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文學課+失控的邏輯課2冊推薦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推理、驚悚小說
《失控的邏輯課》


◆處女作即登紐約時報排行榜小說類32名!
◆美國亞馬遜網站2008年2月主打書!
◆紐約時報、書單雜誌、出版人週刊、
華爾街日報、科克斯書評 好評推薦!
◆王比利、林書宇、莎莎、黑人 好評推薦!
【內容簡介】

如果無法解開教授設計的作業,這門課不僅將以死當收場,還要賠上一條陌生女孩的性命!

新的學期即將展開,溫徹斯特大學的學生們陸續上網選課,在各式各樣的學科課目中,「邏輯與理性」這門選修課顯得相當與眾不同──沒有課程大綱、沒有講義也沒有課本,連授課的威廉斯教授也同樣神祕兮兮,網路上不見他的研究教學成果甚至個人照。這究竟會是艱澀難懂的一門課,還是所謂的營養學分呢?

第一堂課裡,威廉斯教授只花了十分鐘說明,這學期他只出一道習題、一件發生在未來的謀殺案──有個名叫波麗的女孩,高中歡送晚會結束後回到家,隔天便不見人影。波麗究竟跑哪去了?

在接下來的課程當中,學生們要好好運用威廉斯教授在課堂上或email寄送的各種線索提示,查出波麗的下落,如果沒有在學期結束前找到她的話,不僅這堂課會被當,波麗也將遭到殺害!

學生們在調查的過程中發現,這似乎並非一道虛擬的邏輯習題,為何教授給的線索竟與二十年前小鎮上發生過的綁架案如此相似?這與威廉斯教授不為人知的過去是否有關?這門邏輯課最後會不會走向無法收拾的失控狀態?

這究竟只是一堂單純的邏輯課,還是一場玩命遊戲?

【名人推薦】

王比利(小摺達人)
林書宇(電影《九降風》導演)
莎莎(電視節目《食尚玩家》主持人)
黑人(台啤行銷總監)

紐約時報、書單雜誌、出版人週刊、華爾街日報、科克斯書評 好看推薦!

◆【林書宇(電影《九降風》導演)】在閱讀的過程中,我如同《失控的邏輯課》小說裡的學生一樣,面對老師的假設題,雖知一切都是虛構,卻還是深深地入迷,仔細地觀察每一個細節,推敲每一條線索,迫不及待,想在謎底揭曉前,解答出一切的真相。
◆【譚光磊(版權經紀人)】《失控的邏輯課》謎中有謎、虛實難辨,堪稱是一場心理驚悚的精湛演出,也替「峰迴路轉」一詞重新下了定義。
◆【紐約時報】假如能不先偷翻看最後一章而破解這門邏輯課,理所當然該給你一個A!
◆【書單雜誌】拉凡德在《失控的邏輯課》中設下處處陷阱,每一頁都滿溢著懸疑的趣味。
◆【科克斯書評】憑藉著高度的自信,拉凡德將心理驚悚題材精巧地放進學術研究領域中,編織出一面出色的謊言之網。
◆【華爾街日報】本書等於是一個懸疑大師哈蘭.科本,再加上一個後現代大師保羅.奧斯特……就算翻完最後一頁,小說終章揭示的真相與弦外之音,仍持續在讀者的心中激盪不已。
◆【布萊恩.費里曼 小說《剝奪》作者】一部擁有惡魔般天才的處女作小說,讀來像身處掛滿鏡子的屋宅,每樣東西都無法眼見為憑,直到帶來爆炸性結局的終章。
◆【彼得.亞伯拉罕 小說《故事結尾》作者】一個極為駭人的故事,背景設定在最讓人提心吊膽的善惡交界之處──學術殿堂。緊張刺激、不斷翻轉、原創性十足:小說像是自己有了生命一樣,領你一頁頁往下讀去。

