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風吹拂網友推薦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日韓文學

強風吹拂

雜牌軍是要怎麼跟名牌大學比啦!
但是清瀨說:長跑不是比速度,而是比心裡放什麼東西……

【內容簡介】

  弱校有弱校的風格,
  我們要的,可不只是冠軍!

  與森見登美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萬城目學《鴨川荷爾摩》齊名之作!

  2007年本屋大賞第三名!直木賞才女三浦紫苑費時六年採訪、創作之超大型代表作!

  日本出版界專業人士心目中三浦紫苑迄今最佳作品,更勝《哪啊哪啊~神去村》!

  青春熱血最高!宅腐萌無罪!完美結合優美文筆與詼諧情節、幽默對話,狂掃日本文壇與書市,讀者感動好評按讚至今,亞馬遜好評數超越《哪啊哪啊~神去村》、《啟航吧!編舟計畫》

  雙面書衣珍藏版:日本名藝術家山口晃「大和繪」原版書封╳台灣名漫畫家阮光民「人物設定」書封!

  看漫畫、打麻將、睡覺、吃火鍋……然後,跑217公里?
  這是什麼超展開的人生啦?!

  破爛公寓「竹青莊」裡十名怪咖組成的雜牌軍,一群被趕鴨子上架的烏合之眾,竟想挑戰日本最古老、難度最高的「箱根驛傳」──全日本大學生心中最熱血的戰場!

  竹青莊房客心裡異口同聲OS:沒辦法,因為清瀨說:「讓我們一起攻頂吧!」(顯示為無奈、不甘願狀)

  清瀨一定瘋了!這可不是那種阿公阿嬤也能報名、隨時可以棄權納涼的慈善盃路跑,而是來回長達217.9公里的巨型大隊接力賽!喔不︰他是認真的!為此他還從路邊撿回偷麵包練跑步(誤)的大一學弟藏原走,終於湊成十人參賽……

  竹青莊成員:一對白目又聒噪的雙胞胎+不當明星很可惜的俊帥漫畫宅男+尼古丁中毒的萬年留級生+通過司法考試的毒舌菁英+熱愛日本文化的黑人留學生+綽號神童的老實好青年+百發百中的猜謎王……

  這一群怪咖,長年來毫不客氣拿人家(清瀨灰二)的、理所當然吃人家(清瀨灰二)的,殊不知自己正一步步落入人家(當然就是清瀨灰二)暗中設下的陷阱,最後不得不踏上全力以赴跑到吐的不歸路……

  「驛傳」源自古代傳令制,「驛」即官道上每隔一段固定距離設置的「驛場」,從早年以「驛馬」代步傳令,到後來演變為「飛腳」,由人快步傳遞。

  「驛傳」接力賽,象徵著一種使命必達的精神,每一棒跑者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計任何代價,將身上的「接力帶」傳到下一棒夥伴的手中。驛傳,少了任何一個夥伴都不可能達成。

  跑下去!雖然只有一個人,卻又不是一個人!想見到夥伴,好想快點到那裡,跟夥伴會合……這樣的渴望,這輩子從來不曾如此強烈!

  這支怪咖雜牌軍最後能否創造「箱根驛傳」史上的最大奇蹟?不到最後一棒,沒人知道答案!但他們這一路在汗水、受傷、爭執、迷惘中前進,竟不知不覺贏得世間所有人夢寐以求、人生難得的最大獎:愛與羈絆──三浦紫苑心中的最高創作原則!

【作者簡介】

三浦紫苑

  1976年生於東京。2000年以長篇小說《女大生求職奮戰記》踏入文壇。
文筆流暢自如,擅長塑造個性鮮明的人物角色,故事總洋溢著年輕人的青春面貌,深獲年輕讀者喜愛。

  2006年以《多田便利屋》榮獲第一百三十五屆「直木賞」大獎肯定,2007年以《強風吹拂》拿下當年「本屋大賞」第三名,與森見登美彥的《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萬城目學的《鴨川荷爾摩》齊名。2010年再以《哪啊哪啊~神去村》入選「本屋大賞」前十大,為台灣2011年最暢銷翻譯小說。

