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王妃1+2評比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愛情小說

《決戰王妃》

35位女孩。35位敵手。穿著心機的盔甲,
她們明白,愛情也只是一種手段……

內容簡介

  ◆今年最光芒萬丈的浪漫競存小說!
  ◆Goodreads書評網站5萬多名讀者近5顆星熱情推薦,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引爆全球13國請假在家讀小說熱潮,無數書迷爭相分享、仿效書中浪漫橋段!

  在社會階級分明的伊利亞王國,當上王妃是扭轉命運的唯一機會。

  17歲的亞美利加幸運入選,全家人的未來全都寄託於她。
  選妃過程將實況轉播,全國人民屏息以待。
  因為,王妃只有一位。

  華服珠寶、美宴佳餚,亞美利加彷彿躍上枝頭。
  她的才華與直率贏得王子的好感,卻招來其他女孩危險的妒意。
  但這一切根本都不是亞美利加想要的。

  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競賽,沒有人願意乖乖照著遊戲規則走。
  而女孩們不知道的是,看似最受歡迎的亞美利加其實藏了一件不能說的心事──
  一個足以讓她人生從此垮台的大秘密……

  *這是個充滿心機、曖眛、無法預測的世界……

  伊利亞王國設是個階級分明的專制國家,全國分成8個階級:(1)皇室;(2)軍人、官員;(3)教師;(4)農商工;(5)工匠、藝術家;(6)從事文書工作的僕役;(7)從事勞力工作的僕役;(8)遊民、罪犯。

  伊利亞王國的公主成年後必須嫁給外國皇室,加強外交關係。王子成年後則必須迎娶平民女子,鞏固底下階層的向心力。平民嫁入皇室之後,全家的社會階級都能提升至第一階。因此王妃競選可說是全民活動,所有的選妃過程皆在《伊利亞首都報導》實況播出。

  競選方法:

  1. 全國18~23歲的女孩將收到一封邀請函,欲參加者必須填好申請表,並於期限內親送地方行政機構。
  2. 伊利亞王國共有35個省分,每省將抽出1位女孩。
  3. 《伊利亞首都報導》將公布35位王妃候選人。接下來的一週,政府官員將拜訪候選人,並做詳盡說明與準備。全國候選人將於第二週進宮,開始選妃活動。
  4. 誰會是王妃?何時會揭曉?只有王子能決定……

內容連載

9
「總算來了!」我看見一位女士走向我們,顯然是這個地方的負責人。「我是詩薇亞,我們通過電話。」她自我介紹完,很快又繼續工作。「首先首先,我們需要『改造前』的照片。過來這裡。」她指示我們到有背景布幕的角落去。「小姐們,別在意攝影機。我們會拍攝改造過程的特別報導,因為今天完成後,伊利亞的每個女孩都會想跟妳們一樣。」
想當然爾,一組一組人拿著攝影機,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拍攝女孩們鞋子的特寫,並一一訪問。照片拍好之後,詩薇亞便會大聲下令。「帶賽勒絲小姐去四號棚,艾許莉小姐去五號??十號棚好像剛結束,趕快帶瑪琳小姐過去,亞美利加小姐去六號。」
「所以現在,」一個留著短黑髮的男人說,然後把我拉到一個背上寫著六號的椅子,「我們得談談妳的形象。」十足公事化的語氣。
「我的形象?」我不就是這樣嗎?不就是因為這個外表,我才在這裡?
「也就是我們想為妳塑造的樣貌。因為妳有一頭紅髮,我們可以讓妳變得有點冶豔,但如果妳不想那麼豔,也是可以。」他就事論事地說。
「我並不想為了取悅一個人而改變我的外表,何況我還不認識他。」或者說,根本還不喜歡他。
「喔,我的天哪,我們這裡有所謂的個人意見嗎?」他驚呼地說著,好像我是個小孩子。
「我們不能有意見嗎?」
那男人對我微笑。「好吧,那就不改變妳的形象,加強一下就好。我得為妳做一點點潤飾。不過,妳對虛假事物的反感,可能會是妳在這裡最大的資產。甜心,記住這一點。」他拍拍我的背,就走開了,接著他派了一群女士過來,擠滿我周圍的走道。
原來,他剛剛說的「潤飾」是認真的。有人為我做全身去角質,顯然我看起來無法自己做好這件事。我露出來的肌膚都被擦上乳液和精油,全身散發香草的氣味,根據其中一位幫我塗抹的女孩表示,這是麥克森最喜愛的氣味。
結束之後,我全身肌膚細滑而柔潤。接著她們將注意力轉到我的指甲上,她們為我修剪、磨光,就連指甲邊緣的硬皮也被磨順。我告訴她們我不想上指甲油,但她們好失望,我只好說腳趾甲可以上,其中一個女孩幫我選了好看的中性色,所以還算不錯。

