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王妃2:背叛之吻開箱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愛情小說

決戰王妃2:背叛之吻

愛情的深度,如何用競爭來衡量?同時愛上兩個人,算不算一種背叛……
我能夠勝任這王妃之位嗎?更重要的是,我真的愛王子嗎?

內容簡介

  從海選的35名競爭者,到如今只剩下6名菁英。這場贏得麥克森的愛、爭取妃冠的競選,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然而,越是靠近后冠,亞美利加越不明白自己的心。與麥克森共度的每分每秒都彷彿童話故事,甜美的浪漫氛圍幾乎令她窒息。可是,每當看見皇宮衛兵艾斯本──她的初戀情人,她總會想起過去兩個人殷切企盼、一起計畫的未來……

  在此同時,亞美利加偶然讀到的一本創國者日記,讓她遭受晴天霹靂般的震撼。為何節慶、歡笑會從這個國度消失?為何階級制度會從黑暗歷史中捲土重來?亞美利加企圖揭露真相,卻讓自己候選人的地位岌岌可危,皇宮更陷入叛軍攻堅的危機!

  劇情峰迴路轉,亞美利加對麥克森與艾斯本的感情,也如同雲霄飛車般起起落落。同時愛上兩個男孩,算不算是自私的背叛?一個17歲的女孩,究竟能承擔多少責任?真正的奪妃之戰,現在才要展開──

本書特色

  ★美國年度最佳10大YA,邦諾書店、紐約時報排行榜常勝軍! 
  ★博客來文學小說 Top10.誠品青少年圖書榜 No.1!
  ★21國讀者瘋狂關切,長踞美國、英國、法國、巴西暢銷排行榜!
  ★最光芒萬丈的浪漫競存小說,無數書迷仿效書中浪漫橋段,引爆請假在家讀小說熱潮!

名人推薦

  這是個迷人、引人入勝的故事,而且浪漫得恰到好處!——綺兒絲登.懷特(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

  兼具《飢餓遊戲》與《花邊教主》的趣味,有亞美利加和麥克森的愛情火花,她那段禁忌初戀似乎也餘燼未了。——出版人週刊

  種種戲劇化的轉折,讓讀者猶如親身參與所有高潮迭起的競賽!亞美利加即將面臨的問題,已經不是願不願意與麥克森在一起這麼單純,而是她究竟能否面對種種嚴苛挑戰,勝任王妃一職!──teenreads

作者簡介

綺拉.凱斯(Kiera Cass)

  大學主修歷史,也曾修過音樂與戲劇,是個愛做夢、也敢於冒險的新銳作家。她認為:「當生活有許多不如意的時候,我就把這些惱人的事情寫進小說裡,或許事情還是無法解決,但我因此平復了焦慮的情緒,意外地獲得了許多力量。」樂於和讀者互動的她,也因《決戰王妃》的成功而聲名大噪,累積許多死忠粉絲。

譯者簡介

賴婷婷

  國立中央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職翻譯公司與新聞局國際輿情小組編譯。興趣是用文字演戲,信仰是翻譯。譯有《創世紀2.0》《決戰王妃》(以上為圓神出版)《真愛挑日子》《結婚友沒友》等書。

內容連載

安傑拉斯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靜謐的感覺,我已經躺著好一會兒,聽著麥克森的呼吸聲。平靜、快樂的時刻似乎變得越來越奢侈了。我浸淫在這段時光裡。看起來,他的狀態和我單獨相處時似乎是最好的,對此我心懷感謝。

相較於三十五名女孩初抵皇宮時,競選人數篩減至六名女孩之後,麥克森顯得較為焦慮、憂心。他應該希望做選擇前有更多時間準備吧?我很清楚,自己正是他想爭取更多時間的理由,這令我有種罪惡感。

伊利亞王儲麥克森王子傾心愛慕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我。就在一個星期前,他告訴我:只要我在乎他的程度如同他對我一樣,他願意放手一搏,那麼這場競選就能結束了。我時常反覆揣測,不知道成為麥克森的唯一是什麼感覺?