【譯者簡介】

林佩瑾

  淡江大學應用日語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涵蓋ACG與文學、實用書,主要譯有《美丘》、《轉轉》、《毒笑小說》、《怪笑小說》、《贖罪:酒井法子》。

李建銓

  輔仁大學日文系畢業,現任職日商企業,朝專業譯者之路邁進。譯有《看懂世界資源真相,你就找到世界的財富地圖》、《等雲到:與黑澤明導演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一離開學校就應該要知道的生存辭典》。

楊正敏

  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美國紐約大學碩士。日文一級檢定,從事媒體工作逾二十年,現為文字工作者。

【目錄】

序章
第一章 竹青莊的房客
第二章 天下第一險峰--箱根山
第三章 開始練習吧
第四章 紀錄賽登場
第五章 夏之雲--集訓是王道!
第六章 靈魂的呼喊
第七章 預賽
第八章 冬天又來了
第九章 奔向彼方
第十章 流星
終章

【序】

作者三浦紫苑專訪

  1.據說《強風吹拂》花了六年才完稿,為什麼?

  這本小說,是以每年一月二日、三日舉行的「箱根驛傳」田徑賽事為題材。所謂「驛傳」是指由數位跑者組隊,以「接力帶」(細長的布料縫製成環狀,斜背在肩上)代替接力棒的長跑比賽。

  「箱根驛傳」總體賽程歷時兩天,由學生組成的遠程跑者交遞「接力帶」,往返東京和箱根之間。東京與箱根相距約110公里,劃分為五個區間,往返共十區間,合計約220公里,每隊派出十位選手交遞「接力帶」跑完全程,每年都會有兩百位學生以選手身份出賽「箱根驛傳」。這場比賽規模極大,連電視也有轉播,在日本相當受歡迎。大批學生與同隊伍的夥伴同心協力,除了要面對嚴酷的賽道,同時也要與對手及時間對決。他們的身影是那麼地清純又爽朗,沿途風景更是變化豐富。

  大都市東京、郊外小鎮、海邊道路、崎嶇的山路、美麗的湖畔,以及看得到富士山的箱根,跑在其中的學生跑者,接受沿途觀眾的聲援,也有許多人由電視上觀戰。

  2014年迎接第90屆的「箱根驛傳」,是個歷史悠久的傳統大賽,如今儼然已是日本正月的代表性活動(日本不是過舊曆年,是依照新曆正月慶祝新年。許多人都在家裡和家人悠閒渡過,而一月二日、三日舉行的「箱根驛傳」,透過電視轉播,是最適合闔家觀賞的比賽)。

  前言說得有點長,回到正題。說起這本小說寫了六年的原因,首先是,「箱根驛傳」一年就只舉辦一次,為期兩天。為了要全盤了解十個區間約220公里的賽道、地形,以及比賽中常有戲劇性發展的重要地點,或是每位選手的表情與動作,老實說,只花一、兩年是辦不到的。就算在取材後覺得「這個地方好像少了什麼」,等到下一次比賽,就是一年後的事。為了弄清楚大大小小的細節,因此花了我六年時間做準備。

  書寫過程中最辛苦的,就是:為了取材,正月完全無法休息!在日本有一句話叫做「寢正月」,意思是說正月應該在悠閒自在氣氛中渡過。我卻必須在寒風吹襲下,為了取材到處奔走。雖然是我自己決定要寫這個題材,卻也不由得常想:「為什麼要挑『箱根驛傳』來寫啊?我明明就想在正月睡個過癮的……」

  不過,看到每個選手努力奔跑的模樣,彷彿綻放著無比的光芒,採訪他們、為他們加油也都是很快樂的經驗。在提筆寫下書中人物時,也有一種感同身受的感覺,心情也不禁為之振奮起來。話雖如此……整本書確實是花了相當長的時間啊。

  2.您喜歡描寫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讓他們在摸索中建立起讀獨一無二的羈絆……請問您對這一點的堅持從何而來?