為我擦指甲油的那群人現在已經離開,去幫忙另一個女孩,我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待下一輪美容作業。攝影組人員經過我,拍了我的手部特寫。
「別動!」一個女人命令道。她斜眼看著我的手。「妳的指甲上連個什麼都沒有嗎?」
「沒有。」
她嘆了口氣,拍了照片,然後就繼續往前了。
我嘆了一口沉重的氣。眼角以外的地方,我看見右邊有什麼在抽動的樣子,然後我看見一個女孩,她們把斗篷披在女孩身上,女孩的腳來來回回踢著,雙眼無神地看著遠方。
「妳還好嗎?」我問。
我的聲音把她嚇得回過神。她嘆口氣。「她們想把我頭髮染金,說那樣跟我的膚色比較搭,我只是緊張吧,我猜。」
她給我一抹緊繃的微笑,我也回應她。「妳是舒西,對吧?」
「是啊。」然後她給我一個真誠的微笑。「妳是亞美利加?」我點點頭。「我聽說妳和那個叫賽勒絲的女孩一起來。她好可怕!」
我翻了個白眼。自從我們抵達,每隔幾分鐘,整個房間都能聽見賽勒絲對某個可憐的侍女大吼,要她拿什麼東西過來,或是要她別擋路。
「妳有所不知啊。」我低聲說。才一說完,我們都咯咯發笑了。「嘿,我覺得妳的頭髮很漂亮。」確實是很美,髮色既不太深,也不太淺,而且很豐盈。
「謝謝。」
「如果妳不想改變,就別改變。」
舒西對我微笑,但我看得出來,她還在猶豫我是基於友善,或只是想阻止她。
她什麼都還來不及說,一群人便走過來為我們做造型,他們對彼此下指令,大聲到我們也沒辦法把話說完。
他們幫我洗頭、潤絲、護髮,並梳順頭髮。剛進來這裡時,我留著一頭齊肩長髮(我媽所能剪出的最好作品),現在造型完成,我的頭髮短了兩、三公分,也修出層次。我喜歡他們幫我剪的髮型,光線讓我的髮型顯得更活潑。我聽見有些女孩被「打亮」,但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其他人,像舒西,她的髮色則是完全改變。但我的侍從和我一致認為我的髮色完全不用改。
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過來幫我化妝,我請她幫我化淡妝即可,效果還不錯。許多女孩子們化妝之後,看起來比原先老了一點、年輕一點或是美了一點。完成的時候,我看起來還是像我。賽勒絲當然也變了,因為她堅持粉越厚越好。

過程中,大部分時間我都穿著袍服,一切結束之後,他們領著我走到一杆衣服前,那個杆位上掛著我的名牌,上頭還掛滿整個星期要穿的衣服,我猜想受訓中的王妃可能不需要穿褲子吧。
我最後選了件奶油白的小禮服,露肩設計,貼合我的腰部,長度及膝。幫我穿衣的女孩稱之為「日常小禮服」,她說晚禮服已經準備好,放在我房間,剩下的衣服也會放回房間。接著,她拿起一個銀色別針別上禮服。別針上,我的名字閃閃發亮。她為我穿上一雙鞋,說這是「中跟鞋」。最後,她送我回到之前的角落,拍攝「改造後」的照片。沿著牆壁共分成四個棚,每個棚都有椅子和布幕,前面有一部攝影機,他們命令我去其中一個棚。
我依照指示坐下來,等待著。一位女士手拿夾著資料的寫字板走過來,請我稍待一下,她正翻找著我的資料。
「這是做什麼的?」我問。
「改造特別節目。我們今晚會播出抵達狀況,星期三播出改造過程,星期五將是妳第一次登上《首都報導》。人們已經看過妳的照片,也略知妳寫在申請表上的內容。」她邊說邊抽出她要的資料,夾在寫字板最上面。接著,她十指交叉,繼續說:「我們希望人們真心崇拜妳,但妳必須先讓大家了解妳。所以現在我們得做個訪問,上《首都報導》的時候,妳只要盡力表現就好。以後如果妳看見我們在皇宮,請不用害羞,我們不是每天都在,但我們會在附近。」

「好的。」我溫順地說。我真的不喜歡跟攝影組員講話,他們感覺好強勢。
「所以,亞美利加,在嗎?」攝影機上面的紅燈亮起後的下一秒,她這麼問我。
「是。」我試著保持聲音鎮定。
「我必須說,妳今天的改造並不多,妳可以告訴我們,今天的改造過程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了一下。「他們為我的頭髮打了層次,我還滿喜歡的。」我的手指梳過紅色髮絲,我的頭髮摸起來好柔軟,而且經過細心照護。「他們為我擦上香草乳液,我聞起來像甜點。」我邊說邊聞聞我的手臂。
她笑出來。「妳很可愛。而且這件小禮服很適合妳。」
「謝謝。」我說,並低頭看著我的新衣服。「我平常很少穿小禮服,所以我想我需要一些時間習慣這件事。」

「沒錯。」我的訪問者說。「這次的王妃競選中只有三位第五階級的女孩,妳是其中之一。到目前為止,妳覺得這個經驗如何?」
我在腦海中搜尋著適合形容今天的感受的字彙。從在廣場上的失望,到後來和瑪琳一起搭機的慰藉。
「充滿驚喜。」我說。
「我想未來還會有更多充滿驚喜的日子等著妳。」她做了個評論。
**

