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要在晚餐後(2冊)哪裡買便宜?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推理、驚悚小說
《推理要在晚餐後》


◆2011年本屋大賞第一名!
東川篤哉《推理要在晚餐後》用幽默引爆全日本熱烈迴響!
◆上市半年狂銷一百萬冊,擊敗湊佳苗《告白》銷售紀錄!
◆連續三十週進榜,日本Oricon書籍總合榜銷售TOP1!
淳久堂書店、紀伊國屋書店、丸善書店、Tsutaya網路書店、
文教堂書店、三省堂書店、Book 1st書店……
日本書店店員一致好評推薦:「總之就是有趣!」
【故事簡介】

「請恕我失禮,難不成大小姐您的眼睛是瞎了嗎?」
無論是多麼悲慘的殺人事件,也要優雅地解開謎團(!?)

剛任職於警視廳國立署的菜鳥刑警寶生麗子,其實是聞名全球、坐擁無數企業的「寶生集團」千金大小姐。工作時,麗子總是刻意隱瞞自己的身分──然而和她搭檔調查案件的直屬上司風祭警部,毫不掩飾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實在是蠢到不行。這樣一對大少爺與千金小姐的刑警搭檔,調查命案現場時也毫不意外總是往錯誤方向推理,使得案情陷入膠著……就在麗子下班回家之後,一邊吃著晚餐一邊閒聊著今天發生的事件時,在她身旁服侍的管家影山,總會一針見血地道出破案的關鍵──

千金刑警與毒舌管家一搭一唱的絕妙演出,幽默感十足的本格推理在此登場!

【人物介紹】

◎寶生麗子
任職於警視廳國立警署的新人刑警。不過一回到家就成了名震天下的「寶生集團」總帥寶生清太郎的獨生女。麗子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優秀的大學,是個貨真價實的名媛千金。這樣的她選擇了警察作為職業。在工作時,她總是刻意隱瞞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一事。

◎影山
名字不明。他是侍奉麗子的管家兼司機,受雇於寶生家才剛滿一個月。平時身穿黑色西裝配上銀框眼鏡,體型苗條,不輕易表露感情。聽完麗子描述事件的概要後,時常做出逾越管家身分的狂妄發言,惹得麗子火冒三丈,不過事件也往往因此而得到解決。

◎風祭警部
國立署的警部,也是麗子的直屬上司。他是「風祭汽車」創業者的公子,該製造商揚名國內外的跑車同時兼具了最棒的設計與最高的耗油率。愛車是銀色的Jaguar。因為把麗子當「小姑娘」看待而被麗子討厭。

《推理要在晚餐後(02)》


◆櫻井翔x北川景子 浪漫共演,日劇好評熱映中!
◆2011年本屋大賞第1名作品,超人氣續集!
◆系列銷售突破235萬本!
【故事簡介】

各式各樣的事件阻擋在大小姐刑警麗子與風祭警部面前。管家影山會展現什麼樣的推理來揭開真相呢?而「影山又會在何時挖苦麗子?」、「兩人的關係會不會有所進展?」、「風祭警部是否能大展身手?」除了這些滿滿的可看之處外,最後還會有什麼發展等著他們呢!?
【內文試閱】

第一話 您想要不在場證明嗎?

