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購買穿著勇者的藍白拖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大眾文學
穿著勇者的藍白拖


★一段愛、勇者與藍白拖的爆笑冒險!
★暢銷作家Kooroano惡搞鉅作,千萬網友熱情推薦!
★繼《你好,我是死神》《你好,我是飄飄》,再創Kuso經典!
★惡搞電玩世界的爆笑傑作,出人意料的冒險創意哏,顛覆文學新風格!
【故事簡介】

「喂!就是你!你命中注定要成為勇者,這是宿命,想躲都躲不掉。」

混吃等死的高中生亞修,有天跟老大在學校附近遇到個怪老頭,說亞修的老大曾許願要當勇者,現在神答應他的願望了。正當他們以為老頭是神經病時,沒想到卻被他帶進異世界開始莫名其妙的勇者冒險,而一支自稱「徠德福特」的右腳,以及一支左腳──這雙藍白拖就是亞修進入異世界冒險所裝備的唯一道具?
除了吐槽力滿到999以外,體力、魔力、攻擊力、防禦力都只有1?!這種能力值是要怎麼拯救世界呢?
而亞修帶著藍白拖穿越在不同的世界時,漸漸發現神選勇者背後並不單純,他決定解開真相,救回他早已忘記的正妹女友!

【名人推薦】

『在這本書裡,我看到了夢想與未來。』——天才發明家Nikola Tesla
『主角擁有絕對的自由,同時也背負一切責任,在選擇過程中成為自己並彰顯其存在與本質。』——文學與哲學大師Jean-Paul Sartre
『臣亮言:……臨書涕泣,不知所云。』——諸葛孔明熱淚盈眶推薦
『垂死病中驚坐起,危惙之際惟此書。』——元微之白樂天相擁推薦
【目錄】

第一章:不要長大了就把小時候的夢想倒進馬桶沖掉 007
(1)路邊拾荒的流浪漢也有可能會是帶你升天的好老師
(2)搭訕的方法有千百種,重點在於要不要臉而已
(3)那些被主角一刀砍趴變成道具的雜魚,也是父母心中的寶
(4)為什麼沒有人用時間暫停來念書的?用來打打殺殺和推倒正妹不是很幼稚嗎?

第二章:平時做好準備,真的開始冒險才不會太錯愕 033
(1)想不起來的事情總是特別重要,就像追不到的女生總是特別正點
(2)本回沒有篇名。
(3)英雄救美時在旁邊拍手的那些臨時演員,都嘛會幻想有自己上場救援的一天

第三章:沒錯!拯救世界只能靠這雙斷掉的藍白拖 059
(1)英雄祭:現在開始要進入主軸變成不搞笑認真的冒險小說!
(2)Otherworld:這標題看起來很專業吧!
(3)夢之魘:看不懂的標題總是特別有意境
(4)傳說?勇者試煉:勇者也是你在說,還試煉個什麼雕?
(5)神的藍白拖:恭喜故事主角終於登場?
(6)冒險?開始:現在才開始啊?都第幾回了啊混帳囧

第四章、校園總是孩子們最開始的惡夢 111
(1)陣與星期天:正常的標題看了反而不習慣,既然換章了標題應該要換回其他風格吧?
(2)看卡通最討厭的就是前兩個月劇情總回顧,有誰等一個禮拜卻沒有新劇情不火大的嗎
(3)所謂的現實,就是大部分時候怪物比隊員更窩心
(4)即使是周遭不起眼的垃圾都蘊藏著說不完的故事
(5)大叔間的對決比女人們的戰爭還要溫和許多
(6)買書的時候要確定自己的肉體與心智年齡適合劇情走向
(7)有些漫畫在斷頭前會有頁數變少的趨勢
(8)選項以外的,即使是正確答案也不能選
(9)為了衝結局按掉太多劇情,即使破關了也會很空虛

第五章、約會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拯救世界 183
(1)貼心點的遊戲都會設計溫習模式,讓按掉劇情的玩家不必為了自己的手殘重玩
(2)記憶就和紀錄一樣,弄丟了就準備重玩新的人生
(3)有正妹型男示好也不要喜上眉梢,以免被當成行情很差的阿宅

第六章、最近很流行和下一回劇情毫無關聯的下回預告 201
(1)到了結局才出現的主角威能,是可以腰斬所有難以收拾劇情的地圖兵器
(2)存檔點沒弄好的話,只是不斷重複被秒殺的悲劇而已
(3)所謂命運,就是打了各種金手指也改變不了的劇情
(4)結局之後重看的劇情總是特別有韻味

【內容試閱】

(主角序)誰說小時候的夢想越蠢,長大以後的成就越高?