三十五雙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階梯上,彷彿是優雅女士蜂擁而入的音樂聲。行進中有些人小聲說話,但大多數女孩保持沉默。我們行經餐廳時,我注意到餐廳大門深鎖,皇室成員在裡面嗎?也許今晚將是這陣子他們三人最後一起吃晚餐?
這種感覺好奇特,我們明明就是客人,卻還沒見到他們任何一個主人。
自從我們離開之後,仕女房就變了。鏡子和掛衣杆都不見了,餐桌和椅子點點散落在房間裡,還擺了一些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瑪琳看著我,頭歪過去,指著一張沙發,示意我們去那裡歇會兒。
等我們全部坐好之後,電視便打開,我們開始觀看《報導》。電視上播放著一如往常的宣布事項—專案預算更新、最新戰況,以及東邊另一起反叛攻擊—最後的半小時,蓋佛瑞對我們今天的畫面做了些評論。
「這位是賽勒絲小姐,在克勒蒙特和許多支持她的人道別。這位可愛的年輕小姐花了超過一個小時,才跟她的支持者一一道別。」
看著自己出現在電視螢幕上,賽勒絲露出沾沾自喜的微笑。坐在她旁邊的是貝瑞兒,她留著一頭直如鉛筆的淺金色頭髮,長度及腰,放下來的時候幾乎像是白色瀑布。然後她有一對傲人的豐胸—真不知該如何委婉形容—簡直要從她的平口洋裝爆出來,不停提醒著那些極力避開的人。
貝瑞兒很漂亮,是典型的美人胚子,和賽勒絲的型很相似。不知怎麼地,看著她們倆坐在一起的樣子,讓我想起一句話:讓你的敵人們靠近彼此。我想她們很快就會把對方踢出去,因為她們視彼此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其他來自中東部的女孩也很受歡迎。艾許莉安靜優雅的舉止風度,立刻讓她與眾不同,真是位優雅的小姐。走過群眾的時候,她的表情謙虛而美麗,幾乎和王后本人相差無幾!」

「接著是肯特省的瑪琳,今天她離開家的時候,整個人朝氣勃勃,她還和送別會的樂隊一起唱著國歌。」電視螢幕上閃過瑪琳微笑、擁抱家鄉人民的畫面。
「她馬上就成為今天訪問中,最受歡迎的寵兒。」
瑪琳手伸過來,用力握住我的手,讓自己鎮定,我則輕輕拉了瑪琳一下。
「和瑪琳小姐一起搭機的還有亞美利加,這次競選中只有三位第五階級,她是其中一位。」我在電視裡的模樣比實際上好太多了。我只記得自己當時不斷搜尋人群,心碎不捨。但是他們選用的畫面,讓我看起來成熟且富有愛心。我抱著爸爸的那一幕很感人,美極了。
當然這些都還比不上我在機場的畫面。「我們都知道,在王妃競選裡沒有階級之分,我們絕對不能小覷亞美利加小姐的魅力。降落在安傑拉斯的時候,亞美利加在機場受到民眾的熱情愛戴,她停下來拍照、簽名,和任何人都能說上幾句話。亞美利加小姐完全不怕弄髒自己的手。許多人相信,這正是我們下一任王妃所需要具備的特質。」
幾乎每個人都轉過來看著我。她們的眼神和艾美加及莎曼珊透露著相同的訊息。突然間,我明白了。我的意圖並不重要。她們並不知道,我不想要這一切。在她們的眼裡,我是個威脅,我看得出來她們希望我走。
10
這裡沒有自由。露台的欄杆把我圍住,彷彿關在籠子裡。我還可以看到皇宮四周的圍牆高高聳立,上頭有衛兵,我必須到皇宮外面,但沒人會准許我這麼做的。絕望讓我感覺更虛弱,我看著森林,但大概除了綠色植物之外什麼也看不到吧。
我回頭把門閂上,重心有點不穩。眼裡噙著淚水,跑出了房門。我跑到一條還記得的走廊上,完全無視於藝術作品、簾布,也沒看見衛兵,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皇宮的哪裡。我只知道下了樓梯右轉,就會看見一大片通往花園的玻璃門。
我現在需要一個出口。
我走下大階梯,赤腳走在大理石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這條走道上有好幾名衛兵,但沒人看見我。我就這樣找到了我在找的地方。
就像稍早一樣,兩名男子站在門的兩邊,我試著走過去時,其中一位攔下我,他手裡拿著像長矛的棍子,阻止我到出口。
「不好意思,小姐,您必須回自己的房間。」他嚴正說道。即便說話的聲音不大,在這安靜的走廊上,他的聲音像是陣陣雷響。

