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購買哈比人(全新修訂譯本)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奇幻、科幻小說

哈比人(全新修訂譯本)

全球最受矚目 奇幻文學經典之作
《哈比人》小說搬上影幕

內容簡介

  最熱門話題,奇幻史詩電影再創高潮
  奧斯卡《魔戒》三部曲大導演彼得 傑克森新作
  2012─2014年度大戲《哈比人三部曲》
  電影改編原著小說《哈比人》,全新修訂翻譯版上市

  奇幻文學的鼻祖、善與惡的經典戰爭
  故事,由一枚足以掌控天下的魔戒開始說起……

  托爾金《哈比人》原出版於1937年,為奇幻文學經典《魔戒》三部曲前傳。

  托爾金以融合童話與傳奇小說的手法,通過小說呈現出豐富的想像力、華麗而詭譎的壯麗場景,以及神祕迷魅的中土大陸世界。

  比爾博.巴金斯就和所有哈比人一樣,沒什麼野心,喜愛舒適的生活,旅行的範圍很少遠過食物儲藏室之外。

  但比爾博的安逸日子,隨著巫師甘道夫以及十三個矮人的到來而被打斷,更將他捲入一場意想不到的探險之旅。比爾博被巫師甘道夫選中,激發出冒險的欲望,與13個矮人組成探險隊,前往有一條惡龍守護的孤山,展開了尋寶之旅,要搶回被惡龍藏起的一批寶藏……

  途中雖然經歷了各種危險,但也結識了許多不同種族的友人,比爾博更因緣際會地得到了魔戒。

  探險隊最後斬殺惡龍,矮人們占據了寶山,並與人類為了寶藏開戰。

  這是20世紀以來最值得一看的奇幻小說,它的角色眾多而分明、情節豐富變化,不只深受少年兒童的喜愛,更吸引了無數的成人讀者,是一本老少咸宜的作品,也可視為進入《魔戒》三部曲的序曲。

作者簡介

托爾金(J. R. R. Tolkien)

  英國文學家,生於1892年1月3日,1915年牛津大學畢業,專研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on)歷史和語言。1925年回牛津大學擔任教授,時年33歲,是牛津大學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教授。同時,他也展開一系列神話故事的創作。最膾炙人口的有《哈比人》(The Hobbit or There and Back Again)、和《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這兩部震碩古今的奇幻小說。此兩部鉅作被譽為近代所有奇幻作品的鼻祖,影響深遠。

  托爾金於1973年9月2日在牛津逝世,但他的作品並不因此而銷聲匿跡,反而繼續傳播世界各地。至今全球已暢銷一億餘冊。《魔戒》在全球許多票選活動中都被選為二十世紀之書、AMAZON網路書店票選為兩千年以來最重要的書籍。

譯者簡介

朱學恆

  1975年生,中央電機系畢業。

  因為喜愛奇幻小說與電玩,而自1998年以翻譯行動推廣奇幻文學,代表譯作有《龍槍》系列、《魔戒三部曲》、《哈比人》,並創辦財團法人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舉辦奇幻藝術獎,是華文界唯一鼓勵奇幻創作的獎項。

  近年致力於推動開放式課程計畫,引進世界各大學一流知識,並因而登上《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國際媒體。

  現任財團法人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創辦人、董事兼執行長,與開放式課程計畫義工。

  著作有:《我的夢想干你屁事》等。
  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blogs.myoops.org/
  朱學恆的facebook:www.facebook.com/Geekfirm

目錄

第一節 不速之客
第二節 烤羊腿
第三節 短暫的休息
第四節 越過山丘鑽進山內
第五節 黑暗中的猜謎
第六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七節 怪異的住所
第八節 蒼蠅和蜘蛛
第九節 乘桶而逃
第十節 熱情的歡迎
第十一節 來到門口
第十二節 內線消息
第十三節 不在家
第十四節 火與水
第十五節 暗朝洶湧
第十六節 夜色中的盜賊
第十七節 奇變驟生
第十八節 返鄉之路
第十九節 最後一幕