  每個人一定都有夢想,差別在於很三八的告訴大家還是很悶騷的憋在心裡(注1)。有些人夢想很偉大,想要開台會趁敵人鼻塞時說「達陸趁現在」的卑鄙機器人征服全宇宙(注2);而有些人的夢想很健康,想要全世界的正妹型男死心塌地歸他差遣而且不加馬賽克(注3)。
  Shit!真會幻想。
  我幼稚園隔壁那個香菇頭(注4)的夢想實際多了,他只想躺在家裡數花不完的錢;可惜這夢想太現實了,如果哪天真的賺到數不完,人生不就毫無意義到只能改數褲子裡那朵香菇嗎?
  我?噢你說我啊?記得從小到大有過很多不三不四的願望,但先撇開吃糖果、再睡一下和每天有大便玩那種,維持最久、投到國語日報比較不會被退稿的──就是要當一個勇者。
  當勇者很帥氣的嘛。可以拿很炫的武器到處欺負小怪物還不會被動物保護協會告,然後路人們就會對你露出很羨慕的眼光,而且還有漂亮妹妹毫無道理地主動喜歡上你,這絕對比黑人四十公分的茄子還威(注5)。
  所以從托兒所開始,我每次上課都會做幾個白日夢:當時暗戀的女生在路上被奇怪生物給欺負了,我就會突然爆氣變得很厲害,把怪物趕跑,然後那個女生就會愛上我。比起每個禮拜固定遇怪的各種卡通主角,我運氣也太差了,怪物們不知搞啥鬼去了一直都沒來;害我精心排練過的幾十種劇本就這樣變成童年無法抹滅的遺憾。
  但我沒有放棄,很快地就從挫折中站起來。從幼稚園到國小國中,隨著不同的新暗戀女生與進化的新怪物們,幻想不斷變得更加成熟,招式也跟著科學化(注6);武器不再只是直笛球拍水壺和老媽的難吃便當,先進化成一把符合歷史典故的劍(注7),到一台充滿文藝氣息的機器人(注8),到遵守物理定律的龜派氣功,不斷隨著當期走紅的漫畫更新著。
  唯一不變的是,不管配備有多高檔、練成的招式多強,都會很快就被老師射在我嘴裡的粉筆和全班恥笑的背景音樂破功。Shit!粉筆真是扼殺少年夢想的邪惡武器。
  考上高中以後……媽的不對我根本沒考上!我高中聯考的成績低到連繳卡都不行,老爸含淚毒打一頓後把我送到臺中縣的僑泰工家;當時那是一所很神祕的私校,他不知道靠什麼方法把我丟進去;但聽說全班都是很神祕地被回收進來,所以我就不研究這未解的謎。
  進去之後,我發現自己的程度和同學很有默契,於是上課便能更專心地幻想;反正考試的時候全班成績都很團結,誰沒用功都不會被特別顯示出來。不過既然上高中,我不能再像過去那麼不切實際,只沉浸在幻想中,於是我開始務實地鑽研各種YY小說;我在裡頭看到了滿滿的夢想,但每次闔上書本卻是更加的空虛。
  就是這樣一成不變的日子,很慢地我念到了高二;我還是一樣,考卷寫上名字就睡,上課鐘聲一響就睡,只有放學才是清醒的時候;學校晚上有輔導課(注9),但我不是睡、看小說就是蹺出去玩,蹺著蹺著也認識了些常常一起被教官抓回來的朋友。
  看著那些小說、跟著那些朋友,我慢慢變成了另一個樣子,一種疑似我曾經唾棄的路人角色;有人說我平常這麼沒存在感,一定是天生的雜魚(注10);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樂在其中,只知道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遠;就連睡夢中的幻想們,都開始變得平凡起來。
  或許在潛意識中,我還是想當勇者,想當英雄,還是希望四周的人們可以用崇拜的眼神看我。可惜事實總是駁斥自己:我不是英雄。我不是勇者。我什麼都不是,沒有人會崇拜我。
  於是我漸漸地忘了小時候的夢,甚至在夢想變成現實的時候。
  直到遙遠的那一天,我知道自己曾做了,可以說是後悔一輩子的選擇……