「不??不。我需要??到外面去。」字句糾結不清,我無法正常呼吸了。
「小姐,您現在必須回房間去了。」第二名衛兵朝著我走過來。
「拜託你。」我開始上氣不接下氣,覺得自己就要昏倒了。
「很抱歉??是亞美利加小姐嗎?」他找到我的名牌,接著說:「您必須回去您的房間了。」
「我??不能呼吸。」我結結巴巴地說,全身掉進衛兵的手臂裡,衛兵因為靠太近而撞到我,他手上的棍子掉落在地。我虛弱地抓著他,感覺連頭昏眼花都要耗盡氣力了。
「放開她!」這是我沒聽過的聲音,但是充滿威嚴。我的頭順著聲音轉過去。
是麥克森王子。由於我的頭躺在一個奇怪的角度,他的樣子看起來很特別,但我認出他的頭髮,還有他站著的模樣。
「王子殿下,她剛剛暈倒了,想要去外面。」第一名衛兵解釋的時候,看起來很緊張。如果他傷害到我,他的麻煩可大了,因為我現在可是伊利亞王國的財產。
「打開門讓她出去。立刻!」
「是,王子殿下。」第一名衛兵走過去,拿出一把鑰匙。我的頭還保持著奇怪的姿勢,這時我聽見鑰匙碰撞的聲音,一把鑰匙卡進門鎖裡。我努力站起來,王子則擔心地看著我。接著,一陣香甜的空氣迎面而來,給了我所需要的動力。我從衛兵的臂彎裡用力站起來,像個喝醉酒的人,跌跌撞撞地跑進花園裡。
我搖搖晃晃地走著,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優雅。我只想到外面,讓自己感受溫暖的空氣吹過皮膚,以及腳趾下的草葉。不知道為什麼,就連大自然裡的植物,在這裡都被種出一種奢華的感覺。我想要走進那些樹裡,但我的腳只能讓我走到這裡。我倒臥在一座小小的石椅前,細緻的綠色睡袍已經弄髒。我的手放在椅子上,頭則枕在手上。
我已經沒有力氣哭了,眼淚只是靜靜流下來,但我還是深陷悲傷情緒裡。我是怎麼到這裡的?我怎麼讓這一切發生的?我在這裡會變成怎麼樣的人?我能夠回到過去,擁有在這之前的生活嗎?即使是片刻?我真的不知道。而我對這一切卻束手無策。
我太專心想著這些事,所以沒發現自己並非獨自一人,直到麥克森王子開口說話。
「親愛的,妳還好嗎?」他問我。
「我不是你的親愛的。」我抬起頭瞪著他說。我的語氣和眼神肯定充滿厭惡。

「我做了什麼冒犯妳的事情嗎?我不是給了妳最迫切需要的空間嗎?」面對我的回應,他感到困惑不已。我猜他大概以為我們都會愛慕他,並感謝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
我毫無畏懼地瞪著他,不過我的兩頰都是淚水,可能沒什麼效果就是了。
「不好意思,親愛的,妳還要繼續哭泣嗎?」這個關心聽起來有點公式化。
「別那樣叫我!比起你籠子裡其他三十四位陌生人,我才不是什麼親愛的。」
他靠近我,對於我不留情面的言語,似乎不覺得被冒犯。他看起來只是??另有所思,表情還挺有趣的。
以男孩來說,他走路的方式相當優雅,當他踱步,在我身邊走來走去的時候,看起來也相當自在。但目前
的狀況真是太尷尬了,我的勇氣瞬間被融化,表現在我的臉上。因為他還穿著正式整齊的西裝,而我幾近半裸,只能縮著身體。彷彿我該害怕的不是他的階級,而是他的行為舉止。他肯定擅長面對不開心的人,而且經驗豐富,因為他答話的時候特別鎮定。
「這麼說就不公平了,妳們都是我的親愛的,我只是必須尋找那位最親愛的,這是我的義務。」
「你剛剛真的說了『義務』嗎?」
他咯咯發笑。「恐怕是的。原諒我,這是我的教育使然。」
「教育!」我低聲說,邊翻了個白眼。「太荒謬了。」
「不好意思,妳說什麼?」他問道。
「太荒謬了!」我大叫著說,這時我覺得找回一些勇氣了。
「什麼太荒謬?」
「這場競選!整件事!難道你沒愛過任何人嗎?你就想要這樣挑一個妻子嗎?你真的這麼膚淺嗎?」我在地上輕輕把身體轉過去說。接著,他坐到長椅上,想讓氣氛輕鬆點。但我實在氣到一點都不感謝他。
「我可以明白為什麼我看起來如此,為什麼這整件事看起來只像是廉價的娛樂節目。但真實生活中,我是個非常謹慎的人,我並沒有和很多女孩碰面約會,只有和外交官的女兒們往來,而且我們通常都沒什麼話聊,因為通常我們得先努力說同一種語言才行。」
麥克森似乎覺得這是個笑話,他輕輕地笑了笑,但我可笑不出來,於是他清清喉嚨。
「環境就是如此,我還沒有機會墜入愛河,那妳呢?」
「我有。」我據實以報。但那兩個字一說出口,我就希望能收回來,這是我私人的事,不干他的事。

「那麼妳幸運多了。」他聽起來有點嫉妒。
想想,這是一件超越伊利亞王子認知的事情,這是件我很想忘記的事情。
「父親母親是以這種方式結婚的,而且他們很快樂。我也希望找到幸福。找到一位受全伊利亞人民愛戴的女孩,某個能陪伴我的人,還可以好好款待其他國家元首。一個能夠和我的好友們相處,也能夠成為我知己的人。我已經準備好要尋找我的妻子。」
他聲音裡所流露的誠摯令我震驚。沒有一絲諷刺。在我看來這不過就是場選秀節目,卻是他唯一能獲得幸福的機會。他甚至還不能再來一輪。嗯,或許可以,但鐵定很不好受。他絕望中帶著樂觀,我發現自己對他的厭惡減少。太奇妙了。
「妳真的覺得這裡是個牢籠嗎?」他的眼神充滿同情。
「是的,我是這麼覺得。」我小小聲地說,然後很快補上:「王子殿下。」

