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購買此地不宜久留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推理、驚悚小說



內容簡介:

◆電影「神隱任務」原著作者最新力作!
◆橫掃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報、獨立書商協會、北卡獨立書商協會、邦諾書店等全美8大暢銷排行榜TOP 1!

如果追查真相的代價是賠上性命,你也會像李奇一樣豁出去嗎?

當地鐵緊急煞車的瞬間,他原以為可以留下來拯救所有的乘客,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一念之差將使自己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精采內容】
半夜的紐約地鐵,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比如現在,李奇正揪出一位自殺炸彈客。這位女子以為自己藏得很好,不過她的一舉一動其實都被李奇仔細地監控。

為了其他乘客的安全,李奇大膽上前攀談,希望能在按下引爆鈕之前勸阻她。只是李奇根本沒想到,他的干預將使自己捲入前所未有的危險!再過幾分鐘,他就會被數不清的各方人馬接連圍堵,那些人將吐出一堆從沒聽過的人名,進行嚴酷的逼供,脅迫他立刻收手……

無計可施的李奇甚至還被關進監牢,徘徊於昏迷與清醒之間。他不禁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出錯了?如果那天沒有做出「那件事」,會不會就能挽回無辜的生命?而事到如今,他要如何洗刷自己的清白?

【名家推薦】
◎冬陽(推理評論家)
◎紀培慧(演員、作家)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
(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好評推薦】
「傑克.李奇領著我們嗅聞紐約深夜的氣味,感受城市特殊緊張的神秘。他不只讓你身歷其境,還教你思考得像個軍人。」
──演員、作家∕紀培慧

「李查德、事件、打鬥、解決、離開。看似一貫的公式,卻絕不重複的精彩起伏與刺激。李查德讀得安心,危機處理學得放心!!」
──推理評論家∕張東君

「傑克.李奇是美國這塊土地上最歷久不衰的經典動作英雄之一!」
──紐約時報

「抓緊了……當你快速翻頁時
CONVERT BREAKS: 0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 讀者詢問度破表!《雙面瑪拉》作者結合懸疑與浪漫愛情的最新佳作!

他們的結合能拯救世界,卻無法保護自己的愛人……
游移在邪惡與純真、復仇與善良邊界的愛,最是致命。

瑪拉一度相信她能逃開過去;她曾以為她的問題全是幻覺。
然而,噩夢接連來襲,她連自己都無法信任……

當所有人見證我的罪行,只有一個人明白我不是瘋子。

【精采內容】
凡是瑪拉討厭的人,她能「目擊」他們死去;而她喜愛的男人擁有相反的特殊能力,他們的結合可以拯救世界,卻無法保護自己的愛人,她,應該放手嗎?

在瑪拉造成父親受傷後,她警覺自己真正具有「看見」他人死亡的能力。鏡子上的血色字跡、早已遺忘卻突然出現的娃娃布偶、陌生女孩送來挖掉眼睛的照片、一輛跟?的白色貨車都不是幻覺……,她知道,早已逝世的前男友要殺的不是她,而是她身邊所愛的人。然而,沒有一個人信任她。

只有迷人的英國男孩諾亞始終不放棄,他相信瑪拉的幻覺、看到的前男友。傳聞中諾亞得為好幾個女孩的心碎而負責,他卻始終待在瑪拉身邊:他不在乎犧牲自己,只要瑪拉的一個吻。

瑪拉無法抗拒諾亞迷人的魅力,他是唯一守護瑪拉的人,然而,那些最可怕的事也只有瑪拉最親近的人才做得出來……

【好評推薦】
「當看完《雙面瑪拉》後,仍意猶未盡,恨不得馬上手邊就有下一集《顫慄瑪拉》。」
──台灣讀者好評推薦

「這系列讓人愛不釋手,懸疑感繚繞不絕,讓讀者深陷其中,無法辨別瑪拉所感受的是真是假,使我跟她一起混亂其中。這是懸疑推理愛情小說,神祕女孩男孩們的戀情,如此純真的愛情所洋溢著滿滿幸福,但不時就添增一筆令人感到驚悚的情節,提醒著我們後面的煎熬,劇情錯綜複雜令我喘不過氣,第一集結尾甚至隱藏著爆炸性的ending !」
── Nailin

