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空缺評鑑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翻譯文學
臨時空缺


千呼萬喚!我們終於等到了J.K.羅琳!
一個無人能及的說故事天才!
一部無與倫比的超完美傑作!
【內容簡介】

英文版出版3週即熱賣突破100萬本!
連續6週榮登暢銷排行榜前3名!
入選衛報2012年度推薦好書!

一個空下來的位子,
讓一群人紛紛現出原形。
空虛的人,最寂寞;
寂寞的人,最危險……

才四十歲出頭的巴利.費柏拉突然過世,這個意外的消息也震撼了整個派格福小鎮。

派格福表面上只是一座平靜的田園小鎮,有著鵝卵石鋪的街道,和一座歷史悠久的教堂,但在美麗的外表下,卻隱藏著暗潮洶湧的緊張狀態:富人與窮人的對立、青少年與父母的衝突、妻子與丈夫的猜忌、老師與學生的鬥智……

巴利猝逝後所留下的議會空缺,很快便將引發小鎮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戰爭!而隨著眾人心底的「空缺」陸續浮現,這場充滿激情、背叛,以及出人意表真相的補選,究竟誰能獲得最後的勝利?

【作者簡介】

J.K.羅琳 J.K. Rowling

是《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七集小說陸續在一九九七至二○○七年間出版,在全球創下四億五千萬部的暢銷紀錄,並被翻譯成七十四種語言,在超過兩百個國家出版,也被改編拍成八部電影。

J. K.羅琳曾榮獲眾多獎項,其中包含表揚她對兒童文學貢獻的大英帝國勳章、西班牙的國際阿斯圖里亞斯王子和平獎、法國的榮譽軍團勳章以及國際安徒生大獎。她以個人名義創辦的慈善信託基金「Volant」支援許多慈善行動,而她擔任創辦人的「Lumos」亦致力於改變弱勢兒童的生活。

譯者簡介

林靜華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獲六十九年行政院新聞局「圖書著作金鼎獎」。曾任職聯合報系、歐洲日報編譯組副主任,現專事翻譯,譯著等身。

趙丕慧

一九六四年生,輔仁大學英文碩士。譯有《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易經》、《雷?塔》、《穿條紋衣的男孩》、《不能說的名字》等書。

●《臨時空缺》台灣粉絲團:www.facebook.com/TheCasualVacancyTW

【名人推薦】

【作家】九把刀、【知名女大生】Lolita、【職業婦女】小S、【作家】小野、【作家】伊格言、【《幼獅文藝》主編.作家】吳鈞堯、【小說家.《FHM》雜誌總編輯】高翊?、【時事評論者】個人意見、【作家】御我、【作家】劉梓潔──強力推薦(按姓名筆劃序排列)

J.K.羅琳再度風靡全世界!

《臨時空缺》是一本令人驚豔之作,不可思議地扣人心弦,富有娛樂性地召喚出當今英國社會的原形。羅琳做了一件挺勇敢的事,而且將它圓滿完成!--《鏡報》

太令人心碎了!往下翻頁似乎變得非常難以忍受,不過把書放下更讓人痛苦!--美聯社

描寫當代英國一部巨大的、有野心的、褻瀆的、好笑的、深深使人困擾又充滿雄辯的小說……對深刻了解人性和小說的讀者來說,這是一部極其動人的作品!--《時代》雜誌

這部小說極具洞察力,描寫技巧純熟,而情節最後又巧妙地連結在一起,充分顯現出羅琳說故事的長才!--《經濟學人》雜誌

一齣細膩且動人的黑色喜劇……能通過最嚴峻的考驗--就算作者不是寫羅琳的名字,這本書也會賣得很好!--《蘇格蘭人報》

情節令人信服,大多數的角色都栩栩如生,關於社會中的虛偽有些尖銳--非常尖銳--的觀察………在在顯示作者大膽又不凡的努力!--《週日電訊報》

一針見血又富黑色幽默地暴露當今社會的階級分化……一個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好讀的道德故事!--《每日快訊報》

羅琳編織出栩栩如生、穿梭在彼此生命之間的角色,任誰都會對她驚豔不已!--《電訊日報》

這是一本極佳的小說。羅琳說故事的能力和R.L.史蒂文生、科南.道爾及菲利絲.桃樂絲.詹姆絲不相上下。他們與羅琳的能力在這本書結合,創造出讓人難以忘懷的動人角色,造就了一部溫柔與暴烈俱存的英國現況小說!--《觀察家報》