注1:歷史上最顯著的例子:前者想成為很嗨的賊,後者想成為新世界抄筆記的神。
注2:年齡取向為國中生以下的男性卡通,都有機器人會說話的特質;不過除了沒意義又無關劇情的廢話外,每集都會說服主角趁敵人閃神、受傷、高潮的時候偷襲取勝。很賤。
注3:Mosaic,鑲嵌式藝術的直譯,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都以為源起於日本。
注4:又稱為公然猥褻頭,表現出心理學中陽具崇拜的極致:我就是屌。
注5:奉勸各位看到黑人就自卑的朋友,40公分並沒有比較威,不過是根加滿醬油又軟到入口即化的過期茄子。
注6:電玩公司在創造招式名稱時必須注意風格和取向,如果想要得到家長認同就必須充滿知性與科學風:像安培右手定理爆破、小太刀M型化社會斬,就可以說服他們讓孩子打電動是會增長智慧的。
注7:大部分漫畫小說遊戲中,越古老的刀劍數值總是特別高;但事實上武器鑄造技術是不斷進步的,加上歲月的摧殘導致毀損,你真拿古代武器去砍怪,頭上冒出的數字一定會少到你哭著叫媽媽。
注8:雖然日本已經把1:1的鋼彈給蓋出來,但根據目前科學的發展技術,一台機器人真要符合工學,最實際的方法還是學尼匡:推給外星人,說是他們造的。
注9:在那個年代,國高中生不但每天要上課到近22點,星期六還得到下午放學;而且校方都強調是全體學生滿懷感激地自願留下來進修,全體家長更是熱淚盈眶地主動贊助教師的加班費。
注10:當今社會結構下的教育,就是要把人訓練成隨時可以替換的雜魚;好處是不會因為誰的消失使整體運作喪失,壞處是人的本質被徹底工具化。也是啦,把所有人都訓練成雜兵,那這個世界沒有勇者,也不會因為那少數的幾個菁英仆街就世界毀滅,對我們這種當不成勇者的遜咖聽起來多安慰啊。

  第一章:不要長大了就把小時候的夢想倒進馬桶沖掉

  (1.1)路邊拾荒的流浪漢也有可能會是帶你升天的好老師

  「喂!就是你!你命中注定要成為勇者,這是宿命(注11),想躲都躲不掉。」
  「啥?」我結束為時不知多久的恍神,轉過頭,卻找不到發出聲音的人;其實我也可以形容一下這語調的,就像很多不入流作家會硬塞什麼渾厚有力、絲絲入扣、蝕骨銷魂這類詞彙來充字數,但未免太做作了。(注12)
  總之,就是一個普通中年男人的聲音。
  「就跟你說躲不掉了,還躲啊你?真他媽沒品!」我還沒釐清恍神前的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個地方,甚至這裡又是什麼地方,那個聲音便已催促起來。
  「呃,我一直都站著不動,沒有躲啊!」我連忙應聲。為了避免誤會,還用最短的時間整理制服然後立正站好等待。
  「呸!這樣孬一點勇者的氣魄都沒有!」那聲音提高分貝和力道凶狠地教訓著。「我也沒看到你耶!」我四處張望,但螞蟻般的人群都逕自移動中;這裡人多到爆炸,哪能知道是誰在說話?不過就在搜尋的時候,我看到了幾個熟悉的地標!顯然,這裡是一中街。
  嗯哼,我什麼時候跑來這的?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是睡夢中的我聽到下課鐘聲,就自動導航(注13)夢遊到這起床嗎?這種進
化實在是太方便了!
  「嘿,你發什麼呆啊?」突然,一隻大手拍到我的肩膀上;我轉過頭,是老大——剛開學在教官室認識的一個朋友。為什麼叫他老大?因為他很帥氣,嗆教官的時候很酷,悔過書的內容很豪邁;要不是他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注14),我一定把他當神來拜。但就因為他和我一樣是爛學校裡頭過期的不新鮮學生,所以他不是神,他是老大。
  「喔,我聽到奇怪的聲音。」我趕緊回答,免得他又說我在作白日夢(注15)。既然老大也在現場,很顯然我們是一起蹺課出來逛街的;但詭異的是,從離開教室到坐老大的機車來一中街這段劇情,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人類的腦袋不是在下課以後都會變得特別清醒嗎?
  「什麼聲音?」老大皺了下眉頭。
  「嗯,就一些有的沒的,什麼今天當勇者可以打折之類的。」我不知該怎麼說。如果照實敘述一遍,老大肯定會笑我因為胡思亂想所以幻聽……等等,搞不好真的是我在幻聽耶!那怎麼辦咧?嗯!先來背點佛經(注16)平靜心靈確認一下吧!
  微之微之不見你下面已三年矣不得你下書逾二年矣人生幾何本該如此況以膠漆之心置於胡越之身進不得交合退不能相忘牽攣乖隔各繳白卷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實為之謂之奈何僕初到潯陽時……到潯陽時,呃你到潯陽幹嘛?你沒事幹嘛亂跑到潯陽啊?然後是啥啊?
  「媽的勇者,我終於找到你了!」就在我忘詞的那一剎那,聲音又冒了出來。喂蘇軾(注17)你也太現實了吧?我才忘不到半秒幻聽就出現了!再給我機會背一次吧?(注18)
  「啊?啊!」在我抱怨的同時老大也驚呼一聲,並滿臉疑惑地扭動脖子;我跟著轉頭,只見一個瘦小乾癟還過水去油的中年人握住了他的手臂。咦?難道不是幻聽,是真有其人?蘇軾你真夠義氣的!你推倒小蘿莉的事情我一定不會跟訓導主任講。
  「呵呵,跟你說了幾百遍了,不要躲嘛。」中年人開始用指頭來回撫摸老大的手臂,並露出堅定不拔的淫笑。咦?原來他不是找我啊?
  「快!快走!」老大像是跳蚤漏電般抖著拍了我肩膀一下,然後奮力甩開中年男子的手往一中街另端跑去;我楞了半晌,直到他跑開許遠才想到應該要跟上。
  我正要起步,中年男子緩緩轉身,一邊吐痰一邊挖起鼻孔,很落寞、很不耐煩地對我說道:「喂!你命中注定會成為……呸!要拯救這個世界,你……也可以啦。」
  「呃……」我楞住了,雖然我剛剛一直保持在發楞模式。
  不過這是怎樣,他不會是神經病吧?他對每個人都會這樣說嗎?而且,你就算發神經也請公平(注19)一點吧!為什麼對老大像是看到救星一樣嗨,和我說話就這麼委屈啊?
  「給別人去救吧,我早就已經不想當勇者了。」於是,我對他以及彈在地上的鼻屎慘笑一下後,趕忙朝老大追去。