「我自己也好幾次有這種感覺。但是妳必須承認,這是個很美麗的籠子。」

「為你設計的。但如果是用其他三十四個男人來裝滿你美麗的籠子,而且他們全都為了爭奪同樣的目標,你看還會有多美麗。」

他一邊眉毛挑起。「真的有人因為我吵架嗎?難道妳們不明白,我才是做決定的人嗎?」
「這樣說不太公平。她們努力的原因有兩種,有些人是因為你,有些人是因為那頂后冠。但她們都知道該如何表現,也認為你的選擇並不難理解。」
「啊,是啊。人,還是后冠?我很害怕有些人分辨不出兩者的差別。」他搖搖頭說。
「只能祝你好運。」我平平淡淡地說。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自己有點苛刻。我抬起頭,用眼角餘光看著他,等著他說話。他看著草坪上一個定點,臉上浮現擔憂的神情。看起來這一點令他很痛苦。他深吸一口氣,轉過去背對著我。
「那妳是為了什麼而在這裡奮戰?」
「其實,這是一場誤會。」
「誤會?」
「嗯,算是吧,說來話長。總之,現在??我在這。而且我沒有想要奮戰,我的計畫是好好享受食物,直到你把我踢出去。」
一聽我這樣說,他大笑出聲,還彎腰邊拍著膝蓋,配上剛毅冷靜的氣質,現在的畫面實在很詭異。 「妳是哪裡來的?」他問。
「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第二階級,還是第三階級?」
難道他完全沒注意聽嗎?「第五階級。」

「啊,是啊,食物將會是讓妳留下來的一大原因。」然後他又笑了。「不好意思,這裡很暗,我看不見妳的名字。」
「我叫亞美利加。」
「嗯,很好。」麥克森看著夜色裡的某處,不為了什麼特別的事,他就只是微笑著,也許有什麼令他覺得很有趣的事吧。「亞美利加,我的親愛的,我真心希望妳能在這個籠子裡找到努力的目標。聽完妳的這些話,反而讓我好奇,如果妳願意努力嘗試,會有什麼結果。」
他從長椅上下來,在我身旁蹲下。他靠得太近,讓我不太自在。也許我是有點頭昏眼花,或是因為剛剛哭得太用力,全身依舊不停顫抖。無論如何,當他牽起我的手時,我驚訝到無法反抗。
「如果這樣妳會開心點,我會讓衛兵知道妳喜歡花園。那麼晚上妳就可以到這裡來,不會被衛兵強行阻擋。如果可以,我還真希望妳的房間附近就有座花園。」
我想要自由,無論是哪一種,聽起來都極其美好,但我必須讓他知道我的感受。
「我並不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我把手指從他緊握的手中抽離。
我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有受傷的感覺。「如妳所願。」我更後悔了。我只是不喜歡他,並不表示我可以傷害他。「妳很快就會進去了嗎?」
「是的。」我看著地上,用氣音說。
「那我就讓妳一個人獨處思考。外面會有一名衛兵等妳進去。」
「謝謝你,嗯,王子殿下。」我搖搖頭,在這次的對話裡,我到底犯了多少錯誤?
「親愛的亞美利加,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他再度拉起我的手,很堅定的感覺。
我斜著眼看他,不確定該說什麼。「或許吧。」
他對我微笑。「別對其他人提起這件事。其實,我要到明天才能與妳們見面。雖然妳對我大聲吼叫,完全稱不上是約會,但我也不想惹誰生氣。好嗎?」
這次輪到我微笑。「絕對不會說出去!」我深吸一口氣。「我不會說出去。」
他拉起那隻他握著的手,嘴唇低著親了一下。然後他往後退,把我的手放回我膝上,對我說:「晚安。」
我看著我手中溫熱的部分,驚訝了好一會兒。然後我轉過頭看麥克森,他已經離開,給了我最想要的私人時間。

《決戰王妃2:背叛之吻》

愛情的深度,如何用競爭來衡量?同時愛上兩個人,算不算一種背叛……
我能夠勝任這王妃之位嗎?更重要的是,我真的愛王子嗎?

內容簡介

  從海選的35名競爭者,到如今只剩下6名菁英。這場贏得麥克森的愛、爭取妃冠的競選,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然而,越是靠近后冠,亞美利加越不明白自己的心。與麥克森共度的每分每秒都彷彿童話故事,甜美的浪漫氛圍幾乎令她窒息。可是,每當看見皇宮衛兵艾斯本──她的初戀情人,她總會想起過去兩個人殷切企盼、一起計畫的未來……

  在此同時,亞美利加偶然讀到的一本創國者日記,讓她遭受晴天霹靂般的震撼。為何節慶、歡笑會從這個國度消失?為何階級制度會從黑暗歷史中捲土重來?亞美利加企圖揭露真相,卻讓自己候選人的地位岌岌可危,皇宮更陷入叛軍攻堅的危機!

  劇情峰迴路轉,亞美利加對麥克森與艾斯本的感情,也如同雲霄飛車般起起落落。同時愛上兩個男孩,算不算是自私的背叛?一個17歲的女孩,究竟能承擔多少責任?真正的奪妃之戰,現在才要展開──

本書特色

  ★美國年度最佳10大YA,邦諾書店、紐約時報排行榜常勝軍! 
  ★博客來文學小說 Top10.誠品青少年圖書榜 No.1!
  ★21國讀者瘋狂關切,長踞美國、英國、法國、巴西暢銷排行榜!
  ★最光芒萬丈的浪漫競存小說,無數書迷仿效書中浪漫橋段,引爆請假在家讀小說熱潮!