和小報中關於個人道德價值的假設比起來,更具洞察力、更大膽,意義深遠並充滿挑戰意味。--《週日蘇格蘭報》

一部強而有力、有所承擔的小說!--《快遞報週日版》

【內容連載】

星期日

巴利‧費柏拉本來不想出去吃晚飯,他整個週末都頭痛欲裂,而且他還得趕上當地報社的截稿時間把這篇文章寄出去。

但他的妻子當天中午吃飯時態度便有點冷淡且沉默寡言。巴利猜想他送給她的結婚週年紀念卡沒能抵銷他一整個早上把自己關在書房的罪過,加上他為克麗絲朵寫這篇文章更是幫倒忙,因為瑪麗不喜歡克麗斯朵,儘管她仍假裝喜歡。

「瑪麗,我想帶妳出去吃飯,」他昧著良心說,為了化解僵局,「十九年了呢,孩子們!十九年了,你們的母親依舊如此美麗動人。」

瑪麗的態度軟化了,露出笑容,巴利於是撥電話給高爾夫球場俱樂部,因為那裡離家比較近,而且肯定能訂到位子。他嘗試在一些小事上讓他的妻子開心,因為經過近二十年的共同生活,他明白他常在大事上讓她失望。但這決不是有意的,他們只是對於生命中什麼該佔最重份量的看法南轅北轍罷了。

巴利和瑪麗的四個孩子都已過了需要保母陪伴的年齡,當他最後一次跟他們說再見時他們正在看電視,只有最小的迪克蘭轉頭看他,向他揮手道別。

巴利倒車出去,穿過打從他們婚後便定居迄今的美麗小鎮派格福時,劇烈的頭疼依舊在他耳後重重的捶擊他。車子進入教堂街,那是一條陡峭的下坡道路,兩旁矗立著昂貴的維多利亞式豪宅,路口有一座仿哥德式教堂,他曾在那裡觀賞他的雙胞胎女兒演出歌舞劇《約瑟夫與神奇彩衣》。繞過廣場,他們可以清楚看見昏暗的修道院廢墟矗立在山頂上,突出小鎮的天際線,逐漸沒入紫色的天空。

巴利移動方向盤行駛在熟悉的彎道上時,腦子裡想的是他剛剛所犯的錯誤,倉促將那篇稿子以電子郵件寄給《亞弗區公報》。能言善道、魅力十足的他,發現自己很難在文字上將他的個性表現得淋漓盡致。

高爾夫球場俱樂部距離廣場只有四分鐘的車程。過了廣場,民宅便逐漸減少,只剩下幾幢舊農舍。巴利把休旅車停在俱樂部的「博蒂餐廳」外面,下車後在車旁站了一會兒,等待瑪麗補口紅。涼爽的夜風拂在臉上非常舒服。巴利望著高爾夫球場的輪廓漸漸沒入暮色中,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還要繼續保留會員資格。他的高爾夫球技很差,揮桿不穩,差點又高。他還有那麼多別的事要幹。想到這裡,他的頭痛得更厲害了。

瑪麗關掉鏡燈,又關上乘客座車門。巴利按下手中鑰匙圈上的汽車自動鎖。妻子的高跟鞋篤篤踩在柏油路面上,休旅車的中控鎖響了一下,巴利心想不知待會兒吃點東西後能不能消除噁心的感覺。

接著一陣爆炸似的空前劇痛,彷彿一顆拆除建築的大鋼球在猛烈撞擊他的腦袋,以致他的雙膝不由自主跪在冰冷的柏油地面上時完全不覺得疼痛;他的頭顱火燒般充血,痛得他無法忍受,但他仍然必須忍受,因為還要再過一分鐘後他才失去知覺。

瑪麗失聲大叫——而且持續尖叫。有幾位男士從酒吧內跑出來,其中一人又跑回去看俱樂部內有沒有退休的醫生在場。一對夫妻——巴利與瑪麗的舊識——聞訊立刻放下他們的前菜,匆匆跑出來看能不能幫忙。那位丈夫用他的手機撥了九九九。