【序】

距離學期結束
還剩六個星期──

1

  威廉斯這人最怪的地方,在於從沒有人見過他。教職員手冊上只有標示為無照片的一塊灰格,儘管溫徹斯特年鑑裡有威廉斯的照片,不過只拍到了他的手或手臂而已,即使照片說明標有他的名字。學校網頁上只有短短的個人簡歷,一樣沒有照片。溫徹斯特大學秋季學期開學第一天的那個禮拜一下午,「尋找威廉斯」對他的一些學生來說,已變成一項被迫得做的事。

  看來威廉斯是在躲他們,或是在捉弄他們。學生們得在開學前找到他們各科教授的照片,已經成為溫徹斯特的一項傳統,因為大家普遍相信,如此一來,當授課教師走進教室時,有助於減緩學生們的焦慮感。這就像是在老師出現以前,領先或竊取一點他們珍貴的權威性一樣。

  威廉斯此舉成了一條大新聞。「邏輯與推理204」這門課的幾個學生對威廉斯隱身不露面的行為極感憤怒,深信他一定是在玩弄他們。一個上什麼課都拎著公事包、一本正經的乖乖牌學生,拿出被他揉爛的課程手冊,努力尋找欺騙或教職員失職之類的項目,許多同學也都圍在他旁邊看。

  就在那個時候,威廉斯踏進教室。他穿著一條褪色的藍色牛仔褲,這在溫徹斯特校園是相當不尋常的行為。他什麼都沒帶,這比他的衣著更叫人納悶。沒有紙,沒有文件信封袋,沒有馬克杯。他身穿一件法蘭絨襯衫,下襬還紮進褲子裡。沒繫皮帶。腳穿Nike球鞋。教授的鬍子刮得很乾淨,這在校園裡又是另一件怪事。外表看起來很年輕(以一個快六十歲的人來說),左臉還有一點一點的青春痘疤,使人聯想到在火車軌道上被壓扁的硬幣。不過從某個角度來看,他還挺英俊的,動作輕巧安靜,給人一種紳士的印象。他的手常常伸在身前,一副在黑暗中找路的樣子,也像在說:別怕,我就在你身後。

  威廉斯教授走到教室前方的講台前。班上總共有十五人,八個女生,七個男生;全都是白人,這是溫徹斯特校園的常態,而非特例。他們身上都穿著爸媽在暑假時為他們精心挑選的衣服。多數是高年級生,因為這門課是哲學系和英文系要修三年級研討課之前的必修課。由於大部分學生主修哲學和文學,課堂上瀰漫著一股不確定的氣氛。這些學生並不清楚在未來的人生裡該何去何從,但在各方面表現皆有一定水準。「聰明的孩子,」一位溫徹斯特教授曾這麼挖苦地談到他的哲學系學生,「但都被哲101課裡的笛卡兒『桶中之腦』理論給誘拐了。」

  威廉斯開口正準備說話,某人的手機卻在這時響起。那個學生羞愧地鑽進包包尋找那擾人的東西,他則在前面等著。事實上,他看起來比那個女孩還要不安:他低著頭、滿臉通紅,女孩則憤怒地按下按鍵。有些教授會讓那個女孩難堪,可能叫她哼一段手機鈴聲,或要求在同學面前把電話講完之類令人不舒服的事。

  但威廉斯只是等著。電話靜下來之後,他用一種柔中帶剛的語氣說:「發生了一樁謀殺案。」

  沒有人知道該對這句話做何反應。坐在後排的一個年輕人大笑起來。

  威廉斯也微微笑著。他盯著講台,把上面的某樣東西撥開。「不是真實的謀殺案,」他說,「不是的。這是一樁可能在未來發生的謀殺案。一個……」他停頓一下,抬頭看著班上學生,手在空中揮動,彷彿想用手掌把他想講的字給抓下來。