  關於血緣關係這件事,意義有好有壞,同時也是非常難切割的關係,當然我自認我很了解,並且親身體會家人的重要性。但是「家人」這個團體,也可以說是個非常狹隘的圈子。

  人類一出生,最初接受的愛與教育,就是由雙親這兩位最親近的「家人」所賦予,這應該是大多數人的情況。但是,也有人一出生,受到的不是愛而是暴力,或有些雙親沒有給予孩子正確的教育,而是偏差的價值觀;再者,有些孩子一出生,周遭的大人就沒有給他們愛,也沒有受到大人保護……這些情況該怎麼說?只能對人生充滿絕望,自怨自艾地想「因為我出生在這樣的環境,所以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嗎?

  我個人認為絕對不能這樣,不能把他們棄置在絕望之中。

  全面性地讚美、肯定「家人」的想法,我認為就是否定那些沒有受到「家人」恩惠的人,同時也否定了存在於「家人」這個狹隘的圈子之外的不同價值觀。這其實是個很危險的想法。

  我認為人們必須透過懷疑只適用於「家人」之間的價值觀,並且認識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價值觀,才會真正有所「成長」。因此,我希望能在小說中表達一件事,那就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們,在一起生活中,透過價值觀的抵觸,進而尊重彼此,最後才能發現嶄新的世界、情感及希望。

  3.您曾說過,創作以男性角色為主的故事,是想「自由地投射純粹的想像」,而在揣摩男性角色的性格與行為上,是否有什麼趣事或苦事,可以與台灣的讀者分享?

  因為我是個女人,在作品中總會想要傳達身為一名女性在社會中生存、遇到困難、過得很辛苦這樣的訊息。因此,想要寫開朗又積極的話題時,就把主角設定成男性,寫起來會比較輕鬆——當然我並不是說男性就沒有困難和辛苦,只是,如果以女性為主角,我就會把自己的煩惱或憤怒露骨地投射到作品中,這樣會很難寫出愉快的東西。

  話雖如此,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身為人類的本質都是一樣的,所以就算是以男性為主角,也不至於無法推測他的性格和行動。

  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偶爾會忘記,那就是「長鬍子」這項男性身體特微。我本人並沒有實際體會過「睡一覺起來鬍子就長出來了」這種情況,所以有時候會忘了寫「每天早上刮鬍子」的場景……希望讀者在看小說時,可以適時在腦內補完「雖然作者沒寫,不過書裡的人物應該該刮鬍子的時候都有刮吧。」

  4.在您的作品裡,經常可見可能被社會歸類為「LOSER」的腳色:徬徨、沒有特定目標、成就,請問這樣的人物對您而言具有什麼樣的魅力?您如何定義「贏家」和「輸家」?

  我本身很少思考這件事……賺很多錢、開好車、受異性歡迎,我並不認為這樣的人生就是「贏家」。

  我覺得,窮極一生去追求心中某個珍貴的目標,或是一生中不停地探尋「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這樣的人生應該更加充實。

  5.台灣的年輕讀者非常喜歡您作品中的人物性格、情誼濃度與人生態度,請問您有什麼建議給仍在人生道路上摸索著前進的他們?

  讀者們喜歡書中人物,這一點讓我感到十分高興,謝謝各位!但是我想自己應該沒有偉大到可以給別人建議。我想,如果可以對自己以外的事物永遠保持想像力,同時保有自由的心靈活著,應該是一件很棒的事。讓我們一起努力,慢慢探索人生吧~

日本各大媒體報章書評 翻譯整理∕嚴可婷

《強風吹拂》,這就是三浦紫苑!--人生就像跑步,「速度」不如「潛力」、「毅力」

  自2006年以來,三浦紫苑陸續以《強風吹拂》、《哪啊哪啊~神去村》、《編舟記》入選日本書店業界的年度盛事「本屋大賞」,其中《強風吹拂》是她在以《多田便利屋》榮獲「直木賞」大獎後發表的第一部小說,一如她過去其他作品同樣妙趣橫生,卻從取材開始歷時六年才完稿,也是她到目前為止寫作時間最長的一部作品。

  《強風吹拂》是以日本每年新春舉辦的「箱根驛傳」(超長程大隊接力賽)為題材,描寫「竹青莊」裡勉強硬湊成軍、10名不同類型大學生之青春群象。這群有八成人欠缺跑步經驗與訓練的選手,必須在一年內完成訓練、爭取參賽,達成跑進前10名的「不可能任務」。

  許多日本人習慣在正月觀賞箱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