但是說真的,麥克森打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我一個人。這裡還有另外五位女孩,他和她們約會、和她們低聲耳語……我不知該對這種事情如何反應。而且,接受麥克森的感情或許就代表接受王冠,我試著忽略這點,因為我並不確定它對我來說意義為何。

艾斯本當然也是一個原因。

事實上,他已經不是我的男朋友。早在王妃競選抽籤結果公布之前,我們就分手了。但是當他以衛兵身分出現在皇宮時,所有曾經試圖忘記的感覺再次填滿我的心。艾斯本是我的初戀對象,看著他的時候……我感覺自己仍然是屬於他的。

麥克森知道家鄉有個我奮力想遺忘的人,但他不知道艾斯本就在宮裡。麥克森很仁慈,給我時間忘記舊愛,繼續我的生活。同時他也試著從候選人中尋找能夠快樂相處的女孩,以免最後無法得到我的心。

他的頭游移著,在我的髮際吸了一口氣。我試著想像,如果我只是單純地愛上麥克森,情況又會如何呢?

「妳知道,我上次看星星是為了什麼嗎?」他問道。

我們併肩坐在毯子上。我靠他更近,好在安傑拉斯冷冷的夜裡,維持一點溫暖的感覺。「不知道。」

「是在幾年前,宮廷教師要我讀天文學的時候。如果妳更靠近一點看,妳會發現,星星其實是有不同顏色的。」

「等等,你說你上次看星星是因為要上課?不是因為興趣嗎?」

他暗自發笑。「興趣。我得在預算諮詢和基礎建設委員會會議上,擬定這方面的規定。喔,還有戰爭策略發想會議。說到這個,戰爭策略正好是我最不擅長的領域。」

「那你還有什麼事情不擅長呢?」我問,雙手撫著他上過漿的襯衫。麥克森似乎被這樣的動作鼓舞,他的手原本放在我的背上,現在正在我肩膀上畫圓。

「妳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他假裝慍怒地說。

「因為我還不是很了解你。你看起來總是那麼完美,如果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沒有那麼完美,我會很高興。」

他用一隻手肘撐起身體,專注地看著我的臉說:「妳知道我不完美。」

「很接近完美了,」我回應他的話。我們輕輕地、有意無意地碰觸彼此,膝蓋、手臂、手指。

他搖搖頭,莞爾一笑。「好,那我就告訴妳我不擅長什麼吧!我不會策動戰爭,我這方面的能力極差。然後我猜我的廚藝也不好,這輩子從沒試過,所以—」

「從來沒有?」

「妳可能已經注意到,宮中有一群人,總是為妳製作令人引頸期盼的甜點?他們正好也負責做菜給我吃。」

我咯咯笑出聲。我在家裡得幫忙準備每一餐。「還有呢?」我逼問他說。「還有什麼你不擅長的事?」
他把我抱得更近,咖啡色的雙眼閃爍著神秘光芒。「最近,我發現一件事情……」

「說吧。」

「我發現,我最不擅長的是遠離妳。這真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微笑著說:「你真的有試過嗎?」

他假裝思考這個問題。「嗯,是沒有,別期望我會真的這麼做。」

我們安靜地笑著,握著彼此的手。像這種時候,我輕易就能想像往後人生的畫面—就像這樣子。

葉子和小草沙沙作響,有人過來了。雖然我們約會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趕緊坐起,麥克森也挺起身子。一名衛兵繞過籬笆,朝我們走過來。

「王子殿下,」他彎腰鞠躬說。「抱歉打擾,但這麼晚待在外頭這麼長的時間,可能不是很恰當。叛軍可能會—」

「知道了,」麥克森說完嘆了口氣。「我們很快就會進去。」

那名衛兵話說完便離開了。麥克森轉過來面對著我。「我的另一個錯誤是,我對叛軍已經越來越沒耐心了,和他們打交道好累。」

他站起來,向我伸出手。我搭上他的手,看見他的眼底充滿挫折。王妃競選開始後,我們遭受過兩次攻擊—有次是騷擾性質的北方叛軍,另一次是毀滅性的南方叛軍。雖然我的經驗不多,卻能理解為何他會感到身心俱疲。

麥克森拾起毛毯,裡裡外外抖一抖,顯然不大開心我們的夜晚被打擾,相處時間變短。

「嘿,」我說,並催促他面對我。「別這樣嘛,我很開心。」

他點點頭。

我走向他。他把毯子換到另一隻手,空出一條手臂環抱著我。「我們應該再找個時間,你可以告訴我哪顆星星是什麼顏色,因為我真的看不出來。」

麥克森對我露出一抹哀傷的微笑。「我真希望有些事情能在正常的情況下進行,像普通人一樣。」

我移動身體,雙臂環抱住他,就在我這麼做的時候,麥克森也伸手抱住我,手裡的毯子因此掉到地上。「我不想否定你的話,但是,王子殿下,就算身邊沒有那些衛兵,你還是離普通人很遙遠啊。」