內容連載

第一節 不速之客

在地底洞穴中住著一名哈比人。這可不是那種又髒又臭又濕,長滿了小蟲,滿是腐敗氣味的洞穴;它也不是那種空曠多沙、了無生氣、沒有家具的無聊洞穴。這是個哈比人居住的洞穴,意思是,舒服極了。

這座洞穴有個像是舷窗般渾圓、漆成綠色的大門,在正中央有個黃色的閃亮門把。大門打開之後,是一個圓管狀像是隧道的客廳:這是個沒有煙霧的舒適客廳,有著精心裝飾的牆壁,地板上鋪著地毯和磁磚,四處還擺著許多打磨光亮的椅子。由於哈比人超愛客人來訪,因此這裡還有很多很多的衣帽架。隧道繼續延伸,蜿蜒地深入山丘中,附近許多哩的人都叫這座山丘為「小丘」,小丘各個方向還蓋了許多圓形的小門。哈比人可是不爬樓梯的:臥室、浴室、酒窖、餐點室(超多的呢!)、更衣室(他有一整間房間都是用來放衣服的)、廚房、飯廳,全部都在同一層樓,也都在同一條走廊上。最好的房間都是在左手邊(繼續往裡面走也一樣),因為只有這方向的房間才有窗戶,這些渾圓的窗戶可以俯瞰他美麗的花園,和一路延伸向河邊的翠綠草地。

這名哈比人生活相當富裕,他姓巴金斯。巴金斯一家人自古以來就居住在小丘這一帶,附近的鄰居都很尊敬他們;不單只是因為他們大部分都很有錢,也是因為他們從來不冒險,不會做任何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你在問巴金斯一家人任何問題之前,就可以先預料到他們的答案,所以根本不必浪費這個力氣。這個故事就是關於一名巴金斯家人如何意外地捲入冒險之中,並且做出和說出許多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來。他或許失去了鄰居們的尊敬,但是至少獲得了──算啦!到最後你就會知道他獲得了什麼東西。

有關於我們這位哈比人的母親──對啦,到底什麼是哈比人?我想,時至今日,的確需要更進一步描述一下哈比人;因為他們已經變得比較罕見,也比較畏懼我們這些大傢伙(這是他們稱呼我們的方式)。他們是相當矮小的種族,大概只有我們身體的一半高度,也比長了大鬍子的矮人要矮。哈比人沒有鬍子。他們沒有法力(或者僅有一點點),只有當我們這些笨重的大傢伙,莽莽撞撞地像大象一般走近他們的時候,他們才會使出憑空消失的把戲來。通常他們的肚子上都會有不少肥肉,喜歡穿著鮮豔的衣服(多半是綠色和黃色),不穿鞋子,因為他們的小腳長出天然的肉墊來,也會冒出和他們頭髮一樣濃密的捲毛。哈比人擁有靈巧的褐色長手指,開朗的面孔,笑起來更是十分爽朗(特別是在他們吃完晚飯之後,大笑更是必備的節目之一;而只要他們有機會,一天通常都會有兩頓晚餐)。現在,你對他們大概已經有了粗淺的了解了。我之前剛說到,這位比爾博‧巴金斯的母親,就是鼎鼎大名的貝拉多娜‧圖克,是老圖克大人三名出類拔萃的女兒之一。老圖克大人是住在「小河」邊的哈比人的領袖,這條河就是繞過小丘腳邊的一條小河。大家常常說(其他家族的人常常說啦……)圖克家族的遠祖一定有人娶了個妖精當老婆;當然,這可信度並不高,只不過,他們一家人的確有點與眾不同,偶爾會有成員離家出外冒險。他們會神祕地消失,家裡的人則是三緘其口,不露任何口風。也就是因為這樣,雖然圖克家人比較有錢,但大夥還是比較尊敬巴金斯一家人。

