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同棲生活評比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文學小說-華人文學



內容簡介:

十幾年的台北同棲生活之後,我們是否成為當初憧憬的台北人?
當城市已經被拆毀了,我們的記憶該如何保存?

六個異鄉人,十五年的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令他們憧憬,給他們挫折,讓他們知道什麼是鄉愁

他們的生澀、膽小、對抗、堅持、衝撞、絕望和妥協
他們的友情、愛情、青春、和過於急速的蒼老

他們在台北經歷了幼稚的戀愛與嫉妒
他們在台北目睹520農民抗爭和三月學運

他們加入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的行列,望著沒有星星的夜空,想起自己根本沒有一處安心落腳的家

他們在學生宿舍、出租公寓、頂樓加蓋、雅房或套房的遷徙之中逐漸世故
從此離不開這個城市

消失的北淡線,消失的寶宮戲院,消失的台北車站第六月台

這是寫給台北的情書
這是寫給台北的告別信


CONVERT BREAKS: 0



內容簡介:

開了部落格,不知寫什麼好?
好友阿九寫了一年出了三本暢銷書!

老闆要我交報告、女友要我寫情書(瘋了嗎)?投稿可以賺外快?散文創作其實和你我的關係比想像密切!在校、考試寫作文是散文,開個部落格也是寫散文,e-mail、臉書,無不用上散文。

為何有人寫得好,有人不知所云?
文章好壞不能自己說了算!

【精采內容】
曾獲頒「中山文藝散文獎」及「吳魯芹散文推薦獎」的作家亮軒。
2012年甫推出叫好又叫座的《青田街七巷六號》,並在瑞安街小公園旁的自宅開設「亮軒書場」,希望體現古聖先賢如孔子、蘇格拉底、柏拉圖的教育方式,沒有考試、沒有作業、沒有處罰,只有盡興的學習。開設以來,場場爆滿。本書結合作者書寫的本事與教學的技巧,儼然雲端書場,希望提供讀者本著快樂的態度,學習得很狂喜!

「散文可說是任何人有緣進入文學世界的橋梁,我們常在無形之中,受到散文的影響。所以,學好散文對於接觸其他文類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CONVERT BREAKS: 0

《蔡康永愛情短信:未知的戀人》


蔡康永首部愛情療癒小說
經典溫暖如小王子
【內容簡介】

最新愛情短信首次曝光
康永愛之哲語帶你領悟愛的正能量

他「說話之道」轟動兩岸狂銷200萬本,「愛情短信」造成網上轉載旋風!
清麗如晨露的女星曾愷玹,演出你的戀人心情!

有些人,我們把他留在回憶裡,是為了要藉由他們,來懷念當時的自己……

人類在戀愛的時候,會學習很多事,也會變成比較好的人。

二十歲的她,暗戀太久,難以忍受,終於決定勇敢一次,伸手去捕捉愛!當她用力掀開她戀情的第一頁時,她也同時掀開了一本再也闔不上的書。殘酷的命運既特別寵她,又愛嘲弄她。大方的賜給她一場又像恩賜、又像懲罰的初戀。

這場初戀,使勇敢的女孩傷痕累累,在她自己舔著傷口,一心想要復元的時候,另一個世界送來了一個只愛吃水果,隨便到不同人家去過夜的長腿男生。於是,這個男生就帶著滿身傷痕的勇敢女孩,展開了一場一拐一拐的、戀人專屬的、療癒之旅。

【作者簡介】

蔡康永

相信愛,相信正義,相信文明,相信宇宙是值得的。
面對欲望時會軟弱,面對邪惡時會軟弱。
喜歡別人多過喜歡自己。

從上個世紀的尾巴,開始參加公共活動,比方說,主持一些節目,寫一些東西,講些話,安慰或者傷害一些別人。

生產地是台北,血統有時被認為是上海。

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念完電影電視製作的研究所,最廣為人知的主持是電視節目《康熙來了》,最廣為人知的書是《蔡康永的說話之道》,另外,以xxdd.com為根據地,做了些「cai」系列的衣服。