他的表情瞬間放鬆了一點,但仍然稱得上嚴肅。「如果我普通一點,妳就會更喜歡我?」

「我知道你可能不大相信,但我真的喜歡這樣的你,我只是需要更多—」

「時間。我知道,而且我也決定給妳更多時間。我只希望末日來臨的時候,妳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

我看向遠方。這並不是我能給出的承諾。我在心裡反覆衡量麥克森和艾斯本,但是發現兩人一樣重要,沒有誰比較占優勢。大概只有我和其中一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例外。就像現在,我幾乎想答應麥克森一輩子和他在一起。

但是我不能。

「麥克森,」我低聲說。他露出受傷的表情,因為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無法告訴你答案。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我想待在這裡。我想知道是不是……有可能……」我結結巴巴,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一切。

「我們兩個嗎?」麥克森試圖猜測我的意思。

我露出微笑,真高興他輕而易舉就明白我的心。「是的,我想知道我們是否有可能結合,成為人生伴侶。」

他幫我把一綹頭髮撥到肩膀後面。「看來機會很大。」他仔細思量後說。「我也這麼想,只是……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他點點頭,看起來比剛才愉悅,這正是我想結束今晚的方式,以懷抱希望的感覺結束。嗯,也許還少了另一件事。我咬緊雙唇,身體傾向麥克森,用眼神試探他。

他一秒鐘都不遲疑,立刻彎下身來親吻我,那是個溫暖而柔情的吻,讓我更喜愛他。不知為何,卻也讓我更加心痛。我可以維持這樣好幾個小時
,看這種感覺會不會消失,但很快地麥克森便往後退。

「走吧,」他的語氣愉悅,拉著我邁向皇宮。「趁衛兵還沒騎著馬、拿著矛出來找,我們最好趕快打道回府。」

麥克森送我到階梯邊,疲累感像堵牆般襲來,我真的是拖著腳步上二樓,繞過轉角回到我的房間。突然間,我嚇得睡意全消。

「喔!」艾斯本說,他也很驚訝看見我。「我以為妳整個晚上都在房間,我大概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守衛了。」

我咯咯笑了。菁英候選人每晚必須在至少一名侍女的看守下入睡。我真的不喜歡這樣,所以麥克森堅持我房間外要安排一名衛兵,預防任何緊急狀況。事實上,大多時候我的守衛就是艾斯本。知道他每天晚上就在我房門外守著,我既高興又害怕,那是一種詭異又五味雜陳的感受。

我們之間輕鬆的氛圍很快就消失了,因為艾斯本知道我沒有好好待在床上,代表著什麼意思。他清清喉嚨,氣氛有點尷尬。

「你們相處愉快嗎?」

「艾斯本,」我低聲說,環顧四周以確認沒有人在附近。「你別生氣。我是參加王妃競選的一分子,競賽就是這樣。」

「亞美,這樣我還有什麼機會可言?妳只和我們其中一個人說話,這樣我要怎麼贏得妳的心?」他說得很對,但我能怎麼辦?

