切得如膠似漆。
      中文譯作者的新生代白話文更是一絕,作者應該好好感謝譯者! ──陳玉?教授.山林書院負責人

    平野勇氣神去村的「第二年」,日本讀者好評依舊,五顆星推薦:

      ◎沒辦法,太喜歡《哪啊哪啊神去村》了,這一集才剛出就二話不說地買回家。這本依然歡樂無比,作者說了一些很有趣的神去村歷史。真希望還有第三集。

      ◎不論是人還是大自然,都需要「愛」的呵護。讓我們找回了日漸淡忘的日常景色,這一集依然延續上一集的療癒感,哪啊哪啊。

      ◎讀完後的想法是正面的、是舒服的,受到信仰眷顧的山林生活很讓人羨慕;神去村民的交集原來是這麼地深切,守護山林的男人卻是勇猛健壯。

      ◎想像這些可愛村民的生活真是太有趣了,我總有一天一定要到神去村一遊!

      ◎符合期待,很有趣,光想到日本真的有這樣山村(我知道應該是沒有)就覺得住在這裡很幸福。

      ◎系列作品第二彈,少了一些山林工作的話題,卻多很多關於神去村習俗、村民身上發生的趣事。表面大家好像很「哪啊哪啊」,悠閒慣了,但實際上卻得依照著俗生活著的!

      ◎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有一群彼此相挺的朋友,這樣的人生真好啊!

      ◎作者這次更像平野勇氣的日記書寫設定鄉下真的有很多習俗,透過勇氣的觀察捕捉出來,真的非常特別。繁奶奶總是那麼有活力,適時的「搶戲」,都想頒給她最佳女配角獎了!

      ◎我其實沒讀《哪啊哪啊神去村》就讀了這本《哪啊哪啊~神去村夜話》,也讀得懂,而民俗傳說的篇章讀起來很有味道。

      ◎連著讀兩本很充實,有人跟我一樣喜歡繁奶奶嗎?看到勇氣長大了,身為神去村迷真的很開心。

    【目錄】

    第一夜  神去村的起源
    第二夜  村民的戀愛情史
    第三夜  東家的故事
    第四夜  過去的山難
    第五夜  找尋神去村的失物
    第六夜  聖誕節
    最終夜  神去村永遠都哪啊哪啊

    【內容試閱】

    嗨,各位,好久不見!闊別半年以上,還好嗎?那些見不到我因而難過得整天以淚洗面的人,趕快把眼淚擦一擦吧!

    我說過I‘ll be back!所以,我回來啦!

    —-好吧,哪來的「各位」,總覺得有點淡淡地哀傷。事實上我只是坐在沒有網路連線的電腦前,獨自一人啪答啪答地敲著鍵盤。說到這,與喜家還在用那臺黑色轉盤電話。

    我先自我介紹,畢竟幻想著有讀者在讀我的文字,會讓靈感如有神助般地湧現。

    我叫平野勇氣,乃是赫赫有名的怪盜亞森.羅蘋的孫子……才怪,這當然是說來自High、瞎掰的。我老爸是在橫濱上班,老媽是家庭主婦,爺爺和外公也都是上班族,根本沒有什麼怪盜的血統。

    我前不久才滿二十歲,高中畢業後,基於某種因緣際會離開了老家(其實是被趕出家門),去年開始住在這座位於三重縣中西部深山處的神去村。至於是哪些「因緣際會」,就麻煩你們開啟這臺電腦中名為「哪啊哪啊神去村」的檔案就知道了。

    不過,電腦已經鎖住了,密碼當然是祕密。因為這些內容實在丟人現眼,我可不想被別人看到……尤其是與喜,如果他知道了,一定會捧腹大笑說:「你少在那邊裝什麼文青了呢哪!」所以,我只好趁著夜深人靜,偷偷摸摸地坐在電腦前記錄。

    至於我在神去村做什麼呢?林務工作。白天在山上種植杉樹和檜樹的樹苗,割草、打枝,砍伐長大的茁壯樹木後運送下山……整天忙進忙出的。

    我在神去村的第一年仍是見習生,今年春天,終於正式升格為中村林業株式會社的員工,目前從基層小員工做起。

    村民口中的「東家」中村清一先生經營中村林業株式會社。清一哥不僅很有經營手腕,對林務工作很內行,而且他才三十多歲,可以說是年輕有為啦!中村家世世代代都是擁有神去村周邊山林的大地主,雖然他們礙於林業成了夕陽產業之後而賣了一些林地,但仍然擁有相當於兩百五十六座東京巨蛋那麼大的山林。據說以前的地更多,規模之大,可以從三重一路綿延到大阪。

    我們在山林裡採分組進行工作,我所屬的小組由東家清一哥帶隊,主要負責養護中村家名下的山林。中村林業株式會社還有其他小組,有時候會和林業工會合作,協助年事已高而無法自行照護的山林主養護他們的山林。

    接下來介紹中村清一小組的成員。

    剛才提到的東家清一哥,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兒們,飯田與喜。三十歲出頭,體格壯碩,染了一頭金色短髮。與喜經常吹噓:「我是林務工作的天才哪!」令人火大的是這是個事實,他只靠一把斧頭,即可正確伐倒超大巨樹。但是,他的個性很有問題……不知道該說他行為放縱、不受拘束,還是說他只靠野性的直覺活著,這傢伙很不講道理。