注11:傳統日式遊戲裡頭的主角都很可憐,從小就背負著一卡車的宿命,不僅要拯救世界,連隔壁阿婆內衣掉了都是他負責找;拒絕的話,要嘛阿婆不給你什麼鬼道具導致整個主線卡關,要嘛少了這內衣誰就不會加入,更不用說那些內衣其實是最強裝備、隱藏頭目可以靠丟內衣一擊KO這類天才設定了。
注12:許多老師會要求學生在作文中使用大量修辭和成語裝飾,結果讓好好的文章變成空虛的文字堆砌;這就像電影中適當的H鏡頭會讓大家血脈賁張,但此起彼落的話是會讓觀眾冷掉軟掉的。我說的是爆米花,想哪去了?
注13:就跟到旅館開房間只是為了討論功課一樣,失去記憶、被附身、夢遊這種老藉口,中古世紀就沒人在用了。
注14:對於那些因為建中制服太醜所以跑去私校當山大王的,應該很難想像有人會特地買水電工服偷穿自嗨吧。
注15:雖然發呆是主角的註冊商標,但平常也不能隨便就這樣誤會他;就像對還沒發功正在剔牙的紅音大姊稱呼超級魔動水王,也是很沒禮貌的。
注16:對於不喜歡文學的高中生來說,佛經、課文、軟體安裝須知都是長一模一樣的東西;就像對於沒有藝術細胞的人來說,有碼與無碼的卡通都是很刺激的。
注17:當然推倒王蘇先生不是該文作者,但學生記錯作品是很正常的,頂多記得作者各種令人髮指、興奮的行為;說到興奮,為什麼每次教到與元微之書時,最近幾屆北一女的學生幾乎都整班在歡呼?到底有沒有這麼腐啊?
注18:雖然也沒看過哪隻殭屍趁道士念經到一半要換氣就馬上偷襲的,但那什麼第一次半秒賺大錢就成功的暢銷書一定會要你換個角度想想,如果能好好掌握人生關鍵的每個半秒,不但能擊敗道士還可以賺到你媽認不出來。
注19:脫離傳統封建社會之後,表面上人的階級不再被血統束縛,只要你肯努力(或者夠卑鄙夠狗腿)人生就充滿希望;別傻了!有的人含鑽石湯匙出生,有的人只能被丟棄在公園的紙箱裡;有的人努力了一輩子還打不贏每天無所事事只不過女朋友被襲胸就爆氣的少年,有的人下了一輩子圍棋卻被撿破爛的小學生秒殺。如果自己的努力得不到寄望的結果,不如就安分地當個路人,以免每天想著砍掉重練啊各位。