「本書從一開始就吊緊讀者的胃口。……心臟跳動的節奏完全被作者的文字所控制,直到看完最後一頁,情緒依然久久無法平復。男女主角間幽默的對話、致命的吸引力,使這個陰暗的故事意外地充滿甜蜜且浪漫的氣息。《雙面瑪拉》就像罌粟一樣,黑暗、誘人、危險,且極度令人上癮。」
──蘇珊

「作者運用了現今與過去交錯的敘事方式,讓故事更為緊湊且吸引人。讀這本小說時,不斷猜想瑪拉到底是雙重人格?出自於幻想?亦或是她真的擁有特殊能力?而每當我以為更靠近真相時,下一秒作者又完全推翻我的想法。我想這就是此本書最大的魅力所在,讓人忍不住一頁接著一頁往下翻。當看完第一集之後,仍意猶未盡,恨不得馬上手邊就有第二集。」
──Sheryl .H

「本書的情節和愛情故事如夢似幻,又吊足讀者胃口,絕對會讓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紐約時報》暢銷書系列The Mortal INstruments作家卡姍卓‧克雷爾(Cassandra Clare)

「本書在黑色幽默、讓人陶醉的毛骨悚然和縝密的布局中取得難得的平衡。前一分鐘,我還大笑出聲,下一分鐘就害怕得想要打開家裡所有的燈,鑽進被窩裡。從蜜雪兒‧霍德金躍然紙上的駭人情節到浪漫場景,可以明顯看出她的天分和寫作範圍。我從未讀過這樣的故事。」
──《紐約時報》暢銷書《分歧者》作者薇諾妮卡‧羅斯(Veronica Roth)

「哇,蜜雪兒‧霍德金的處女作將會讓你看到最後一頁才知道結局,而懸疑的故事仍舊會縈繞你的心頭許久。」
──《紐約時報》暢銷書《穿越宇宙》(Across the Unviverse)作者貝絲‧雷維斯(Beth Revis)

「作為一本情節安排高明又迷人的懸疑小說,本書對於那些喜歡男主角陰暗、女主角危險,而兩者之間產生嚴重扭曲愛戀的讀者來說,再適合也不過了。」
──《紐約時報》暢銷書《永恆一族》作者姬兒絲坦‧米勒(Kirsten Miller)

「這部系列小說的第一集是以女主角瑪拉的觀點寫成,其中可見對史蒂芬‧金經典著作《魔女嘉莉》的回響。本書巧妙的融合幻想與現實。讀者稍不留意,作者便從世俗轉換到幻覺般的恐怖,令人毛骨悚然,彷彿電影《厄夜叢林》中的場景……本書的節奏明快,然而作者在每
CONVERT BREAKS: 0



本書導覽:

正統長篇推理小說的濫觴

◎文/林斯諺(推理作家)

  
威爾基.柯林斯(Wilkie Collins)是十九世紀英國的著名作家,也是一八六○~七○年代流行的煽情小說(sensational novel)之先驅。他於一八五九年發表的《白衣女郎》(The Woman in White)正是此類小說之發端。煽情小說多環繞著犯罪事件進行,場景多設於一般平凡中產階級的家庭環境,有別於哥德式小說古堡場景的陰森可怖與驚悚。這種「日常氛圍潛藏之邪惡」反而使得煽情小說別具一番震撼人心之懸疑風味,也是本書《月光石》(The Moonstone)的顯眼特徵。

  
《月光石》發表於一八六八年,最初連載於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所主辦的雜誌《All the Year Round》。本作與《白衣女郎》並列為柯林斯最知名的作品,一般認為是他最好的兩部作品,也是長篇推理小說最早的先例。

  
由於煽情小說多以犯罪事件為主軸,經過柯林斯寫作技法的調製,形成了後世推理小說的基本雛形,因此柯林斯可謂是長篇推理小說之父。然而,他並非是最早書寫推理小說的人。推理小說的奠定之作一般公認是一八四一年由美國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發表的〈莫爾格街謀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在這部作品中,愛倫坡確立了推理小說的基本公式;不過這是部短篇而非長篇作品。一直要到柯林斯的作品,愛倫坡所奠定的模式才被體現於長篇小說。