    其他還有五十多歲的田邊巖大叔,已經七十過半,身體仍然硬朗的小山三郎老爹。巖叔小時候遭遇過神隱,這段經歷成為他引以為傲的光榮(?)紀錄,他熟悉所有的林務作業,不厭其煩地傳授各種知識。三郎老爹算是山裡的智囊團,閃避危機的預知能力非比尋常。明明還是大太陽,只要聽到三郎老爹一開口:「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全體組員二話不說準備下山。回到村子後,總是不出所料,下起了雷雨。在山上遇到雷雨,被雷劈到的可能性很高,很危險。這時候連霸道的與喜也完全聽從三郎老爹的建議。

    以上是中村清一小組的成員,個個都是山林好手,當然,除了我之外。

    我已能適應林務作業。剛到這裡時,我連走斜坡或是割雜草時站都站不穩。為了砍掉多餘枝椏而爬上樹,常常苦不堪言。用鏈鋸伐採杉樹時,刀刃的切入角度老是抓不對,結果卡進樹幹裡,進也不能,又拔不出來。

    相較之下,現在簡直就是天狗了,我可不是真的「變成了天狗」,而是可以像天狗一樣,自在地在斜坡上移動,輕鬆地在樹木爬上爬下,無論割雜草還是打枝都難不倒我。只有伐木技術還有待加強,與喜經常調侃我說:「你要砍樹時說一聲,我要躲到一公里以外哪。」巖叔也每天提醒我說:「最危險的就是自以為已經進入狀況了,你千萬不能大意呢哪。」

    巖叔說得很有道理。林務工作的學問深奧,一年多的時間只能學到皮毛而已。天天都有新發現,時時刻刻都與危險為伍,每項作業都必須花盡心思,腦袋和身體都快要爆炸了,卻有無窮的樂趣。

    在山上工作時,樹梢上傳來鳥啼聲,總覺得晃動的樹林後方有野獸在盯著瞧。走在柔軟的泥土上,每踩一步,就會散發出潮濕甘甜的泥土氣味。休息時捧一把溪水洗臉,立刻感受到沁入心脾的涼爽。風永遠都清新柔和,完全沒有摻雜一粒灰塵(花粉的季節另當別論)。

    神去村說穿了什麼都沒有。沒有玩樂場所,沒有便利商店;沒有服飾店,也沒有餐廳,只有村莊周圍層巒疊嶂的山巒,但是,林務工作所體驗到的一切,都是我在高中畢業以前所住的橫濱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剛來神去村時,這裡的生活讓我受不了、一直想要逃走,沒想到我已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林業。

    我住與喜家。成為正職員工後,我曾經打算自己租房子,一個人生活。因為這個村子人口很少,留下不少空屋,但一旦搬出去住,就得買小貨車和傢俱、生活用品等開銷,我現在手頭還不寬裕,所以繼續寄宿在與喜家。況且,我想多觀察與喜,向他偷學一點林務工作的技術。與喜保養工具很有一套,其他方面就很白癡,連縫扣子也不會,唯一會煮的菜就是味噌湯。

    與喜家裡還有繁奶奶和他太太美樹姊。與喜的父母好像很早就過世了,神桌上有他們的牌位和遺照,兩個人看起來都四十多歲,面帶笑容,感覺很溫和。這樣正常的父母怎麼會生出與喜這野獸?神桌上總是供著白飯、水、鮮花和線香,但與喜從來不提起他的父母。

    繁奶奶年紀大了,腰腿不太靈活,整天縮成一團坐在飯廳,看起來就像一顆皺巴巴的饅頭,但歲月累積的生活經驗讓她凡事都可以正確地判斷,成為村民尊敬的長老。在緊要關頭時,還能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彈與喜的額頭,適時教訓與喜不可以胡作非為。與喜常說:「額頭都快被她彈得冒煙了。」但至少他在繁奶奶面前比較收斂一點。

    雖然已經結婚好幾年了,但美樹姊深愛與喜、愛得要死要活,因為太愛他了,常常打翻醋罈子。與喜有幾次去名張的酒店喝酒,美樹姊為此一怒之下回了娘家。回娘家聽起來好像非同小可,其實她的娘家離與喜家走路才五分鐘而已。美樹姊的娘家在橋頭開了神去地區唯一的商店,販賣各種生活必需品,是村民口中的「百貨店」。

    啊,我忘了一個重要的家人,就是與喜家的愛犬阿鋸。牠是一隻白色長毛狗,超機靈的,總是跟我們一起上山幹活,是與喜忠實的搭檔。繁奶奶還養了兩條金魚當寵物,平時兩條金魚相親相愛地在魚缸裡平靜地游來游去,一到餵飼料的時間,立刻變身成食人魚似的。

    我每天早上搭與喜開的小貨車上山,阿鋸坐在車斗上,和我們一起上山。每天中午吃著美樹姊做的飯糰,雖然只有一個,卻恐怕是用三杯米做的特大飯糰,裡面常常加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