  (1.2)搭訕的方法有千百種,重點在於要不要臉而已

  「老大,等等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注20)」看著那熟悉的背影隨著衝刺逐漸逼近,我一路追喊;趕到身邊時,正聽見他不斷反覆唸著:「呼!呼!媽的咧,又給我遇到那個神經病!又給我遇到那個神經病!」
  「是喔哈哈,我原本呼呼,還以為哈哈,他是什麼呼呼,先知的說。」我邊笑邊喘。
  「屁啦,他會要你坐下來,盯著你看五分鐘,然後說你的命格有多麼特別,說你其實是什麼勇者之類的。」老大瞪大了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比出中指表示抗議。
  「是喔?」我應道。果然當勇者得命中注定,那些買碗泡麵就變勇者的故事都嘛假的!
  接著老大收回手指握緊拳頭忿忿地說:「然後他一定會要你給他五百塊,讓他幫你算算更詳細的情節:比如說什麼時候才能成為勇者,然後會有多厲害之類的。」
  「五百塊,應該還滿划算的啊?」我盤算了一下,現在攻略本和CG原畫集都沒這麼便宜,靠點小錢就可以知道自己的未來很超值啊!
  「划算個屁,他頂多講了兩句有的沒的,就會再跟你要五千……唉,總之那是騙人的,相信我,只有白癡才會被騙下去!」老大拍拍胸脯,非常有男子氣概地承諾。
  「嗯,老大這麼確定那應該不會錯。」我回應道。
  「當然,我已經被騙五萬多了!你看我現在哪裡像勇者啊?」老大生氣地跺腳。
  「嗯。」我再次點頭應了一聲。不過說真的,其實我覺得老大還滿勇者的,很多時候;畢竟一般人應該不可能嗆教官、扁訓導主任,還是花個五萬五千五確定自己是正港白癡。
  之後,我們在一中街逛起來,買小吃,買謎版電影片;只要趕在九點輔導課結束以前回學校就好,因為老大要搭校車回家。當我們啃著雞排走到補習聖地——水利大樓的時候,突然看到一群綠制服的女生走出來,頓時間我感覺整間大樓像在發光似的;雖然敝校女生制服也是綠的,但質感就是不
一樣,就像同樣是畜生的腳,雞爪和熊掌就差好幾個錢。(注21)
  「亞修你看,那個女生好正!」老大突然指著左邊第三個女生對我說道。我瞇著眼睛看過去,果然是那群女生裡面最好看的;就像是一盤精心料裡的法式焗烤松露熊掌,閃閃發光地塞在一堆只是用熱水燙過的熊掌旁邊。
  她大眼睛,頭髮及肩,瓜子臉,雖然我這樣形容起來和其他路邊陪襯的差不多;但那是我中文太爛不會形容,她真的好正!多望一眼就會浮現一種美女專有的「似曾相識」質感,以及「我是為了她才會來這裡」的命運式錯覺,彷彿不趁這時候搭訕她人生就會白活似的。
  這時,老大湊到我耳邊小聲地說:「嘿!我想搭訕她耶!」
  「怎麼搭啊?」我反問道。太糟糕了,竟然被老大搶先一步!
  「你去騷擾她,然後我去揍你這樣。」老大掏出一張一千塊。
  「不要啦!」我連忙拒絕。雖然這樣又變成我搶先一步,但是怎麼能為了區區一千塊出賣自己的人格當一個被打的雜魚呢?
  「加一張。」老大不假思索又掏出一百塊。
  「好。」既然他這麼有誠意,我也不好意思拒絕,立即為所有的猶豫劃上句點。畢竟就像我上一頁(注22)說的,既然她似曾相識,說不定是我的青梅竹馬(注23);既然給我一種為了她才來這裡的錯覺,說不定我命中注定就是要在這裡和她說話。
  「可是要怎麼騷擾啊?我沒受過專業的騷擾訓練。(注24)」我把錢放進口袋,順便問道。
  「反正你過去跟她說些有的沒的,然後趁機亂摸她就好了!反正你長得很路人,就算被抓到警局登報上電視,也不會有人認出你的。」老大想了一下,很認真地回答。
  「好,沒問題。」我點點頭。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義氣,義氣配上似曾相識、命運和一千一百塊我就更不能拒絕了。
  於是,我大步向前。
  「打擾一下……」我走到那群女生中間,也就是那正妹前頭,張開雙手擋住路說道。
  那女孩見到我,遲疑了一會便側著頭笑說:「嗯?有事嗎?」
  「啊!那個,就是,請問,我,可以,跟妳說話嗎?」我嚇了一跳!連忙小小聲地說。歐買嘎!真想不到她連聲音都是這麼好聽,這等於在法式焗烤熊掌上菜之前還附贈海景佛跳牆!太超過了!念名校的正妹沒有幾個缺陷的話,叫我們班那些阿歪是情何以堪啊?
女孩又鈍了半晌,笑著說:「咦?抱歉?你剛剛說什麼?」她旁邊的同學則噗嘰、噗嗤和噗噗地笑了出來。
  「快騷擾她啊!快啊!快!」笑聲之外我也聽見老大心急的催促。
  事到如今我毫無退路,只能鐵著心說道:「那個就是,我,可以騷擾妳嗎?」
  「咦?」這次女孩是徹底地楞住了,她楞住的樣子也好可愛喔喔!
  「耶死!估價吧!丟洗阿哪!剛八得!」老大在一邊用奇怪的語言幫我打氣,雖然我一句也聽不懂!於是,我趁這個萬中選一的機會,鑽石著心拉住她的小手,用最誠懇的眼神看著她:「我喜歡妳,請讓我騷擾吧!」
  頓時之間我感覺到天旋地轉!天啊,我竟然跟她告白了?而且還是這麼詭異的方式?可是如果她就這樣答應我的話這爛故事他媽的一定會被腰斬啊(注25)!唉!為了我們未來的長久發展,還是快點拒絕我吧!
  「喂!放開那個女孩!」就在理性與感性搏鬥的片刻,我聽到後方傳來這樣的警告聲,老大不愧是老大,超有效率。
  不過聲音怎麼不大一樣?難道老大為了把妹,失聲了?
  「好……呃啊!」我正要放開女孩的手,便被一個書包砸中腦袋。
  「我再說一次,女孩,快放開那個畜生。」有個穿臺中一中制服的帥哥,站在我後方五公尺的地方,根據李昌鈺博士的彈道比對,書包應該就是從他手中飛出來的。
  「你在說什麼啊?」這時,左邊的廉價熊掌吐槽道。
  「咦?抱歉抱歉我說錯了,是畜生,放開那個女孩。」他抬頭思考半秒,又說了一遍。