蔡康永想做的,是召喚幸福的咒語,能把靈魂鞏固了,然後丟在飄蕩的人生裡,當成救生圈。

【內容試閱】

第1章 隔著手機看別人戀愛

黑暗中,手機發出孤單的微光,像一扇小而神秘的窗戶,把另一個世界的月光引進來,輕柔的鋪在女孩的臉上。

女孩躺在床上,頭髮纏繞枕邊,她看著手機上一個男生的照片,心裡卻不是甜蜜,而是委屈,她想把照片刪除。

這個女孩叫做逗點,逗點這稱呼是同學取的,因為女孩每次發訊息,都一律用逗點結束。

明明話已說完,該用一個簡單明瞭的句點結束的地方,她都還是習慣用逗點,使得收到訊息的人,常常以為她後面還有什麼想講的事,比方說,她說:「晚安,好好睡。」都被她寫成「晚安,好好睡,」讓收到的人以為她接著還要說什麼,她卻早已比對方先睡著了。

這種訊息發得多了,同學就決定叫她逗點,給她這種任性使用逗點的癖好貼個小標籤。

但逗點在這個深夜,對著手機上的照片,心情卻不是期待的逗點,而是堅決的句點。她一下就連續刪去三張同一個男生的照片,因為碰到了丟臉的事──

逗點在地鐵偷拍這個男生,結果,這男生竟然出現在逗點打工的餐廳,還認出她來。
事情是這樣子的──

今晚,又是某個所謂情人應該共度的夜晚,逗點照她本分該做的,仍去她打工的那家餐廳上工。這對她來說沒什麼,反正她沒有戀人可以共度,戀愛者只管戀愛,世界仍須運轉,依靠的就是他們這樣暫棲於青春、長期無戀人的「工蟻」。

工蟻無戀人、無表情,但自有看不見的兩根觸角在額前咻咻揮動,接收空氣中各式戀人們排放的甜或苦。

逗點在打工的餐廳,咻咻揮動觸角,端著盤子跑來跑去。她看著盤子裡的菜擺成心形,成雙成對,她偷吸一口氣,想聞聞看那是否就是愛情的香味,但聞到的無非只是煎鵝肝或黑松露,是錢,但不知是不是愛。

穿著餐廳制服的逗點,長髮盤起,下巴的線條柔和中隱藏一點點個性,鼻尖微翹,臉白白的,有點黑眼圈,沒笑,可能因為跑進跑出腿快抽筋了,但唇形本身帶著笑意,所以看起來也不像是在生氣,比較接近孩童的堅毅。

她快步把菜送到第十七桌,幫客人把盤子放正的那一瞬,她的觸角收到一絲「糟糕」的信號:第十七桌的男客人,是她搭地鐵時偷拍過三四次的那個不認識的男生。她有點慌,祈禱那男生以往並不曾注意過自己,也就不會指認自己。她避開男生的目光,打算默默溜走,沒有想到,和那男生同桌的女生卻開口了──

「我男朋友說你在地鐵上用手機偷偷拍過他,好幾次……」

那男生有點被嚇到,忙伸手阻止女友再多說,刀叉掉落,砸在餐盤上,好大聲。逗點慌亂中覺得那刀叉好像就砸在自己頭上,眼前冒了兩顆金星,慌忙拿起盤子,逃離那桌,逃了兩步,發現不該把客人還沒吃的菜端走,又衝回去把盤子放回桌上,才再次逃走。

接下來,她當然沒有勇氣再靠近十七桌,只好拜託同事幫忙。這就是她的今晚,在小型的羞恥裡度過。

逗點奔忙一晚,總算回到家裡,她回家路上看著沿路的愛情節慶裝飾,心裡感嘆:這些節日啊,都像蹺蹺板一樣,把一端的人捧得高高的,好像要摸星星,另一端的人就落得好低好低,低到吃土。