「艾斯本,請別對我生氣,我正在努力把一切想清楚。」

「不,亞美,」他說,他的聲音恢復了以往的溫柔。「我不是在生妳的氣。我想念妳。」他不敢大聲說出那幾個字,但是他做出「我愛妳」的嘴形。

我整顆心都要融化了。

「我知道,」我回答,並把手放在他的胸膛上。這一刻就暫時忘記,我們正冒著多大的風險。「即使我現在是個菁英候選者,並不會改變我們之間的關係。艾斯本,我需要時間。」

他握住我的手,然後點點頭。「我可以給妳時間。只是……妳也得為我空出一點時間。」

我並不想跟他說這件事有多複雜,所以我只是對他淺淺一笑,然後輕輕地把我的手抽出來。「我得走了。」

他看著我走進房間,並為我關上門。

時間,這段日子以來我已經向人索求了好多時間。我希望有足夠的時間思考,然後每件事都會塵埃落定。

* * *

「我有個想法,」麥克森大聲宣告,不待回應便逕自進房。看起來,我們已經建立起每週五晚上《報導》錄影結束後約會的不成文規定。

「王子殿下。」她們齊聲說道。瑪莉彎腰行禮時,髮夾不小心掉到地上。

「我來幫妳。」麥克森說著過去幫忙瑪莉。

「沒關係的!」她堅決婉拒,睜大眼睛看著露西和安,懇求她們一起離開。

「喔,小姐,那就先晚安了。」露西說,她拉著安的制服一角要她跟上。

她們離開之後,麥克森和我同時爆笑出聲。我轉向鏡子,繼續處理殘留的髮夾。

「她們好有趣。」麥克森做出評論。

「因為她們很崇拜你啊。」

對於這個讚美,他只是謙虛地揮揮手。「抱歉,我打斷妳們了。」

「沒關係,」我回答說,並抽出最後一根髮夾。我的手指梳過頭髮,讓髮梢落到肩膀上。「我看起來還可以嗎?」

麥克森點點頭,看得有點久,然後才回過神說:「總之,這個想法就是??」

「快說吧。」

「妳還記得萬聖節的事嗎?」

「記得。喔,我還沒讀完那本日記。不過它藏得好好的。」我向他保證。

「沒關係,反正也沒人會找那本書。我在想,所有的書都寫萬聖節是在十月份對吧?」

「是的。」我輕鬆地回答他。

「現在就是十月,我們何不來辦個萬聖節派對呢?」

我倏地轉過頭。「真的嗎?麥克森,我們真的可以辦嗎?」

「妳會喜歡嗎?」

「我會愛死的!」

「我計畫幫所有候選者製作特別的服裝。因為我只有一個人,如果要每個人輪流與我跳舞似乎太不公平,所以也開放休假的衛兵一起來跳舞。接下來一、兩個星期,我們可以召開舞蹈課。妳不是說平常的日子你們沒事可做嗎?還有糖果!我們會製作或進口最美味的糖果。親愛的,那晚結束時,妳一定會吃得飽飽的,到時我們得用滾的把妳推出去。」

我整個人聽得入迷了。

「我們會對全國人民宣告,這是個慶祝的時刻。孩童們可以做特殊裝扮,挨家挨戶拜訪,像以前那樣。妳妹妹會很喜歡這個活動吧?」

「她當然會喜歡啊!大家都會喜歡的!」

他仔細思考了好一會兒,又抿抿嘴唇說:「妳覺得她會喜歡在這裡慶祝嗎?在皇宮裡?」

我驚訝極了:「你說什麼?」

「王妃競選期間,我必須見過菁英候選者的父母親,可能也會邀請兄弟姊妹進宮。擇期不如撞日,順便在慶祝萬聖節時一起好了—」

我迅速衝進他的懷抱。有機會見到玫兒和爸媽,讓我高興得無法克制。他用手臂環抱著我的腰,凝望我的雙眼。這個人—這個我以為跟我天差地別的人—究竟是如何辦到的?他為何總知道如何讓我開心?

「你是說真的嗎?他們真的能進宮嗎?」

「當然,」他回答,「我一直很想邀請他們,不只是因為這是王妃競選的一部分,我想能夠見到家人,對你們來說也是好的。」

確定自己停止哭泣之後,我低聲對他說:「謝謝。」

「妳太客氣了??我知道妳深愛妳的家人。」

「是的,我愛他們。」

他自顧自地笑著,然後說:「很明顯地,妳真的願意為他們做任何事。畢竟,妳也是為了他們才繼續進行王妃競選。」

我猛然一驚,往後退跟他拉開距離。他的眼神不帶任何批判,反倒因為我突如其來的動作而受到驚嚇。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必須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場。

「麥克森,他們是我一剛開始留在這裡的原因,但現在已經不單單這樣了,你知道這一點吧?我在這是因為??」

「因為?」

我看著麥克森,他寫滿愛慕的臉滿懷希望。快說啊,亞美利加,快告訴他!

「因為?」他又問了一次,這次他的嘴唇揚起一抹惡作劇般的笑容,讓我幾乎融化。

我想起和瑪琳的那番對話,還有某天我們談到對王妃競選時我內心的感受。只要有其他女孩也和麥克森約會,我就很難把他想成男朋友,但他對我而言又不只是朋友。那股充滿希望的感覺又出現了,我不禁想像我們或許會是特別的一對,或許麥克森對我而言比我想像中重要許多。

我對他露出一抹微笑,並朝門口走過去。

「亞美利加,回來這裡。」他正面朝我跑來,兩隻手臂環抱住我。「告訴我。」麥克森低聲耳語。
我緊緊咬著雙唇。

「好吧,看來我得用其他方式跟妳溝通了。」

他毫無預警地吻了我,我感覺自己往下沉了一點點,而他的手臂完完全全支撐著我。我把雙手繞在他的脖子上,想把他抱向我??接著,突然某個念頭一閃而過我的腦海。

通常在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我並不會去想其他人。但是今晚,我卻想到:要是我的位置換了個人站呢?要是另一個女孩依偎在麥克森的懷裡,逗他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