注20:源自電玩美少女搖搖在廣告中的經典對白系列,後來被廣泛應用:諸如你不要射你不要射你不要射、當很大當不用錢等,都是抄襲之。
注21:文化標籤,泛指一些特定意象所給予人不客觀的第一印象。比如看到北一制服就假設這女的一定很腐、看到戴眼鏡抱主機的男生就覺得他一定超宅、看到台科大學生證就肯定這個人抬過大蚵仔等。
注22:後現代筆法,劇中或書中角色出現一種跳脫故事之外的對白,大多是為了剝離讀者的神入與識閾性;比如說為了不讓觀眾將自己投射為劇中主角,有些導演會在活塞運動中不斷出現攝影機和男優臉部特寫,強調這只是影片,沒你的份,你還是乖乖抽衛生紙就好。
注23:許多沒營養又不願立即完結的愛情故事中,當男女主角感情非常順利到可以結局時,就會跑出個前妻、青梅竹馬還是心愛士官長之類的鬧場;所以要讓這個故事健康點,就得讓青梅竹馬比女主角早幾回登場。
注24:自從某歌唱節目中出現這樣的疑問句後,相當長一段時間流行類似的語法,如你受過專業的落屎訓練嗎?這種東西說一次是創意,兩次是流行,三次是老哏,到現在還在講就是低能加無聊。呃,我是不是罵到自己了?
注25:當發展太怪異、太平凡而導致人氣低落時,編輯部會透過會議決定是否結束這部漫畫;如果故事只發展到一半就被強迫結束,稱為腰斬。目前最廣為人知的腰斬漫畫是:叫好兄弟來打架的葉兄弟。