****

現在夜深了,腳痠、肩膀也痠的她躺在床上,覺得自己很窩囊。她對著那幾張偷拍的照片默唸著:「我其實不是拍你……我拍你,是因為你真的長得好像我喜歡的那個男生……」她把那幾張照片都刪了,也刪掉了這次丟臉的事跡。

刪去照片以後,她習慣性的繼續用手機上網,隨意的逛逛。很多人在網路上講他們今晚的甜蜜時光,也有很多人追憶他們談過的戀愛,把和往日戀人的合照發了一張又一張。逗點躺在黑暗中,面對著手機這一扇小小的窗戶──她感覺這扇窗太小了,她鑽不進去。

「我的初戀啊,你會在哪一天?用什麼方式?搭乘誰的翅膀?降落在我的人生?」她模糊的在腦中觸摸著泡沫般浮出水面的一個一個問號,睡著了。

****

逗點睡覺的房間是租的,同一戶還住了另一個女生,叫做登登。登登快三十歲,畢業好幾年了,在動物園當飼育員。她賺的薪水比逗點多,付的租金較多,所以用大的房間,也比較常用客廳。

登登的身材處於快要被別人稱為胖子的懸崖上,也就是說,再多往前邁一步,就會果斷的被別人稱呼為胖子了。這表示她對正式成為胖子這件事,心中還是有裝警鈴的。

登登的五官都比逗點的再「扎實」一些,洋溢著鬥志與熱情。

可能是因為在動物園工作的關係,登登對人直率,有話就問。可以想像,一個人如果每天都要探查駱駝到底懷孕沒?企鵝為什麼胃口變差了?還要阻止猴子搶食手邊的飼料,又要在替黑熊清潔房間時,防止自己被黑熊吃掉──過著這樣生活的人,擁有直來直往的個性,應該很理直氣壯。

「我胖了沒?!你看我最近胖了沒?!」登登吃泡麵或爆米花時,如果不經意和逗點目光對到,就會揪住逗點的領口,像流氓般逼問。這時,逗點就會笑著回答「完全沒胖」之類的場面話,然後兩個人互相掐捏對方腰間的肉,逼問著:「那這是什麼?!孤單寂寞的人難道不應該瘦一點嗎?啊?!」然後兩人鬧成一團。

登登雖然比逗點年紀大了一截,但她也是無戀人狀態,而且她告訴了逗點,不是「一時無戀人狀態」,而是「一直無戀人狀態」。

所以這兩個住在一起的女生,聊天時不免常對愛情這件事發表意見,也很關切明星之間閃亮的悲歡離合,不但希望郎才女貌,同時也希望那些遙遠的愛情故事裡,會示範體諒、忠貞、浪漫,甚至是正義。那心情,類似雖然自己從不打球、跳水、玩單雙槓,但非常關切那些打球、跳水、玩單雙槓的選手可曾受傷、可曾累到哭、可曾動不了、可曾得金牌?

不過,逗點從來沒有向登登透露過,她正在偷偷迷戀他們學校的一個男生。

逗點也不是故意瞞著登登,而是她還沒搞清楚自己這份暗戀的成分是什麼?是只因為想要戀愛了,就找一個莫名其妙的人,給他脖子上掛上「戀人」的牌子?還是她從未啟動的戀人雷達,終於真的在茫茫人海中,偵測到了那個值得她宣布動工的人?

逗點想要等自己再搞清楚一點,才告訴登登,她有點怕登登過早展開生火、加油、添柴,搞亂她的頭腦或心情。

不過這個暗戀還真有點不祥。逗點只是因為從來沒機會拍到她暗戀的這個男生的照片,才會一時興起,在地鐵上隨便拍了一個長得相似的男生,結果出了醜,看來戀愛這事果然有一定的危險啊。

