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評鑑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翻譯文學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2011年英國最暢銷的新人小說
英國凱特王妃Kate Middleton 選書/英國Richard & Judy讀書俱樂部夏季選書
Sunday Times暢銷Top10/英國亞馬遜文學小說排行榜No.1
英國水石書店(Waterstone)選書/加拿大Chatelaine Book Club讀書俱樂部選書/
Elle magazine女性雜誌年度選書/南非Judges’ Choice Award年度書獎
【內容簡介】

她叫艾莉,八歲就在餐桌上談尼采、給兔子取名上帝,她的事情只有哥哥知道,然後,她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被愛……

被愛很難,但人總得先願意相信

這是一本讀完會讓人想抱在胸口的小說。

表面上故事說的是一對相差五歲的兄妹,守護著對方、分享彼此間連父母都不能說的秘密。這對自覺被世界遺棄的孩子,童年時代就堅強地深埋起受創的秘密,並懷疑世間是否還有人會愛他們。哥哥送給妹妹一隻兔子,取名「上帝」,因為:「如果這個上帝不愛我們,我們要自己找到愛我們的那個。」

他們的成長橫跨歐洲騷動的1968年到21世紀初,故事場景遠從英國的艾薩克斯小鎮、輾轉到兩大都市倫敦與紐約。但故事之所以處處驚喜好看更得益於敘事手法,作者莎拉溫曼初寫第一本小說就如握有故事高手約翰厄文那種神筆,把日常寫得魔幻、把不幸的遭遇寫得像帶有神諭的傳奇,把兄妹護守著彼此的情感寫得有如一首詩歌。讀者很快便會驚嘆,作者居然能在諷刺逗趣與隱含深意的優美段落中來回,把一個成長中被欺騙、被嘲笑、被傷害的情感故事寫得引人,把誰也沒有答案的人生困頓寫得可信。

小說第二部份,長大後的這對兄妹,一個守在經營民宿的鄉間家中、一個逃離英倫來到紐約,不變的是他們仍遙遠地守護著彼此,也繼續迷惑於:誰會愛我們?-一封監獄來信,妹妹童年的玩伴消失二十年後終於重現;一場災難,哥哥重新接納年少時傷害他的同性愛人。而那隻叫做上帝的兔子,總在懷抱信念時才出現,一但無望喪志便頓時消失……。

作者莎拉.溫曼用細膩而幽默的筆觸寫出:上帝或愛並非總是高高在上,它可能只是一隻兔子。只要你相信……即使當下悲傷,一切會過去,美好總會到來,只要相信。

【作者簡介】

莎拉.溫曼Sarah Winman

英國新銳作家。成長於英國Essex。現居住倫敦。求學時代念的是Webber Douglas Academy of Dramatic Art。之後參與許多舞台劇、電影電視演出。《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是她的第一部小說。

莎拉.溫曼以這本處女作,驚動2011年的英倫出版媒體界,備受好評。被譽為如<深夜小狗神秘練習題>般動人,這本描寫成長、家庭與手足之情的小說別具特色,讀完故事後仍讓人難以忘懷,除了成為知名讀書節目「理查與茱蒂俱樂部」夏季選書。更成為許多讀書會選書、圖書館推薦書,甚至成了英國凱特王妃的私房書。

【名人推薦】

很少有一本書你讀到第60頁就想同時推薦給朋友、家人和同事。
敘事手法優美真實,帶有一種孩童般簡單直白的澄澈。一部高超的處女作。—-泰晤士報

我好愛這本書。它說出了一對兄妹之間深刻難分的牽絆,貫串了一個家庭在四十年歲月中的變化。這個家有個美麗熱烈的母親、嚴厲謹慎但心地善良的父親、一個當演員的姑姑(而且愛上自己的大嫂)。還有兩個孩子,艾莉和喬。小說就從艾莉的角度來訴說,從她四歲的童年說起,喬比她大幾歲,非常保護妹妹。在成長的過程中,她們兩無話不談—-包括艾莉跟鄰居之間不愉快的性經驗、喬發現自己其實是同志並愛上自己的同學查理、艾莉的好朋友珍妮潘尼……這是個關於家庭以及以家庭為中心衍伸出來的關於愛的故事。風趣、溫暖且充滿情意,一本能溫暖讀者的書。—-Judy

我真的很喜歡這本書。就像茱蒂說的它真的寫的很美。我喜歡這個故事中的家庭,喜歡他們的怪僻,喜歡他們讓我捧腹大笑的對話。當這家人搬到CORNWALL,艾莉那隻叫作”上帝”的兔子開始對她說話,他們之間的對話既有趣又奇幻。這是一本關於生命、愛與家人關係的故事。—-Richard