  (1.3)那些被主角一刀砍趴變成道具的雜魚,也是父母心中的寶

  啊!原來是他。
  該怎麼說呢?他是個英雄,天生的英雄;其實這十個字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班上的女生都這麼說。我們叫他一中男,一中對我們而言是個遙不可及的名字,就像「慘了今天我有一題不會寫可能沒辦法滿分了哭哭」這種心境和我們這輩子沒緣分一樣;而遙不可及的東西變成綽號,就有了美感;我們班上的女生都很哈他,說他又高又帥又有錢,然後不小心成績好、剛好又見義勇為加上順便練過一堆功夫。(注26)
  我呢不是英雄。不過一輩子能遇上一次英雄,似乎也不錯?按照武俠小說的慣例,跟著他就算只負責掃地倒茶折棉被餵兔子吃草,總可以捱到他說「呃啊我不行了以後一切就交給你了呃啊」的那一天。(注27)
  不行不行!我怎麼可以背棄老大呢?電玩裡的雜魚都不會看你勇就爭著要加入隊伍,要是變節我不就比史萊姆還沒人性啊!而且,他應該不會想讓我當跟班吧?我也沒機會開口請他收我為徒;因為他現在忙著揍我,我忙著被他揍。
  「噗吱」一聲,我看見我的門牙被打得飛了出來,我的身體也隨著他揮拳的力道撞上肯德雞的牆壁,然後跌坐在地上;肯德雞爺爺的雕像看到我這狼狽樣,都^_^的笑了出來。
  「你這垃圾,就是因為你不好好用功念書,台灣才會進不了聯合國!」一中男生氣得看著我。是錯覺嗎?我似乎看到他眼中泛著淚光。
  「屁啦,會念書就了不起喔?書讀不好就是垃圾喔?」老大突然衝上前生氣地說著。呃老大不是我說你,你突然跳出來說這些幹嘛?這是傳說中的對號入座啊!(注28)
  「我沒說不會念書是垃圾
,但不會念書還想欺負女生,就是垃圾!對了你哪位呀?」一中男自以為正義地說。哼!最好我們有欺負女生了,我們只是為了搭訕她所以假裝搭訕她而已,然後不小心我們念的學校比較遜而已。最好進不了聯合國跟我們有關啦!進不去是因為那個孫串出還誰的先退出聯合國吧?(注29)他有問過我意見嗎?沒有嘛!
  「幹嘛這麼激動呀,他又沒對我怎麼樣。」中女中正妹走到我和一中男中間打圓場。看到沒有!連受害者自己都說沒這回事了,是還想怎樣?你不要強迫人家當被害人,這是二次傷害,很沒品捏!
  「妳就是這樣!被人欺負都不知道!」一中男瞪著正妹說道。
  「嘿!你亂說什麼?我們才沒有欺負她,她當然不知道!」老大又咆哮起來。呃老大不是我說你,你幹嘛承認跟我是一夥的!太明顯了!這樣你以後很難搭訕她啦!
  「別理他們,我陪妳回家吧?」一中男牽住女孩的手,很快地拉她離開了大樓,最後還回一個警告的眼神;正妹雖然疑似好像有點不大甘願,但最終還是乖乖地給他牽走了。
  Shit!原來他們是一對的喔?那完全沒搞頭(注30)了嘛!
  我唉了聲,和命運與似曾相識的女孩說永別,再看幾眼逐漸散去的路人和其他竊竊私語的熊掌,撿起地上的門牙然後走到老大身邊,忍著身上的痛說道:「老大,你還好吧?」
  「媽的,都那個愛把胸毛黏在頭上(注31)的九把刀害的,沒事寫什麼鬼功夫,結果出現一堆自以為正義的王八!」老大邊碎碎唸邊拍拍我:「嘿!你才還好吧?是你被打我又沒事。」
  「沒怎樣啦,掉個門牙而已,我又不是兔子用不到門牙。」我笑著說:「可是老大,我們現在才一九九八年,功夫還沒開始連載耶?你這樣有點時空錯亂唷!」
  「啊?對喔!不管啦!反正他以後會寫一部小說叫功夫,真是氣死我了!多花點心思寫樓上的房客啊還是樓下的麻油雞跟隔壁房東的薑母鴨(注32)這種溫馨勵志書不是很好嗎?」老大語無倫次地說著。
  我無奈的陪笑,嘆口氣;雞排也沒心情吃了(注33),只得跟著老大去牽車,準備騎回學校。
  現實真是殘酷,只要穿著的不是第一志願制服,不管我們做什麼,都是那些「好學生」眼中的垃圾而已;可惡,明天去查志願表,然後找幾個分數比我們學校低的罵他垃圾。
  老大載我的時候,路上仍不時抱怨唸著,說一中的學生都很自以為是;我認識的一中男生也這麼個,我應該不能因為他揍過我、搶過老大詞就把他當壞人看吧?
  可是老大強調了好幾公里,為了義氣,那他還是乖乖當反派好了!
  「你是壞人你是壞人你好壞你好壞……」(注34)就在我下定決心開始為自己洗腦的時候,一台野狼一二五突然甩尾擋在我們面前;騎士拿下全罩安全帽,是一中男(注35),他慢條斯理地說道:「打擾一下,我有話跟你們說。」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想說我還不想聽咧!我不要聽我不要聽!」老大蒙住耳朵叫道。
  「我要跟你們算剛剛的帳,我只是不想在她面前打人,別以為這件事有這麼簡單。」一中男殺氣騰騰(注36),瞪著我們說。咦?你不是已經打我了嗎?我不算人嗎?還有你們剛剛不是一起回家了嗎?哪有這麼快就追出來的?難道你是被甩了所以來尋仇的?
  「正巧,我當時也是怕傷到無辜的路人和花花草草,所以才沒出手。」老大殺氣也騰騰地冷笑了一聲,揮手示意我下車。呃你不是不要聽嗎?我覺得你聽得很清楚耶。
  語畢,老大把車停在路邊,緊接著就要在人行道上一決勝負。
  「我這輩子沒這麼認真過,但你看不起我們,我就要讓你知道惹火我的下場是什麼。」老大把安全帽丟到地上,殺氣再騰騰地說。
  糟糕!我們扔的是九十八塊的瓜皮帽,一中男扔的是看起來很貴的名牌全罩帽,我們這樣是不是輸在起跑點(注37)啊?不管了!雖然我和一中男無冤無仇,但他看不起我們又打斷我的門牙,自然我就要幫老大助威!好!先來跳個大腿舞:「老大!加油!一中男!漏尿!老大!加油……」
  「等等!暫停!你去打他好不好?」在被一中男連續揍了十多拳後,老大突然指著我。
  「啊?你說什麼?」我和一中男同時問。
  「我給你一百塊,你揍他不要揍我。」老大從皮包裡掏出鈔票,遞給一中男。
  「什麼跟什麼?」一中男傻住了,拳頭在空氣中停格,眼神則望著那飄落的鈔票。
  老大趁這空檔,拿出一張紙條寫上借據並簽名(注38),遞給我道:「我現在沒錢了,明天再給你兩百塊,你去讓他揍。」
  「好。」我將借據慎重收進口袋並點點頭,走到一中男面前,擋住身後的老大。(注39)
  「你打我吧,我不會反抗的。」我閉上眼睛說道。
  「喔,我懂了!就是他叫你去騷擾湘芸的吧?你的帳剛剛已經算過了,不能多算,給我閃開。」一中男先思索兩秒,再不假思索地把我推開;但既然我收了錢,再加上義氣,就絕對不能棄老大於不顧;於是我又站上前,張開雙手擋住他:「只要有我在,誰都別想傷害他他他……」我大聲說著同時被一腳踢開,滾到旁邊的垃圾堆中,打翻裡頭一堆瓶瓶罐罐;過了大約一秒半,老大也被踹得滾了過來,打翻裡頭剩下的瓶瓶罐罐。
  我試著要爬起來繼續擋住一中男,但就在這時候,我掙扎的手摸到了一個東西;我低下頭去看,那是一支藍白拖,右腳的,上頭連著鞋底的支點還斷了兩個。
對了,就在我摸到的一瞬間,天空打了兩道閃電。
  然後,在我維持趴著的姿勢時,隱隱約約地,彷彿看到一排人站在我的眼前竊竊私語。
  「馬鹿野郎!神?????????????!俺???阿吉師?食??牡蠣???????勇者????!」(注40)這是我聽到最大聲、最清楚的一句。
  這是安怎?