  
雖然《白衣女郎》以後來的標準來看可以被歸類成推理小說,但《月光石》卻更接近愛倫坡所建立的典範,亦即,是所謂的正統(日本稱「本格」)推理小說,亦是西方推理小說黃金時期的作品樣貌。

  
這種故事通常圍繞著一個謎團(多半是犯罪事件),有著「事件發生→調查→解決」的結構,並且相當注重這種結構的確立與效果。真相的揭露必定訴諸理性分析,並講求結果的意外。可以說,故事的主軸就是在於「製造謎團並且解開謎團」。

  
《月光石》就給出這樣一個典型。故事環繞著一個標準的英式中產階級家族,地點在鄉間宅邸,一顆來自印度的黃鑽石被當成生日禮物送給宅邸女主人的女兒,但生日會當晚鑽石卻被偷了,眾多賓客中誰才是竊賊?或者是外來者犯案?屢破奇案的警官立刻被找來調查,展開了一連串曲折離奇的劇情。在抽絲剝繭之後,令人意想不到的兇手終於現形,真相水落石出。

  
在本書中可見許多後世司空見慣的推理元素:名偵探、大宅邸、大家族、竊案、家族秘密、眾多嫌犯、紅鯡魚(誤導)、意外犯人、警方調查、現場重建、推理線索的安排等等。這些元素被井然有序地排放在正統推理的架構內,就算年代久遠,以今日推理小說的標準來看,仍然是很有品質的一部作品。

  
然而,如果僅只是如此,本書不可能獲得文壇的眾多好評。詩人艾略特(T. S. Eliot)甚至認為《月光石》是「第一本最長而且最好的現代英語偵探小說,此一文類由柯林斯創建而非(愛倫)坡」。英國推理小說四大女傑之一桃樂絲‧榭爾絲(Dorothy Sayers)則認為《月光石》「很有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偵探故事」,並指出此書相當恪守正統推理小說所注重的公平遊戲(fair play,意謂作者不刻意隱瞞破案線索)。英國文壇巨人卻斯特頓(G. K. Chesterton)則稱讚本書「很有可能是全世界最棒的偵探小說」。如此的盛譽,絕非完全奠基在作品本身的推理特質。柯林斯在《月光石》中投注的心力,並非只是編織一個複雜的謎題並給出絕妙的解答,還運用了許多高超的文學寫作技巧,讓整部作品比起純粹的正統推理小說更為飽滿、更有可看性也更不受侷限。

  
最顯眼的一個技巧,就是本書特殊的敘事體裁。作品由許多份記述組成,每一章的敘事都是由某一故事人物所寫下的記述,對讀者說明發生的事件。因此隨著故事的進行,敘述觀點也隨之變換,這種多重視點交替的敘事手法在今日雖已屢見不鮮,並且有著更具技巧性的發展,但柯林斯卻仍發揮了成熟的掌握,充分體現敘事者變換所產生的效果與樂趣,使之成為整個故事的魅力所在。事實上這種敘事法早在《白衣女郎》便已出現過,他更在該書的序文提到:「這裡所呈現的故事將由不同敘述者所記述,正如法庭上犯行的經過將由不同的證人所陳述。」這個比喻是十分適恰的,因為柯林斯的小說(或大部分的推理小說)處理的是犯罪故事,這種敘事手法可說是將「觀看犯罪的觀點」做了最佳的安排。而柯林斯對多重視點敘事的偏好,顯然是被其自身的法律訓練所影響。這種將自身專業轉化成寫作技巧的方式,也的確表現出柯林斯過人的文學天賦。

  
與他的摯友狄更斯相同,柯林斯也擅於創造令人難忘的角色。藉由視點的交替,很自然地產生了敘事口吻的變化,藉由熟練地掌握不同角色的敘事腔調,柯林斯幾近完美地完成了精準的角色刻劃,書寫出許多活靈活現的人物。隨著敘事者的變換,彷彿音樂曲調的轉換,讀者能夠領略到完全不同的風味。比起推理情節的設計性,這點更可說是閱讀本書的最大樂趣。