名人推薦

  這是個迷人、引人入勝的故事,而且浪漫得恰到好處!——綺兒絲登.懷特(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

  兼具《飢餓遊戲》與《花邊教主》的趣味,有亞美利加和麥克森的愛情火花,她那段禁忌初戀似乎也餘燼未了。——出版人週刊

  種種戲劇化的轉折,讓讀者猶如親身參與所有高潮迭起的競賽!亞美利加即將面臨的問題,已經不是願不願意與麥克森在一起這麼單純,而是她究竟能否面對種種嚴苛挑戰,勝任王妃一職!──teenreads

內容連載

安傑拉斯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靜謐的感覺,我已經躺著好一會兒,聽著麥克森的呼吸聲。平靜、快樂的時刻似乎變得越來越奢侈了。我浸淫在這段時光裡。看起來,他的狀態和我單獨相處時似乎是最好的,對此我心懷感謝。

相較於三十五名女孩初抵皇宮時,競選人數篩減至六名女孩之後,麥克森顯得較為焦慮、憂心。他應該希望做選擇前有更多時間準備吧?我很清楚,自己正是他想爭取更多時間的理由,這令我有種罪惡感。

伊利亞王儲麥克森王子傾心愛慕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我。就在一個星期前,他告訴我:只要我在乎他的程度如同他對我一樣,他願意放手一搏,那麼這場競選就能結束了。我時常反覆揣測,不知道成為麥克森的唯一是什麼感覺?

但是說真的,麥克森打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我一個人。這裡還有另外五位女孩,他和她們約會、和她們低聲耳語……我不知該對這種事情如何反應。而且,接受麥克森的感情或許就代表接受王冠,我試著忽略這點,因為我並不確定它對我來說意義為何。

艾斯本當然也是一個原因。

事實上,他已經不是我的男朋友。早在王妃競選抽籤結果公布之前,我們就分手了。但是當他以衛兵身分出現在皇宮時,所有曾經試圖忘記的感覺再次填滿我的心。艾斯本是我的初戀對象,看著他的時候……我感覺自己仍然是屬於他的。

麥克森知道家鄉有個我奮力想遺忘的人,但他不知道艾斯本就在宮裡。麥克森很仁慈,給我時間忘記舊愛,繼續我的生活。同時他也試著從候選人中尋找能夠快樂相處的女孩,以免最後無法得到我的心。

他的頭游移著,在我的髮際吸了一口氣。我試著想像,如果我只是單純地愛上麥克森,情況又會如何呢?

「妳知道,我上次看星星是為了什麼嗎?」他問道。

我們併肩坐在毯子上。我靠他更近,好在安傑拉斯冷冷的夜裡,維持一點溫暖的感覺。「不知道。」

「是在幾年前,宮廷教師要我讀天文學的時候。如果妳更靠近一點看,妳會發現,星星其實是有不同顏色的。」

「等等,你說你上次看星星是因為要上課?不是因為興趣嗎?」

他暗自發笑。「興趣。我得在預算諮詢和基礎建設委員會會議上,擬定這方面的規定。喔,還有戰爭策略發想會議。說到這個,戰爭策略正好是我最不擅長的領域。」

「那你還有什麼事情不擅長呢?」我問,雙手撫著他上過漿的襯衫。麥克森似乎被這樣的動作鼓舞,他的手原本放在我的背上,現在正在我肩膀上畫圓。

「妳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他假裝慍怒地說。

「因為我還不是很了解你。你看起來總是那麼完美,如果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沒有那麼完美,我會很高興。」

他用一隻手肘撐起身體,專注地看著我的臉說:「妳知道我不完美。」

「很接近完美了,」我回應他的話。我們輕輕地、有意無意地碰觸彼此,膝蓋、手臂、手指。

他搖搖頭,莞爾一笑。「好,那我就告訴妳我不擅長什麼吧!我不會策動戰爭,我這方面的能力極差。然後我猜我的廚藝也不好,這輩子從沒試過,所以—」

「從來沒有?」

「妳可能已經注意到,宮中有一群人,總是為妳製作令人引頸期盼的甜點?他們正好也負責做菜給我吃。」

我咯咯笑出聲。我在家裡得幫忙準備每一餐。「還有呢?」我逼問他說。「還有什麼你不擅長的事?」
他把我抱得更近,咖啡色的雙眼閃爍著神秘光芒。「最近,我發現一件事情……」

「說吧。」

「我發現,我最不擅長的是遠離妳。這真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微笑著說:「你真的有試過嗎?」

他假裝思考這個問題。「嗯,是沒有,別期望我會真的這麼做。」

我們安靜地笑著,握著彼此的手。像這種時候,我輕易就能想像往後人生的畫面—就像這樣子。

葉子和小草沙沙作響,有人過來了。雖然我們約會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趕緊坐起,麥克森也挺起身子。一名衛兵繞過籬笆,朝我們走過來。