很少有一本書你讀到第60頁就想同時推薦給朋友、家人和同事。這本書就屬於這種。…….這本書非常好笑(甚至讓你通勤時閱讀會很尷尬),明確地讓你覺得又真實又心痛。……一本棒到值得你沉浸其中的書,一但你讀過它你要有心理準備會開始想把故事說給人聽、不斷想讓周遭的人知道他們會多需要這本書。—-Stylist

這本動人又充滿原創性的小說名列多數圖書館的推薦書單。—Library Journal

  就像《一天》用來追溯故事中男女主角人生的手法一樣,這本書用你難以想像的絕妙手法寫出一個家庭成員的四十年,精采好看–Red Magazine

輝煌的另類之作……溫曼的敘事手法優美真實,帶有一種孩童般簡單直白的澄澈。一部高超的處女作。—-泰晤士報

非常誘人的小說……讀完它之後整個腦海都是故事主角的聲音。(Daily Mail )

迷人極了……全書呈現出耐人尋味的坦誠、準確以及敏銳的情感。—-觀察家報(Observer )

充滿各種事件、驚奇之事和非比尋常的語言… …銳利的趣味、異想天開且充滿創意。—-衛報(The Guardian )

完美地抓住青春的神奇本質,以真實生活為背景,寫出了成長中所有的神秘—-Elle

描寫手足、友誼、秘密與愛情。說得讓人捧腹也讓人心碎。—-美麗佳人Marie Claire

有時候你會笑到眼角有淚,有時候又感覺心被揪住不放。書裡的角色獨特又複雜,作者以觀察入微的能力寫得特別又栩栩如生,最後你整個人就如走進她們的世界。—-Easy Living

一部真正迷人的小說—-Glamour

太迷人了–Good Housekeeping

讓人激動的小說……驚人的離奇好看–Woman &

【內容試閱】

……那天晚上,電視上報導足球賽戰績的模糊聲音從客廳傳來;那種遙遠的嗡響就像天氣預報,但又沒那麼重要,也沒那麼有趣。我們在飯廳吃晚餐時,常會開著客廳的電視。我想那是為了顯得熱鬧,好像我們家人多一點,那些斷續的聲音會讓我們覺得完整。
飯廳很溫暖,有一股烤圓餅的香味,花園裡的黑暗像個飢餓的客人,使勁貼著窗子想進來。院子裡那棵梧桐還是光禿禿的,像神經與血管系統,在藍黑色的夜空裡伸展。法國海軍藍,我媽這麼稱呼那顏色;法國海軍藍天空。她打開收音機。傳來卡本特兄妹的歌〈昨日重現〉。她一臉惆悵,甚至有點哀傷。我爸臨時被電話叫出去,提供法律支援與對策給一個惡棍客戶,很多人都說惡棍不配得到這些服務。我媽開始哼歌。她把芹菜和厚殼玉黍螺放在桌上,還有我最喜歡的煮蛋,蛋殼破了,裡頭黏黏的蛋液流出來,在盤子上形成一片片白色漫延。
我哥泡完澡出來,坐到我旁邊,整個人被蒸汽薰得光鮮又紅潤。我看著他說,「笑一個,」他立刻笑了,他的斷齒在嘴巴中央形成黑洞,我塞了個厚殼玉黍螺進去。
「別鬧了,艾莉!」我媽斥責,關掉收音機。
「還有你,」她對著我哥說,「別鼓勵她了。」
我看著我哥靠過來,打量自己照在後門上的模樣。這些新傷口跟新的他很配;他的臉上有種高貴的氣息,他很喜歡;他輕輕碰觸發腫的眼睛周圍。我媽把一杯茶重重放在他面前,什麼都沒說;這個動作純粹是要打斷他那種自我陶醉的榮耀感。我又拿起\一個厚殼玉黍螺;用我的安全別針尾端去鉤,想把它鬆弛的身體鉤出殼外。但它不肯出來,而是抓得更緊,好奇怪;即使已經死了,它都還在說,「我不會放手。」不會放手。
「你覺得怎麼樣?」我媽說。
「還不錯,」我說。
「我不是問你,艾莉。」
「我很好,」我哥說。
「不會想吐?」
「不會。」
「頭暈呢?」
「不會。」
「就算會,你也不會告訴我,對不對?」她說。
「對,」他說,然後笑了起來。
「我不希望你再打橄欖球了,」我媽簡短地說。
他冷靜看著她說,「我才不管你希望什麼,我要打。」他端起面前的茶,連喝三大口,他喉嚨一定很痛,但他忍著沒表現出來。
「那太危險了,」她說。
「人生本來就很危險,」他說。
「我看了受不了。」
「那就別看啊,」他說。「但我照樣要打,因為我從來沒覺得這麼有活力、這麼像我自己。我從來沒覺得這麼快樂過。」然後他站起來離開餐桌。
我媽轉向水槽擦擦臉頰。或許是擦眼淚?我想是,因為我哥之前從沒把快樂這個字眼用在自己身上過。