  「一個假設。」前排的女孩說。

  「沒錯!」威廉斯說。他對「假設」這兩個字很滿意,因為和他想表達的故事情境很吻合。「一個假設。一樁潛藏的謀殺案。一樁未來式的謀殺案。如你們所知,謀殺案成立之前肯定會發生許多事。而那些事,如果你們夠聰明的話,其實是可以預防的。」

  他陷入沉默。他們在研討大樓上課,溫徹斯特最老舊的教學大樓。陽光穿過無遮蔽的高窗傾瀉而入,幾個學生遮住眼睛周圍的光線。這是「東研討室」這間教室的麻煩所在,光照的問題常使下午的課──好比「邏輯與推理204」──被迫取消,因為強光照得老師和學生都偏頭痛了。

  「像怎樣的事?」終於有人開口。

  威廉斯轉過頭面向白板,想找可以在上面寫字的東西,但因為今天是開學第一天,教授們紛紛囤積自己的物資,沒有人留下半枝白板筆。他嘆了一口氣,轉回去面對學生。

  「譬如說,時間。」他說。「首先是時間這個變項。如果被害者和謀殺犯──」

  「潛藏的謀殺犯。」剛剛回答假設的女孩說。她已經認真起來了,一邊用筆記型電腦做筆記,一邊在聽威廉斯講話時猛點頭。

  「沒錯。如果被害者和潛藏的謀殺犯沒有在一定的時間內被發現的話,她就會死掉。」

  「多久以後?」有人問。

 「從禮拜三算起,六個星期。」教授說。每個人都頓時發現,秋季學期剛好六個星期長。秋季學期之後就是學生所謂的溫徹斯特學期,總共有八個星期,期間會有很多學生出國唸書。「邏輯與推理204」和所有秋季學期的課一樣熱門,許多學生希望他們的表現能讓歐洲和南美洲委員會驚豔,好贏得前往夢寐以求的國外學校唸書的機會。

  「其他變項還有,」威廉斯繼續說,「地點、動機和情境。」

  如果威廉斯有筆的話,他一定會寫在白板上。坐在前排的那個女孩在筆記電腦上敲入這四個詞:「時間」、「地點」、「動機」、「情境」,全都改用粗體字特別強調。

  「好,」他接著說,「禮拜三見。」

  教授轉頭準備走出東研討室的門,門還開著。整堂課只上了十分鐘。班上學生一陣慌亂,這是他們不曾預料的情況。他們既想衝出教室享受這天剩餘的時光(威廉斯的課排在傍晚,剛好是他們的最後一節課),也想搞清楚威廉斯和他所說的失蹤女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等一下。」攜帶電腦的女孩終於說。

  威廉斯正要走出門,在門口止步。「什麼事?」

  「我們要怎麼阻止它發生?」她問。

  威廉斯走回教室,臉上帶著謹慎的表情,彷彿在擔心這些年輕又天真的學生們陷入混亂。

  「哪些問題才是有關連的?」他問。

  那個女孩看起來一臉困惑,從筆電上方望著威廉斯。她知道她在這裡必須謹言慎行。她常常陷入一種困境,就像是現在,既有主導課堂走向的衝動,又希望保持沉默,讓老師忘記她的存在。所以她才帶電腦上課,她發現敲鍵盤的聲音會讓老師注意到她。她不需要說話,也不需要擔心自己的想法會讓其他同學抓狂,同時又可以藉由電腦讓教授知道她在認真聽課。這招的確奏效,她每一科都以高分過關,在學校的人緣也很好,完全不會被視為書呆子,就像出生在中產階級家庭、一頭捲髮、帶著膠框墨鏡(就像瓊.蒂蒂安在C-Span電視台上戴的那種)、閒暇時讀維拉.凱瑟的女孩一樣受歡迎。她絕對是有人緣的,常常和她賴在一起的姐妹會成員都這麼說。她和她的朋友桑瑪.麥考伊自稱「遊走兩端的人」──既能坦然推卻姐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