「王子殿下,」他彎腰鞠躬說。「抱歉打擾,但這麼晚待在外頭這麼長的時間,可能不是很恰當。叛軍可能會—」

「知道了,」麥克森說完嘆了口氣。「我們很快就會進去。」

那名衛兵話說完便離開了。麥克森轉過來面對著我。「我的另一個錯誤是,我對叛軍已經越來越沒耐心了,和他們打交道好累。」

他站起來,向我伸出手。我搭上他的手,看見他的眼底充滿挫折。王妃競選開始後,我們遭受過兩次攻擊—有次是騷擾性質的北方叛軍,另一次是毀滅性的南方叛軍。雖然我的經驗不多,卻能理解為何他會感到身心俱疲。

麥克森拾起毛毯,裡裡外外抖一抖,顯然不大開心我們的夜晚被打擾,相處時間變短。

「嘿,」我說,並催促他面對我。「別這樣嘛,我很開心。」

他點點頭。

我走向他。他把毯子換到另一隻手,空出一條手臂環抱著我。「我們應該再找個時間,你可以告訴我哪顆星星是什麼顏色,因為我真的看不出來。」

麥克森對我露出一抹哀傷的微笑。「我真希望有些事情能在正常的情況下進行,像普通人一樣。」

我移動身體,雙臂環抱住他,就在我這麼做的時候,麥克森也伸手抱住我,手裡的毯子因此掉到地上。「我不想否定你的話,但是,王子殿下,就算身邊沒有那些衛兵,你還是離普通人很遙遠啊。」

他的表情瞬間放鬆了一點,但仍然稱得上嚴肅。「如果我普通一點,妳就會更喜歡我?」

「我知道你可能不大相信,但我真的喜歡這樣的你,我只是需要更多—」

「時間。我知道,而且我也決定給妳更多時間。我只希望末日來臨的時候,妳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

我看向遠方。這並不是我能給出的承諾。我在心裡反覆衡量麥克森和艾斯本,但是發現兩人一樣重要,沒有誰比較占優勢。大概只有我和其中一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例外。就像現在,我幾乎想答應麥克森一輩子和他在一起。

但是我不能。

「麥克森,」我低聲說。他露出受傷的表情,因為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無法告訴你答案。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我想待在這裡。我想知道是不是……有可能……」我結結巴巴,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一切。

「我們兩個嗎?」麥克森試圖猜測我的意思。

我露出微笑,真高興他輕而易舉就明白我的心。「是的,我想知道我們是否有可能結合,成為人生伴侶。」

他幫我把一綹頭髮撥到肩膀後面。「看來機會很大。」他仔細思量後說。「我也這麼想,只是……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他點點頭,看起來比剛才愉悅,這正是我想結束今晚的方式,以懷抱希望的感覺結束。嗯,也許還少了另一件事。我咬緊雙唇,身體傾向麥克森,用眼神試探他。

他一秒鐘都不遲疑,立刻彎下身來親吻我,那是個溫暖而柔情的吻,讓我更喜愛他。不知為何,卻也讓我更加心痛。我可以維持這樣好幾個小時
,看這種感覺會不會消失,但很快地麥克森便往後退。

「走吧,」他的語氣愉悅,拉著我邁向皇宮。「趁衛兵還沒騎著馬、拿著矛出來找,我們最好趕快打道回府。」

麥克森送我到階梯邊,疲累感像堵牆般襲來,我真的是拖著腳步上二樓,繞過轉角回到我的房間。突然間,我嚇得睡意全消。

「喔!」艾斯本說,他也很驚訝看見我。「我以為妳整個晚上都在房間,我大概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守衛了。」

我咯咯笑了。菁英候選人每晚必須在至少一名侍女的看守下入睡。我真的不喜歡這樣,所以麥克森堅持我房間外要安排一名衛兵,預防任何緊急狀況。事實上,大多時候我的守衛就是艾斯本。知道他每天晚上就在我房門外守著,我既高興又害怕,那是一種詭異又五味雜陳的感受。

我們之間輕鬆的氛圍很快就消失了,因為艾斯本知道我沒有好好待在床上,代表著什麼意思。他清清喉嚨,氣氛有點尷尬。

「你們相處愉快嗎?」

「艾斯本,」我低聲說,環顧四周以確認沒有人在附近。「你別生氣。我是參加王妃競選的一分子,競賽就是這樣。」

「亞美,這樣我還有什麼機會可言?妳只和我們其中一個人說話,這樣我要怎麼贏得妳的心?」他說得很對,但我能怎麼辦?