注26:大家都知道前面三項才是重點,因為這年頭這樣才算是英雄。
注27:許多武俠或奇幻小說的通用劇情。當主角需要升級時,就會因為重傷倒在一個與世無爭的高人家附近,然後幫他打雜放羊煮飯啥的;過不了一回這位本來很厲害的高人就會陣亡,然後把武功傳給主角。所以奉勸各位以後變高人時,千萬不要撿來路不明的東西,以免變成不會留給讀者任何印象的墊腳石。
注28:對號入座,當A對B使用暗示性諷刺時,B自動跳出來反駁,也就是大家熟悉的誰答腔我罵誰。另外,有讀者反應這類簡單的東西其實不需要特別註釋,但要知道,有些人的腦袋比海綿更簡單,不解釋不行哪。(請勿對號入座。)
注29:對於不認真念書的學生而言,這些曾擺在教室前後的偉人照片,只是用來藏同學鉛筆盒的相框而已。誰會分辨哪個是喜歡看生魚片逆流而上哪個又是喜歡吃嫩草的童萌會教主,對吧?
注30:如果是其他類型的故事,不搞頭也有其他地方可以搞。可惜本作很健康,有特殊嗜好的朋友也別期待。
注31:這是誤會!鐵定是誤會!怎麼可以因為人家捲毛加上辦過天下第一左乳大會就這樣栽贓呢?而且那毛Q的程度怎麼看都是陰宅啊,真沒常識。
注32:功夫和樓下的房客都是名作家九把刀之社會學經典名作,前者是敘述一名被神經病搭訕的少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