當然,在貝拉多娜成了邦哥‧巴金斯的妻子之後,她就沒有什麼驚人之舉了。邦哥是比爾博的老爸,對他妻子可說是呵護備至,他為她建造了(一部分是用她的財產)在小丘鄰近和小河流域一帶最豪華的地洞。夫妻二人住在其中,直到離世。不過,她唯一的兒子比爾博,雖然看起來和他老爸一樣老實可靠,但可能繼承了圖克家族的詭異血統,只是在等待適當的時機爆發而已。直到比爾博成年,甚至到了五十歲左右,這時機還是沒有到來。在這段時間中,他就這麼安安穩穩地居住在老爹留下來的華美地洞中,可說是與世無爭。

不過,奇妙的機緣就這麼突如其來地降臨了。那時世界比現在還要翠綠,也不那麼吵雜,而哈比人數量眾多,依舊繁衍興盛。比爾博‧巴金斯剛用完早餐,正站在門口抽著一根極長的菸斗,長得幾乎都快碰到他剛梳理過的毛毛腳上了,甘道夫就在這時出現了。說到甘道夫啊!如果你對他的了解有我的一半──而我所聽說的故事不過是九牛一毛,那麼你就可以預料到將會有難以想像的奇妙故事發生。他所到之處,冒險和傳奇都會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而且還是以最出人意料的形式發生。他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有經過小丘這一帶了,自從他的好友老圖克過世之後他也跟著銷聲匿跡,大夥幾乎已忘記他的長相了。在他們還是小孩的時候,甘道夫還常常在小丘和小河一帶忙碌地奔波

不過,無辜的比爾博當天早上所見的,只是一名拿著枴杖的老人。他戴著藍色的尖頂帽,披著灰色的斗篷,圍著銀色的圍巾,白色的鬍鬚直達他的腰際,腳上還穿著笨重的黑靴子。

「早上好啊!」比爾博真誠地說。太陽暖呼呼,草地又無比的翠綠。不過,甘道夫挑起又長又濃密、都長到帽沿外的眉毛打量著他。

「你是什麼意思?」甘道夫問:「你是要問候我早上可好,還是說不管我怎麼做,早上天氣都很好?還是說你覺得今天早上很好,或者今天是個應該擁有很好心情的早晨?」

「你說的都對!」比爾博說:「而且,還非常適合在門外抽菸斗。如果你身上有帶菸斗,不妨坐在我身邊,儘管用我的菸葉!沒什麼好急的嘛!今天還有一整天可以過呢!」話一說完,比爾博就在門口的凳子上坐了下來,蹺起二郎腿,吐出一個美麗的灰色煙圈;煙圈就這麼完好如初飄啊飄,一直越過小丘頂。

「真漂亮!」甘道夫說:「可惜我今早沒時間在這邊吐煙圈,我正想要找人和我一起參加未來的一場冒險,但在這裡都找不到什麼夥伴!」

「在這一帶?那當然囉!我們可是老老實實過活的普通人,不需要什麼冒險。那是很讓人頭痛、又不舒服的事情,會讓你來不及吃晚飯!我實在搞不懂,冒險到底有什麼好玩的?」比爾博將拇指插進腰帶,又吐出另一個更大的煙圈。然後他拿出了早上收到的信,開始展讀,假裝沒時間理會這個老人。他已經暗自決定了,這傢伙和他合不來,希望他趕快離開。但那老傢伙還是不打算離開,他拄著枴杖,一言不發地打量著眼前的哈比人,直到比爾博覺得渾身不對勁,甚至有些不高興了。

「早上好啦!」他最後終於忍不住說:「多謝你好心,我們這邊可不需要任何的冒險!你可以去小丘另一邊或是小河附近打聽看看。」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請對方趕快滾蛋,不要再煩人。

「你的早上好還真是有很多用處哪!」甘道夫說:「這次你的意思,是想叫我趕快滾蛋,如果我不走,早上就不會好,對吧?」

「親愛的先生,我沒有這個意思!讓我想想,我好像不認識你,對吧?」

「不,你有這個意思、你有這個意思!親愛的先生,我卻知道你的名字,比爾博‧巴金斯先生,你也應該知道我的名字,只是你沒辦法把我和它聯想在一起。我是甘道夫,甘
道夫就是在下!真沒想到有朝一日,貝拉多娜的兒子竟然會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好像我是來你家門口賣鈕扣的推銷員!」