  
柯林斯不像愛倫坡將精力全部灌注在解謎上。愛倫坡的推理作品中,不論是〈莫爾格街謀殺案〉、〈瑪莉.羅傑之謎〉(The Mystery of Marie Rogêt)或是〈金甲蟲〉(The Gold-Bug),都充滿了偏執且狂熱的瑣碎分析,讓整部作品燃燒著濃濃的理性特質。但在《月光石》中,縱然解開謎團是故事主軸,但柯林斯卻藉由角色與情節的自然流動來讓迷霧逐漸消散,並不「為了推理而推理」。畢竟說到底,柯林斯是煽情小說的好手,能抓住讀者心神的精彩情節自然才是故事之依歸。這種對後來黃金時期「理性過剩」的謹慎拿捏,也是柯林斯作品不同於正統推理小說之處。

  
雖然煽情小說繼承了英國早期通俗小說(melodramatic novel)的特質,但柯林斯仍將社會以及階級議題的探討置入,這兩者在柯林斯作品中都是常見的主題。在《月光石》中,這些問題的刻劃雖不算深入,但也不淺薄,這種在推理之外的批判精神,基本上也超出了大多數正統推理小說的關心範圍,自然也成為《月光石》的另一個耀眼之處了。

  
在《月光石》一八七一年版的序言中,柯林斯坦言在書寫此書的最後過程飽受痛風煎熬,但並沒提到他利用鴉片減輕痛苦的狀況日益嚴重,到了極度成癮的地步,並出現幻覺。他甚至宣稱常被自己的分身「威爾基鬼魂」(Ghost Wilkie)所糾纏。《月光石》摻雜了他飽受毒癮折磨的真實經驗。故事的第四位敘事者──醫生助手艾茲拉‧詹寧斯便是一名孤獨、悲慘的鴉片吸食者,活在病痛、毒癮與死亡的陰影之中,卻在死前得到了心安的救贖。也許書中這段真實與虛構交纏的敘述,正是道出了柯林斯的心情,也讓本書更增添了動人的色彩。

  
柯林斯在晚年罹患眼疾,有時得靠口述完成著作,並且必須長時間於陰暗的房間中休養。雖然光明在他的殘生中逐漸遠去,但他所留下的《月光石》在黑暗中卻耀目奪人。做為正統長篇推理小說的濫觴,這部作品不但促成了後世推理文學的發展,直至今日也仍是閃亮的珠玉之作。

內容簡介:

◆百年不朽的經典名著!英語世界第一部最長、最優秀、最偉大的現代偵探小說
◆入選「基亭最佳推理小說100選」、「衛報必讀犯罪小說147選」、「2013東西推理小說Best100」

這是邪惡中校的報復?還是月光石真帶了詛咒?

事件發生在英國一棟鄉間宅邸,一顆據傳曾經鑲嵌在印度月神額前的傳奇黃鑽石,被當成生日禮物送給宅邸女主人的女兒,但鑽石卻在生日宴會當晚被偷了。

竊賊是受邀賓客,或者是印度守護者來取走應屬於他們的寶物……?

【名家推薦】
◎冬陽(推理評論人)
◎伍臻祥(小說家)
◎冷言(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推理作家)
◎呂仁(推理作家)
◎林斯諺(推理作家)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
◎藍霄(推理作家)
(按姓氏筆畫排序)

【好評推薦】
「第一本最長而且最好的現代英語偵探小說,凡是現代偵探故事中一切優秀和動人的東西,都可以在《月光石》中找到。」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著名詩人兼評論家T. S. 艾略特

「很有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偵探故事。」
──英國推理小說四大女傑之一桃樂絲‧榭爾絲

「很有可能是全世界最棒的偵探小說。」
──英國文壇巨人卻斯特頓

「柯林斯在《月光石》中投注的心力,並非只是編織一個複雜的謎題並給出絕妙的解答,還運用了許多高超的文學寫作技巧,讓整部作品比起純粹的正統推理小說更為飽滿、更有可看性也更不受侷限。最顯眼的一個技巧,就是本書特殊的敘事體裁。每一章的敘事都是
CONVERT BREAKS: 0