我把上帝和他平常的深夜點心放在床上。他的小屋現在搬到露台上了,隔壁鄰居修的籬笆可以幫他擋風,那戶鄰居是在勾蘭先生死掉後搬來的,我們還不熟。有時我覺得還是可以看到勾蘭先生的臉,在籬笆木樁後頭窺看,那雙灰白的眼睛有盲人的半透明質地。

我坐在寒冷的露台粗木條地板上,看著上帝在報紙底下的活動。我把身上披的毛毯拉緊了。天空很暗很大很空蕩,沒有飛機來打亂這片陰沉的靜滯,連顆星星都沒有。這片空蕩現在是我的了。那是我的一部份,就像一塊雀斑,或一片瘀青。就像沒有人知道的中間名。

我伸出一根指頭探進籠內,找到他的鼻子。他的呼吸很輕很暖。他的舌頭很急切。

「事情都會過去的,」他低聲說。

「你餓了嗎?」

「有一點,」他說,然後我把一根胡蘿蔔塞進去。

「謝了,」他說。「這樣好多了。」

我聽到吸氣聲,還有樹葉撥開的聲音,一開始我以為是隻狐狸,於是伸手去拿一根舊板球棒,那是從去年夏天就一直留在外面的。我緩緩走向那個聲音,快到後籬笆時,看到她的身子從陰影中跌下來,粉紅色毛茸茸的一堆,趴在一捆乾草上。她抬頭看我,臉上沾了泥巴。

「你還好吧?」我問。

「還好,」她說,我幫著她站起來,拍掉她最喜歡那件晨袍上的樹葉和小樹枝。

「我不能不出來,他們又在吵架了,」她說。「真的很大聲,我媽把一盞燈砸到牆上。」

我牽著她的手,帶著她回到通往屋子的小徑。

「我可不可以留在這邊過夜?」

「我去問我媽,」我說。「我相信她會說好的。」我媽總是說好。我們坐在兔籠旁邊,身子湊在一起抵禦寒冷。

「你剛剛在這兒跟誰說話?」珍妮.潘尼問。

「我的兔子。他會講話,你知道。聲音很像哈羅德.威爾遜。」2

「真的?你覺得他會跟我說話嗎?」

「不曉得,你試試看。」我說。

「嘿,小兔兔,」她說,用她粗短的手指戳著他的肚子。「說點話吧。」

「哎喲,你這小混蛋,」上帝說。「會痛耶。」

珍妮.潘尼靜靜等了一會兒。然後看著我,又等了一會兒。

「什麼都沒聽到,」最後她終於說。

「或許他累了。」

「我以前也養過一隻兔子,」她說。「那時候我很小,還住在拖車屋的時候。」

「牠後來怎麼樣了?」我問,已經感覺到那種詭異而無可逃避的下場。

「他們吃掉了,」她說,一顆眼淚滑下她沾了泥巴的臉頰,懸在嘴角。「他們告訴我牠跑掉了,但我知道不是。不是每樣東西嚐起來都像雞肉的,」她才剛講完,就伸出一腳,膝蓋的白色皮膚裸露在夜寒中,然後狠狠朝地上粗木條的邊緣擦過去。血立刻冒出來,沿著她胖嘟嘟的小腿,流到腳踝破爛的襪子上。我瞪著她,被她突來的暴力和此刻平靜的臉所吸引,卻又同時感到厭惡。後門開了,我哥走出來。

「基督啊,外頭這裡凍死了!你們兩個在幹嘛?」

我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就低頭看著珍妮的腿說,「狗屎。」

「她跌倒了,」我說,沒看她。

我哥彎下身子,把她的腿舉到廚房透出來的亮光下。

「我看看怎麼樣了,」他說。「老天,一塌糊塗。會痛嗎?」他問。

「現在不痛了,」她說,雙手塞進兩個大大的口袋中。

「得貼一片膏藥,」他說。

「大概吧,」她說。「說不定要貼兩片。」

「來吧,」他說,然後將她舉起來,抱在胸前。

之前我從沒想過她年紀很小。她老在夜間活動,又因為被忽視而必須自立,所以我老覺得她很大了。但那一夜,她被我哥抱著,看起來又小又脆弱;而且無助。她的臉平靜地靠著他的脖子;他抱她進屋時,她雙眼放心地閉上,心裡知道他會照顧自己。我讓她擁有那一刻,沒去打擾。那一刻她可以夢想,並相信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以下為Yahoo購物中心本分類熱銷排行(文學小說-翻譯文學),點圖即可看詳細介紹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偷靈魂的男孩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暮光之城永恆典藏手札組 Twilight Journal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預購】天空的囚徒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死神不喝巴西調酒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預購】天使的呼喚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如果那天我沒死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被偷走的十二年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我們之間的距離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埃及王朝 (全套3書)
  • 當時,上帝是一隻兔子 玫瑰之屋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