「甘道夫!甘道夫──天哪!你該不會就是那個給了老圖克一對魔法鑽石耳環的人吧?那對鑽石耳環除非接到主人的命令,否則永遠不會掉下來!我還記得這個傢伙,他會在宴會上說出許多許多精采萬分的故事,有惡龍、有半獸人、巨人,以及幸運的寡婦之子拯救公主的故事!更別提這個傢伙還會製造棒得不得了的煙火!我還記得那華麗的煙火大會!老圖克會在夏至那天晚上施放它們!太棒了!我一輩子都忘不掉!它們會像是火樹銀花一般地飛竄上天空,更會像空中樓閣一樣整晚掛在天上!我還記得天上掛著蓮花、龍嘴花和金鏈花的樣子……」各位看官應該已經注意到,其實巴金斯先生並不像他自己認為的那麼無趣,而且他還很喜歡花朵。「媽呀!天哪!」他繼續興奮地說:「這個甘道夫還影響了好多沉默寡言的少年、少女發夢去冒險哪!他們有的去爬樹找精靈,有的駕船想要渡到海的對岸去!媽呀,這裡以前本來是很安祥──喔喔,我是說你以前讓這一帶起過不小的騷動。實在很抱歉,但我沒想到閣下目前還在營業哇!」

「不然我還能去哪裡?」巫師說:「不過,我還是很高興你記得我那麼多事蹟,至少,你似乎對我的煙火印象很好,看來你還有救。是啊,看在你外祖父的份上,還有那可憐的貝拉多娜,我將讓你如願以償。」

「拜託,幫幫忙,我又沒有許什麼願望!」

「錯,你有!而且還說了兩次。我會原諒你的,事實上,我甚至還會親自送你參加這次的冒險。對我來說會很有趣,對你來說會很有利──甚至,只要你能夠完成這次冒險,還會有不錯的收入。」

「失禮了失禮了!多謝你的好意,但我真的不想要任何冒險。至少今天不想。我們說過早安了吧!記得有空來喝茶!對啦,明天怎麼樣?明天再來,再見!」話一說完,這名哈比人就匆匆忙忙地鑽進屋內,在不失禮的限制下盡快關上大門。畢竟,巫師還是巫師,最好不要得罪他們。

「搞什麼鬼,我還請他喝什麼茶呀!」他一頭衝進餐點室,責備著自己。他才剛吃過早餐,但在經過這一場驚嚇後,或許一兩塊蛋糕和一些飲料,有助於平復他的情緒。

在此同時,甘道夫依舊站在門外,露出慈祥的笑容。安靜無聲地笑了一陣子之後,他退了幾步,用手杖的尖端在比爾博可愛的綠色大門上,刻了個奇怪的記號,然後就大剌剌地轉身離開,此時比爾博正吞下第二塊蛋糕,慶幸自己用高明的手段躲開了一次可怕的冒險。

到了第二天,這傢伙酒足飯飽,幾乎完全忘記了甘道夫。除非他把事情寫在約會記事簿上,否則他的記性實在不怎麼好。一般來說,他會這樣寫:甘道夫週三用茶;昨天他在手忙腳亂之下,根本忘記了這件事情。

就在時間快到用下午茶時,前門傳來了震耳的門鈴聲,他這才想了起來!他慌亂地煮起開水,準備了另一個茶杯和碟子和幾塊蛋糕,然後飛快地跑向門口。

「抱歉讓你久等了!」他本來準備這樣說,卻發現眼前的人並不是甘道夫。對方是一名將藍鬍子塞進金腰帶中的矮人,他戴著深綠色的帽子,擁有一雙非常明亮的眼睛。門一打開,他就闖了進來,彷彿主人和他是換帖的好兄弟一般。

他將連著兜帽的斗篷,找了個最近的衣帽架掛了起來,接著深深一鞠躬說:「德瓦林聽候差遣!」

「比爾博‧巴金斯聽您差遣!」哈比人驚訝地忘記該問什麼問題。當隨之而來的沉默變得讓人尷尬的時候,他補充道:「我正準備要喝茶,請來和我一起用。」這話或許轉得有些生硬,但他的確是真心誠意的;而且,如果有個矮人不請自來的殺進你家,一句解釋的話也沒有,你又能怎麼辦呢?