本書導覽:

導讀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

◎文/杜鵑窩人(推理評論)

  東野圭吾應該是目前台灣最為火紅的日本推理作家,他的作品被多家出版社搶著要出版;可以說,他自從以《放學後》獲得「江戶川亂步賞」而出道以來的所有作品,不論是早期、中期還是近期,相繼都成為台灣出版社追逐的焦點。這當中最好的解釋就是東野圭吾深受台灣讀者的歡迎,翻譯作品在台灣有其銷售的市場。我個人曾經幫他計算了一下,在這幾年中,台灣平均每年有兩百本左右的推理出版品,每年平均都有八到十本東野的正體中文版出版,如今竟然有臉譜、獨步、皇冠、高寶、時報、三采和台灣東販七家出版社已經出版過他的小說作品。根據我個人閱讀台灣翻譯推理小說三十多年的經驗,以前到如今的台灣推理書市,曾經有過這種盛況,應該是發生在二十多年以前,當時也有許多出版社競相出版當時日本作家繳稅排行榜第一名的推理作家赤川次郎的作品。但是與當時不同的問題在於,那個時候台灣對於日本作品的著作權是沒有保護的,就是購買版權觀念不存在的年代,所以反觀有著作權概念的現在來看如今這種盛況,東野圭吾現在所創下的現象,真的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紀錄!因為台灣的眾家出版社竟然如此捧場地爭相推出他的作品。統計一下,東野圭吾他個人將近八十本的著作中,至今只有十本不到的作品還尚未在台灣翻譯出版。

  還記得二○○七年的四月一日(你沒看錯,正是愚人節的那一天),當時台灣推理作家協會那一年的年會剛結束,住在高雄的推理作家冷言和我,連袂在高雄以東道主身分招待台灣旅日推理評論家島崎博老師和當時擔任日本推理文學資料館館長的權田萬治老師。那一天是高雄難得少見、溫暖而不炎熱的春日午後,我們四個人就坐在高雄整治過的愛河旁邊享受春風拂面,還一起喝咖啡聊天。話題自然而然就轉到了在二○○六年大紅大紫,剛剛以《嫌疑犯X的獻身》拿下「直木賞」,並一舉拿下當年度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的第一名而號稱「三冠王」的東野圭吾身上。我們兩人告訴權田萬治老師,其實在台灣的推理書市,東野圭吾一直很受歡迎,甚至他的江戶川亂步賞得獎作品《放學後》和島田莊司的《占星惹禍》、高木彬光的《紋身殺人事件》由於都已經絕版,當時還是並稱台灣推理迷的三大夢幻逸品。那個時候,權田萬治老師以頗為驚訝且不相信的神情告訴我們,在他的《秘密》一書改編成電影之前的東野圭吾,其實一直在日本推理文壇之中苦苦掙扎,甚至在日本推理界有個不太好聽的「一刷作家」的稱號。那也就是意味著說東野圭吾在日本的推理小說創作雖然持續不斷,但是很不幸,東野圭吾絕對與「暢銷作家」這個頭銜無緣,他的小說幾乎是沒有再刷出版的機會。在日本,雖然東野圭吾一直很努力地嚐試各種路線的創作,但是推理小說市場上,讀者的反應都不是很好,讓他的嘗試都變成了「為五斗米折腰」的徒勞,所以東野圭吾能夠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一三四屆的直木賞,應該說是「守得雲開見月明」般的苦盡甘來。那天下午的談話其實給了創作出版一直不是一帆風順的冷言和旁聽的我有著莫大的鼓舞和啟示;「李廣不侯」的情形在台灣在所多有,本土推理作家似乎只能繼續磨劍,期待出匣的那一天。