救護車必須從鄰近的亞弗市趕來,二十分鐘後才能抵達。等到一閃一閃的藍燈劃過現場時,巴利已經動也不動的躺在他自己的嘔吐物上毫無反應了;瑪麗跪在他身邊,膝蓋上的絲襪扯破了一個口子。她緊緊握著他的手,一邊啜泣一邊低聲呼喚他的名字。

星期一

1

邁爾斯‧摩里森站在教堂街上一棟大房子的廚房內,說:「打了吧。」

他一直等到上午六點半才打這通電話。他昨天夜裡睡得很不安穩,老是驚醒。清晨四點鐘,他發現他的妻子也醒了,兩人便在黑暗中安靜地聊了一下。他們在談論昨夜目擊的一切時仍然心有餘悸,但想到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他的父親,邁爾斯的內心又不免激起微微興奮的漣漪。他本來想等到七點,卻又擔心別人會搶先一步,因此他提早走向電話。

「什麼事?」電話那一頭傳來霍華洪亮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微空洞;邁爾斯開了免持聽筒擴音器,讓妻子珊曼莎也跟著一塊聽。她身上穿著一件淡粉色的睡袍,趁著早起之便已在她逐漸褪色的古銅色皮膚上又塗了一層仿曬膏。廚房內彌漫著濃濃的即溶咖啡與合成椰子油的混合氣味。

「費柏拉死了,昨天晚上倒在球場俱樂部。珊和我正好在『博蒂餐廳』吃飯。」

「費柏拉死了?」霍華大聲說。

他的聲調暗示著他原本期待巴利‧費柏拉會有某種戲劇性的變化,但沒料到他真的死了。

「倒在停車場。」邁爾斯又說一遍。

「我的天,」霍華說,「他才剛過四十沒多久,不是嗎?——我的天。」

邁爾斯與珊曼莎聽到霍華的呼吸聲彷彿馬噴出的鼻息。他每天早晨的呼吸總是比較急促。

「什麼原因?心臟?」

「他們認為是腦部的問題。我們陪瑪麗一起去醫院——」

但霍華沒注意聽,邁爾斯和珊曼莎聽到他離開話筒說話。

「巴利‧費柏拉!死了!邁爾斯打來的!」

邁爾斯與珊曼莎小口啜著咖啡等待霍華回到話筒上。珊曼莎坐在廚房的餐桌旁,身上的睡袍撐開,豐滿的胸脯緊貼著她的上臂輪廓更為明顯,手臂往上推擠的壓力使它們比沒有支撐力往下墜時更顯得豐滿與圓潤。乳溝上宛如皮革紋理般的肌膚顯現出即使解除壓力也無法消除的細紋。她年輕時做太多日光浴了。

「什麼?」霍華說,他又回到線上,「你說醫院怎樣?」

「珊和我坐在救護車上,」邁爾斯清晰地說,「陪瑪麗和遺體一起去醫院。」

珊曼莎注意到邁爾斯說第二句話時的強調語氣,有一點宣傳的味道。珊曼莎不怪他,他們承受這個可怕的經驗所得到的報償就是向他人傳述這件事的權利。她想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瑪麗的慟哭;巴利的雙眼在酷似牲畜口絡的氧氣罩上方半睜半閉;她和邁爾斯嘗試解讀醫護人員的表情;還有那侷促的顛簸;漆黑的車窗;那種恐懼。

「我的天,」霍華第三度說,沒理會雪莉在後面小聲追問。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邁爾斯身上。「他就這樣暴斃在停車場?」

「是的,」邁爾斯說,「我一看就知道回天乏術了。」

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謊言。他說這句話時眼光還從妻子身上移開。她還記得他當時用粗壯的手臂摟著瑪麗顫抖的肩膀:他不會有事……他不會有事……

但畢竟,珊曼莎心想,對邁爾斯平心而論,當他們給巴利戴上氧氣罩,插上針管時,你又怎麼知道情況是好是壞?看起來他們是在努力搶救巴利,誰也不敢斷言搶救無效,直到醫院那位年輕的醫生走向瑪麗。珊曼莎仍清楚記得瑪麗那張飽受驚嚇的臉,和那位戴眼鏡、秀髮亮麗、身穿白袍的少婦臉上的表情:沉著,但帶點謹慎……電視劇經常播出這種情境,但一旦事情真正發生……

「完全沒有,」邁爾斯說,「葛文只有在星期四和他一起打回力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