他們在桌邊坐了沒多久,事實上,也才剛吃到第三塊蛋糕,比前次更大聲的門鈴又響了起來。

「容我失陪一下!」哈比人又再度衝到門口。

注意到,其實巴金斯先生並不像他自己認為的那麼無趣,而且他還很喜歡花朵。「媽呀!天哪!」他繼續興奮地說:「這個甘道夫還影響了好多沉默寡言的少年、少女發夢去冒險哪!他們有的去爬樹找精靈,有的駕船想要渡到海的對岸去!媽呀,這裡以前本來是很安祥──喔喔,我是說你以前讓這一帶起過不小的騷動。實在很抱歉,但我沒想到閣下目前還在營業哇!」

「不然我還能去哪裡?」巫師說:「不過,我還是很高興你記得我那麼多事蹟,至少,你似乎對我的煙火印象很好,看來你還有救。是啊,看在你外祖父的份上,還有那可憐的貝拉多娜,我將讓你如願以償。」

「拜託,幫幫忙,我又沒有許什麼願望!」

「錯,你有!而且還說了兩次。我會原諒你的,事實上,我甚至還會親自送你參加這次的冒險。對我來說會很有趣,對你來說會很有利──甚至,只要你能夠完成這次冒險,還會有不錯的收入。」

「失禮了失禮了!多謝你的好意,但我真的不想要任何冒險。至少今天不想。我們說過早安了吧!記得有空來喝茶!對啦,明天怎麼樣?明天再來,再見!」話一說完,這名哈比人就匆匆忙忙地鑽進屋內,在不失禮的限制下盡快關上大門。畢竟,巫師還是巫師,最好不要得罪他們。

「搞什麼鬼,我還請他喝什麼茶呀!」他一頭衝進餐點室,責備著自己。他才剛吃過早餐,但在經過這一場驚嚇後,或許一兩塊蛋糕和一些飲料,有助於平復他的情緒。

在此同時,甘道夫依舊站在門外,露出慈祥的笑容。安靜無聲地笑了一陣子之後,他退了幾步,用手杖的尖端在比爾博可愛的綠色大門上,刻了個奇怪的記號,然後就大剌剌地轉身離開,此時比爾博正吞下第二塊蛋糕,慶幸自己用高明的手段躲開了一次可怕的冒險。

到了第二天,這傢伙酒足飯飽,幾乎完全忘記了甘道夫。除非他把事情寫在約會記事簿上,否則他的記性實在不怎麼好。一般來說,他會這樣寫:甘道夫週三用茶;昨天他在手忙腳亂之下,根本忘記了這件事情。

就在時間快到用下午茶時,前門傳來了震耳的門鈴聲,他這才想了起來!他慌亂地煮起開水,準備了另一個茶杯和碟子和幾塊蛋糕,然後飛快地跑向門口。

「抱歉讓你久等了!」他本來準備這樣說,卻發現眼前的人並不是甘道夫。對方是一名將藍鬍子塞進金腰帶中的矮人,他戴著深綠色的帽子,擁有一雙非常明亮的眼睛。門一打開,他就闖了進來,彷彿主人和他是換帖的好兄弟一般。

他將連著兜帽的斗篷,找了個最近的衣帽架掛了起來,接著深深一鞠躬說:「德瓦林聽候差遣!」

「比爾博‧巴金斯聽您差遣!」哈比人驚訝地忘記該問什麼問題。當隨之而來的沉默變得讓人尷尬的時候,他補充道:「我正準備要喝茶,請來和我一起用。」這話或許轉得有些生硬,但他的確是真心誠意的;而且,如果有個矮人不請自來的殺進你家,一句解釋的話也沒有,你又能怎麼辦呢?

他們在桌邊坐了沒多久,事實上,也才剛吃到第三塊蛋糕,比前次更大聲的門鈴又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