  東野圭吾自己也曾經說過,他自己為了不讓自己的文筆鈍化和應付生活所需的糊口之資,他不得不到處爭取工作,只要是能夠登上報章雜誌的版面和後來的集結出版販售,不管是長篇連載或是短篇作品,他都會卯足全力去寫作。而且各方面和各樣式的題材都肯寫,雖然一直不能夠在市場上得到許多讀者的認同和肯定,但他自己確實是用心的在創作。應該說當時在「十年磨一劍」的東野圭吾並不是很合格的作家,應該只是作者或者是單純的寫手而已。因為他只是埋頭寫作而沒有去注意市場上讀者的反應,等於強將自己的作品要推銷給讀者,失敗則是必然的結果。如今台灣書市充斥著東野圭吾的作品,其中不少都是他個人努力的痕跡,卻也常常是一些東野圭吾沒有真正自我的作品。

  在一九九八年出版的《秘密》一書,於一九九九年改編成電影,進而使他擺脫了「一刷作家」封號。雖然為了延續作家的命脈和為了餬口度日而創作了不少風格、形式各異的小說,但是另一方面卻一直秉持著推理小說創作的初衷,維持自己作品解謎的本質。這些作品最近在台灣大量被引進和翻譯,讀者在欣賞之餘也可以注意到東野圭吾一直在迎合市場需求之餘,也會偷渡幾本自己喜歡帶有正統本格味道的推理創作,《假面山莊殺人事件》這本書就是其中之一的此類作品。這種兼顧理想和現實的方式,雖然有讀者不太能夠接受東野圭吾這種有些迎合市場風潮的寫作方式,但是人家總是要吃飯不是嗎?就像我的本業,在現今的台灣醫療環境下,也面臨了「救命輸給救醜,醫人不如醫狗」的狀況,若是這情形一直存在下去,醫師也就不得不拋下尊嚴,進而變身成為藥品、營養品、健康食品和醫學美容手術的掮客和推銷員了。一樣都是為了大環境所迫,也就是為了填飽肚子而不得不如此。所以,請讀者不要苛責東野圭吾當時這樣為五斗米折腰的大量創作。

  回到《假面山莊殺人事件》這本書,對於一些本格推理迷而言,這將是一個莫大的驚喜,因為東野圭吾竟然挑戰了古典本格推理中最讓讀者興奮的題材:「暴風雨山莊」!容我稍微解釋一下「暴風雨山莊」,這是由古典本格發展出來的一種題材樣式,一般是指推理小說發生的場景或地點因為某些天然或人為的因素而與外界完全隔離,像是身處於暴風雨襲擊下而孤立無援的山莊,此時對外的電話或網路通訊會完全中斷、無法去聯絡外界、獲得援助,同時在場者也陷入了無法逃離的狀況。通常此時就會進而發生殺人案件,由於場景完全因上述因素被中斷隔離,所以必須得經由當時在場的所有人物嘗試去解決事件,也就是解謎並且自救,找出兇手以防再有人受害。當然此時受害者的死亡時間或兇器上的指紋、血型等法醫學條件通常不能讓人得知,縱使在場有法醫或醫生,因為器材所限制,仍然會比較不精確。英國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一個都不留》即為此方面的代表作。也有人稱這類題材為孤島殺人,因為《一個都不留》就發生在孤島,但是其實並不限定在孤島,而場地只是更加擴大,變數相對的增加而已。

  這種題材的魅力只要是推理作家其實都很難去抗拒的,因為是作者和讀者之間頭腦體操對抗形式的極致表現。另外,因為最初阿嘉莎‧克莉絲蒂創造的形式太完美,所以寫「暴風雨山莊」題材的推理小說,就是對先行者的致敬和對自己的挑戰。橫溝正史的傑作《獄門島》就和《一個都不留》有異曲同工之妙,而直接致敬的則像夏樹靜子的《有人不見了》、西村京太郎的《殺人雙曲線》,甚至西村京太郎還玩了類似創意的《七個證人》;而綾?行人的《殺人十角館》和《殺人迷路館》就玩了兩次不同的把戲來考驗讀者;島田莊司也有《斜屋犯罪》挑戰這個題材。甚至連台灣本土推理作家林斯諺都以短篇的《霧影莊殺人事件》和長篇的《雨夜莊殺人事件》、《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