這天由餐廳收工回家,她心情明顯低落,同住的登登當然察覺到她有狀況。登登問了,但逗點沒說什麼,於是登登決定一本她豪邁的作風,拉她出去散散心。

凌晨四點,昏昏沉沉的逗點聽見敲房門的聲音,她四腳著地,爬著去開了房門,登登站在門框中間,背後還有光暈,居高臨下,看著她說:「走吧,我帶你去動物園看日出!」

****

黎明前,動物園裡那些過度人工化的裝置,假山洞、假樹幹的,竟然都朦朧的展現出一絲世界剛開始時,沒什麼好擔心的原始氣派。這可能就是登登覺得來動物園看日出,可以紓解生活中小疙瘩的原因之一吧。

長頸鹿已經醒了,三四隻的聚在一起,出神的望著天邊。天邊隱約能看見有一小群鳥飛過。

逗點臉上露出了微笑:「好安靜,好美。」

「走,我們去看河馬。」登登拉著逗點大步走,一路驚醒了猴子和土狼。

到了圍欄邊,登登輕輕的拿出了鑰匙,打開欄門,小步的移到幾塊大石邊,拉逗點一起坐下。

逗點看了看四周,什麼都沒看到,她很小聲的問:「河馬呢?」

登登指指她們眼前的一大片水池。逗點困惑的望著水池的表面,水面微微映射出一點天光。她聽到一些咕嚕咕嚕的聲音,瞇起眼睛,看見一些小光點浮出了水面。她很驚訝,看看登登,登登笑著點點頭,逗點看回水面,水上那些小光點是河馬的眼睛,幾隻河馬只把鼻孔、耳朵和眼睛浮出了水面,靜靜望著岸邊的兩個女生。

就在這樣的對望之中,天漸漸亮了。

****

登登帶著逗點去準備飼料,兩人拌妥了兩大桶火鶴的飼料,走向晨光中的粉紅火鶴區。

「咦?這麼早,怎麼火鶴已經整批在走動了?」登登很疑惑的在欄杆外停下腳步,等她看清狀況時,她的嘴張大了。

一個長腿男生正在陪火鶴們散步,火鶴非常依順他,他走左,火鶴的隊伍就走左,他往右,火鶴的隊伍就往右。他的腿很長,每跨出一步,火鶴群要兩步才趕得上。

「喂!喂!你怎麼……你是工作人員嗎?!我怎麼沒見過你?!」登登放下桶子,開門進去。逗點卻沒有跟進去,大概覺得自己也是闖入者,也才剛從河馬區跑出來,似乎不必對另一名闖入者大驚小怪。而且她本能的覺得這個男生一點也不危險,彷彿就算他說他本來就和動物們住在一起,也不用驚訝。

登登查問這個男生,男生困惑的搔搔頭,說他是一時找不到地方睡覺,就跑進動物園來睡了。

辦公室還沒有人來上班,登登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問這男生:「是不是有誰給了你這一區的鑰匙?」

「沒有用鑰匙呀,是牠們讓我進來的。」男生指著那群火鶴。

「胡說,牠們怎麼可能讓你進來?」登登想生氣、又有點想笑。

「咦?這裡是牠們家,牠們當然可以請人進來呀。」男生說。

「算了,我不想惹麻煩,你趕快出去吧!」登登說。

「原來你也住這裡嗎?」男生問。

「我又不是鳥,幹嘛住這裡!」登登沒好氣的回答。

長腿男生笑嘻嘻的對登登點了點頭,又對火鶴群揮揮手,走出圍欄。火鶴們整齊的停下步子,呆呆的目送他。目光和逗點接觸時,他停下了腳步,看著逗點。

「你的脾氣,比她的脾氣好。」長腿男生沒頭沒腦的對逗點說了這句話。

「啊?有嗎?」逗點不知該回什麼。

「有,我感覺得到。請問,你正在戀愛嗎?」長腿男生問。

「嗯?你在說什麼?」逗點很驚訝。

「我有一個很聰明的老闆,他跟我說:『人類和動物和植物不一樣,人類在戀愛的時候,會學習很多事,也會變成比較好的人。』他告訴我可以注意一下這現象,只是我到現在還不明白,所謂的戀愛是怎麼回事。也許我要再多跟大家相處一段時間,才會知道吧。」