「艾斯本,請別對我生氣,我正在努力把一切想清楚。」

「不,亞美,」他說,他的聲音恢復了以往的溫柔。「我不是在生妳的氣。我想念妳。」他不敢大聲說出那幾個字,但是他做出「我愛妳」的嘴形。

我整顆心都要融化了。

「我知道,」我回答,並把手放在他的胸膛上。這一刻就暫時忘記,我們正冒著多大的風險。「即使我現在是個菁英候選者,並不會改變我們之間的關係。艾斯本,我需要時間。」

他握住我的手,然後點點頭。「我可以給妳時間。只是……妳也得為我空出一點時間。」

我並不想跟他說這件事有多複雜,所以我只是對他淺淺一笑,然後輕輕地把我的手抽出來。「我得走了。」

他看著我走進房間,並為我關上門。

時間,這段日子以來我已經向人索求了好多時間。我希望有足夠的時間思考,然後每件事都會塵埃落定。

* * *

「我有個想法,」麥克森大聲宣告,不待回應便逕自進房。看起來,我們已經建立起每週五晚上《報導》錄影結束後約會的不成文規定。

「王子殿下。」她們齊聲說道。瑪莉彎腰行禮時,髮夾不小心掉到地上。

「我來幫妳。」麥克森說著過去幫忙瑪莉。

「沒關係的!」她堅決婉拒,睜大眼睛看著露西和安,懇求她們一起離開。

「喔,小姐,那就先晚安了。」露西說,她拉著安的制服一角要她跟上。

她們離開之後,麥克森和我同時爆笑出聲。我轉向鏡子,繼續處理殘留的髮夾。

「她們好有趣。」麥克森做出評論。

「因為她們很崇拜你啊。」

對於這個讚美,他只是謙虛地揮揮手。「抱歉,我打斷妳們了。」

「沒關係,」我回答說,並抽出最後一根髮夾。我的手指梳過頭髮,讓髮梢落到肩膀上。「我看起來還可以嗎?」

麥克森點點頭,看得有點久,然後才回過神說:「總之,這個想法就是??」

「快說吧。」

「妳還記得萬聖節的事嗎?」

「記得。喔,我還沒讀完那本日記。不過它藏得好好的。」我向他保證。

「沒關係,反正也沒人會找那本書。我在想,所有的書都寫萬聖節是在十月份對吧?」

「是的。」我輕鬆地回答他。

「現在就是十月,我們何不來辦個萬聖節派對呢?」

我倏地轉過頭。「真的嗎?麥克森,我們真的可以辦嗎?」

「妳會喜歡嗎?」

「我會愛死的!」

「我計畫幫所有候選者製作特別的服裝。因為我只有一個人,如果要每個人輪流與我跳舞似乎太不公平,所以也開放休假的衛兵一起來跳舞。接下來一、兩個星期,我們可以召開舞蹈課。妳不是說平常的日子你們沒事可做嗎?還有糖果!我們會製作或進口最美味的糖果。親愛的,那晚結束時,妳一定會吃得飽飽的,到時我們得用滾的把妳推出去。」

我整個人聽得入迷了。

「我們會對全國人民宣告,這是個慶祝的時刻。孩童們可以做特殊裝扮,挨家挨戶拜訪,像以前那樣。妳妹妹會很喜歡這個活動吧?」

「她當然會喜歡啊!大家都會喜歡的!」

他仔細思考了好一會兒,又抿抿嘴唇說:「妳覺得她會喜歡在這裡慶祝嗎?在皇宮裡?」

我驚訝極了:「你說什麼?」

「王妃競選期間,我必須見過菁英候選者的父母親,可能也會邀請兄弟姊妹進宮。擇期不如撞日,順便在慶祝萬聖節時一起好了—」

我迅速衝進他的懷抱。有機會見到玫兒和爸媽,讓我高興得無法克制。他用手臂環抱著我的腰,凝望我的雙眼。這個人—這個我以為跟我天差地別的人—究竟是如何辦到的?他為何總知道如何讓我開心?

「你是說真的嗎?他們真的能進宮嗎?」

「當然,」他回答,「我一直很想邀請他們,不只是因為這是王妃競選的一部分,我想能夠見到家人,對你們來說也是好的。」

確定自己停止哭泣之後,我低聲對他說:「謝謝。」

「妳太客氣了??我知道妳深愛妳的家人。」

「是的,我愛他們。」

他自顧自地笑著,然後說:「很明顯地,妳真的願意為他們做任何事。畢竟,妳也是為了他們才繼續進行王妃競選。」

我猛然一驚,往後退跟他拉開距離。他的眼神不帶任何批判,反倒因為我突如其來的動作而受到驚嚇。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必須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場。

「麥克森,他們是我一剛開始留在這裡的原因,但現在已經不單單這樣了,你知道這一點吧?我在這是因為??」

「因為?」

我看著麥克森,他寫滿愛慕的臉滿懷希望。快說啊,亞美利加,快告訴他!

「因為?」他又問了一次,這次他的嘴唇揚起一抹惡作劇般的笑容,讓我幾乎融化。

我想起和瑪琳的那番對話,還有某天我們談到對王妃競選時我內心的感受。只要有其他女孩也和麥克森約會,我就很難把他想成男朋友,但他對我而言又不只是朋友。那股充滿希望的感覺又出現了,我不禁想像我們或許會是特別的一對,或許麥克森對我而言比我想像中重要許多。

我對他露出一抹微笑,並朝門口走過去。

「亞美利加,回來這裡。」他正面朝我跑來,兩隻手臂環抱住我。「告訴我。」麥克森低聲耳語。
我緊緊咬著雙唇。

「好吧,看來我得用其他方式跟妳溝通了。」

他毫無預警地吻了我,我感覺自己往下沉了一點點,而他的手臂完完全全支撐著我。我把雙手繞在他的脖子上,想把他抱向我??接著,突然某個念頭一閃而過我的腦海。

通常在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我並不會去想其他人。但是今晚,我卻想到:要是我的位置換了個人站呢?要是另一個女孩依偎在麥克森的懷裡,逗他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