中央線特快列車從國分寺車站發車後,僅花了六分鐘就抵達了立川車站。
九月下旬的某個禮拜六下午。前來購物的客人與只看不買的客人將立川車站週邊擠得水洩不通。不愧是中央線最熱門的城鎮『立川』。事實上,中央線沿線最近沒有一個城鎮像立川一樣轉變得如此急速。車站前變得整齊清潔,現代化的大樓四處林立,奇妙的前衛藝術品大放異彩,還有完全搞不清楚會有誰利用的單軌列車悠然地在頭頂上行駛。這幅光景的確顛覆了中央線向來的概念。甚至還有一部分的聲音說立川「已經超越吉祥寺了」。不過吉祥寺的人絲毫不覺得自己「被超越了」──
寶生麗子一邊這麼想,一邊走在車站南口前的Pedestrian deck(行人專用的空中迴廊)上。黑色褲裝配上裝飾用的黑框眼鏡。綁起來的黑髮隨著步伐晃動。這副模樣在旁人眼中只是個毫不起眼的職業婦女。不過這樣的她其實是任職於國立警署、貨真價實的現任刑警。她並不是出來買東西,而是正在執勤當中。
相較於大型百貨公司林立的北口,南口市街的發展就比較緩慢,還留有許多重新開發的空間。再稍微往裡面走一會兒,那裡就是『老舊、狹窄、低矮』等三要素俱全、雜居公寓櫛比鱗次的空間。麗子從Pedestrian deck搭電梯來到地面上,並徒步移動了一會兒後,眼前出現了一棟縱向細長的五層樓鋼筋建築。建築物整體都髒兮兮的,外觀跟廢棄大樓只有一線之隔。掛在正面的『權藤大樓』看板標語也感覺得出有一段年代了。
抵達這棟權藤大樓的正面時,麗子確認了一下手錶。下午兩點十五分。離開國分寺的若葉集合公寓後只過了區區十五分鐘。搭電車移動的過程中完全沒有遇到耗損時間的突發狀況。也就是說,這十五分鐘可以視為從若葉集合公寓到權藤大樓的最短時間,麗子下了這個結論。這時──
立川的街道上傳來熟悉的爆裂聲。麗子心生討厭的預感,於是往東邊的方向一看,只見那裡出現了一台明顯超速的英國車──銀色塗裝的Jaguar。擦得一塵不染的車體反射午後陽光,看起來就像鏡子一樣閃閃發光。老實說比肉眼直視陽光還要耀眼。儘管感到一陣輕微的暈眩,麗子卻還是忍不住祈禱。
「…………」拜託!拜託你停在十公尺以外的地方!
然而麗子的願望落空了,眾所矚目的Jaguar發出「嘰!」一聲誇張的煞車聲後,便不偏不倚地停在麗子身旁五十公分處。置身在路人好奇的眼光下,麗子強烈覺得自己彷彿就像是眾人嘲笑的小丑。
在這之中,一位身穿白色西裝的年輕男性悠然地從駕駛座內現身。碰巧在場的立川市民是怎麼看待這個男人的呢?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嗎?還是黑道的二幫主呢?總不會有人想到他是警官吧。不過真相就是這個總不會。他正是年紀輕輕才三十二歲就擁有警部頭銜的國立警署精英,風祭警部。附帶一提,他還是『風祭汽車』──與設計精良及耗油率高這兩句話密不可分的企業──創業家的少爺,所以說他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也沒錯。『雖然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卻穿得像個黑道二幫主在幹警察』,結果關於風祭警部這個人,上述的看法或許才是最正確的也說不定。
這樣的警部才剛下車,便以炫耀般的姿勢確認左腕上的勞力士錶。然後他對比自己早到的麗子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
「真可惜。這一帶的道路實在是太狹窄了,無法充分發揮Jaguar的效能。我都已經使出我所有的駕駛技術盡量縮短時間了說。」警部一邊無意識地自吹自擂,一邊誇張地聳了聳肩。「算了,我還是別再不識趣地找藉口了。的確是我輸了,寶生。按照約定,今晚我請妳去最高級的義大利餐廳吃飯吧。」
「咦!?」經過一瞬間的困惑後,麗子啪地一聲將雙手在胸前一拍。「太好了!只要一次就好,我好想跟風祭警部共進晚餐哦──警部!」麗子倏地把臉湊近眼前的上司。「您以為我會高興地這麼說嗎?」
「妳、妳就高興一下又不會怎麼樣……」說著說著,警部被麗子的氣勢壓倒而不由自主地往後退。
「話說回來,『要是我贏的話,您要請我吃最高級的義大利料理哦』──我們根本就沒有這麼約定過吧!我也不可能做出這種約定!」
「也不致於不可能吧……」
「不,絕對不可能!」麗子斬釘截鐵地斷言道。「而且我們本來就不是為了打賭才比賽誰最快從國分寺抵達立川。這終究也是犯罪搜查的一環。是調查不在場證明必要的手續。沒錯吧?警部!」
說著說著,麗子伸手指向了權藤大樓。那裡有幾台警車與數名警官。大樓入口貼著禁止進入的黃色封鎖線,訴說著這裡是事件現場的事實──

立川車站南口的權藤大樓發生了事件。寶生麗子接獲通報趕往現場是在街上行人三三兩兩的清晨時分。麗子忍著呵欠穿過黃色封鎖線後,便衝上階梯來到了大樓的三樓。「──對不起,我來晚了,警部。」
雖然麗子並沒有遲到,但她還是一邊用道歉取代打招呼,一邊走到上司身邊。
於是風祭警部面帶爽朗的笑容舉起一隻手說:「沒有啦,其實我也才剛到。」
他的態度簡直就像是男友溫柔地迎接遲到的戀人一般。今天一整天大概又要被這位上司搞得暈頭轉向了吧,想到這裡,麗子不禁萌生想要掉頭回家的念頭。不過她還來不及掉頭,警部就下了第一道指示。
「那麼馬上就來拜見一下現場吧。過來,寶生。」
警部一轉過身子,麗子也立刻跟了上去。兩人默默地爬上階梯,來到了三樓與四樓之間的平台。那裡確實躺著一位身體變得冰冷的女性。雖然過去曾屢次見過相似的光景,但麗子還是無法習慣。麗子忍不住想別過頭去,不過這時警部突然發問了。
「寶生,看了這個現場後,妳有想到什麼嗎?」
「呃,想到什麼啊……」有什麼問題嗎?麗子慌慌張張地觀察起現場。
化為屍體的女性看起來年約三十幾歲。女性身材不胖也不瘦,臉頰圓潤,留著一頭短髮,容貌相當普通。服裝也是極為樸素。一身茶色襯衫配上緊身黑色短褲。勾在腳跟上的淑女鞋也是黑色的。這樣的她腹部上可以看到疑似遇刺的傷口。流出來的血在水泥地上勾勒出從未見過的地圖。放眼望去,屍體身旁不見凶器之類的東西,所以可以斷定這是起殺人事件,不過除此之外,麗子就想不到什麼了。麗子老實地認輸了。
「對不起,警部,我實在是想不到什麼。」
「哎呀哎呀,真拿妳沒辦法。」於是風祭警部露出了非常開心的表情說。
「仔細看清楚了,寶生,屍體身旁沒有凶器之類的東西。也就是說,這是──」
我知道,是殺人事件吧。──搞什麼嘛,剛才真是白認輸了!
麗子把警部沒有內涵的話當作耳邊風,同時快速地確認起死者的持有物。
短褲口袋裡發現了錢包及一支疑似房間的鑰匙。麗子檢查了一下錢包的內容物,裡頭有現金一萬兩千元與少量零錢、兩張信用卡,以及駕照。風祭警部立刻接過駕照並大聲唸道:
「被害者的姓名是菅野由美。住址是國分寺市本町三丁目,若葉集合公寓二0二號室──」
從出生年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