逗點聽得一頭霧水,只好點點頭。

「希望等我搞懂戀愛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還會再碰到你!」說完,長腿男生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放到逗點手裡,逗點一看,是一支木頭做成的湯匙,明顯是手工做的,有些粗糙,但很可愛。

「湯匙?」逗點問。

「是啊。你聞聞看,有木頭的香味。」這個男生說的話雖然很難懂,但聲音很好聽,之了一點點回音,彷彿他的唇齒之間藏著小小的豎琴。

逗點聞了一下,不知道說什麼,就問他:「是你做的?」

「嗯,你隨身帶著,以後吃東西,都會香香的。」說完,奇怪男生就甩著大步伐開心的走開了。

逗點有點呆住,覺得這人也太隨性了吧,她怔了一陣,再回過神來,這男生竟然已經脫離了她的視線範圍。

「我聽主任說過,會有人跑進動物園過夜,可是這還是我第一次碰到,沒想到還真的有這種事。」登登回到逗點身邊,她剛才到處去巡查了一下,沒發現什麼異常,也沒丟東西。

「剛才那個人講話很奇怪,不過應該不是壞人,大概頭腦出了點問題吧。你看,他還送我一支他做的湯匙。」

逗點把木匙收在口袋裡。「我要回去準備上課了,今天早上要報告。謝謝你帶我來動物園,我心情好多了。」

逗點笑著,轉身輕快的走開。陽光從樹葉間灑落下來。

第2章 命運改變戀人的座位

學校是奇怪的地方,校園裡人很多,但這麼多人裡面,能令你睡醒時期待的,能令你想起時微笑的,卻非常少,有時連一個都沒有。

「也許世界也是這樣子的吧……這麼多人在身邊,沒有一個在心裡。」逗點在教室昏昏欲睡,望著窗戶外偶然經過的其他學生,「為什麼一樣的人到了教室外面就顯得自由呀?」

下課鈴聲響起,全班精神一振,一個建造來上課的地方,大家跑來以後,卻都指望著下課,這是學校的另一怪事。

****

逗點上次在動物園意外遇到的那個長腿男生說的話,雖然意思不清楚,但暗暗給了逗點一些模糊的激勵。那天以後,逗點覺得自己應該為自己的暗戀做點努力。

她喜歡的男生叫做小晃,念資訊工程系。

她是在學校各社團的「拉客日」那天的黃昏時分,初次見到小晃的。她清楚的記得,那天小晃的身後是一棵大樹,樹上的每根樹枝都綁滿了一張一張盛開的花朵的照片,整棵樹五彩繽紛,襯著夕陽的光芒,各種花朵隨風飄動,這稚嫩又燦爛的光景,使得站在樹下的這男生,一個人就好像是一個節慶。

小晃不高,肩膀寬寬的,脖子粗粗的,牙齒大顆且笑起來發光。

逗點順手拿起手機,要拍下小晃的單人節慶,小晃卻跑上來擋住鏡頭,說要先加入攝影社才能拍照,這當然只是他為了「拉客」開的玩笑,但逗點也還是很聽話的當場就加入了攝影社。

她本來就喜歡拍照,於是填寫了入社表格。小晃說樹枝上掛的每朵花都是他拍的,也是他掛上樹的,他當場就示範了爬樹的身手,果然很快。逗點抬頭看著花朵照片飛舞的大樹,想像著也許有一天,她可以拍攝許多角度的人臉,再把照片掛滿一棵樹。只是不知怎麼搞的,逗點想像枝頭掛滿肖像照片的景象時,腦中浮現的那樹梢的每張照片,都是這個剛剛才認識的小晃的臉。

她完成入社登記之後,心裡有一種天真的高興,想像在偌大的學校,多了一個有歸屬感的地方。她本以為這下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小晃自拍一張合照,當成入社紀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