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超強說話術3:教你幽默到心田評測

Posted on Posted in 文學、人文、電子書新品上市-本月新上架
《劉墉超強說話術3:教你幽默到心田 》


笑話可以死背,幽默卻需要臨機應變。
如何才能化解嚴肅的氣氛?
怎樣回應才能迴避尷尬場面?
分析古今中外的幽默,教你如何
【內容簡介】

營造氣氛、引爆笑點、埋下伏筆、熱話冷說、逆向思考、掌握邏輯、諷而不刺、點到為止……

把僵硬的語言變得婉轉,黑白的語言變成彩色,讓言詞多趣味、幽默到心田。
幽默笑話的妙用真多!

夫妻之間有了幽默,八成不會「成仇」,因為那仇還沒成,就被幽默化解了;
至於這個世界有了幽默,才顯得有意思,「一笑解千愁」,你不見在經濟低迷的時候,人們反而愛說笑話嗎?因為笑話往往諷刺時事,藉著那一笑,人們化解了心中的鬱悶。

幽默最大的妙用,就是不傷情——把要說的都婉轉地說了,又好像沒有真說 ;彷彿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卻又可能是「言者有心」,只是裝作無心的樣子。

想想,歷史上多少名臣,不就靠這種本事,「拐彎抹角」地勸諫了君王嗎?
所以幽默也像太極拳,它有軟中帶硬、實中帶虛、四兩撥千金的效果。--劉墉

【作者簡介】

>>>劉墉
劉墉,號夢然,是畫家、作家,更是生活家。
在世界各地舉行過三十多次個展,在全球發行中英文著作七十餘種、繪畫理論及畫冊十餘種。
是一個以自由的心情在生活,認真的態度在學習的人。
有一顆很熱的心用來體會,一對很冷的眼用來辨別、一雙很勤的手用來分享、兩條很忙的腿用來超越。
【序】

前言

教你幽默到心田

  有人說中國人是最缺乏幽默感的民族。
  這一點,我不同意,因為我從小發現中國人處處在表現幽默。

  就從小談起吧——
  小時候,我右鄰的兄弟吵架。
  「你欺侮我,我去告奶奶。」弟弟哭著說。
  「你去告啊!別說告奶奶了,告子宮我也不怕。」

  ◎那家的奶奶也有意思,她子宮長瘤,開刀割除。
   老太太就把幾個兒子叫到床前說:「兒子啊!你們的老家搬家啦!」

  ◎上中學,我的英文老師也很幽默。
  最記得教「危險 dangerous」這個字。
  「想想『單腳拉屎』,多危險!」老師說。
  教到「大學 university」這個字。
  「這簡單嘛!」老師一笑:「大學就是『由你玩四年』!」

  ◎進大學,老師們都是「書畫名家」,那幽默就更上路了。

  記得有位教授,接到一個朋友送來的古畫,請他鑒定,明明是假的,他居然也蓋鑒定的印章。而且一邊蓋,一邊說:「唉!如果是行家看到,一定了解我是因為人情,不得不這麼做。如果是外行看到,反正他是外行,沒什麼關係。」

  他這文人的歪理,後來被我寫在書裡批評,卻不能不說他很幽默。
  倒是有位女同學的幽默,讓我印象深刻。
  那是上課時,我跟她開玩笑,從後面吹她的長頭髮。
  她居然轉頭白我一眼:「有什麼冤情?」
  她非但回了我的話,還給我一拳,把我說成有冤情的鬼,你說厲害不厲害?

  ◎大學畢業,我到台北的成功高中任教,並且擔任中國新詩學會的副總幹事。

  有一年國慶,舉行花車遊行,文藝界認為不可缺席,所以特別設計了一個燈塔的花車,並由我和一位名詩人隨車廣播。

  「文藝是思想的燈塔。」詩人說:「這是我們一路上要廣播的口號。」

  花車終於出發,燈塔聳立,果然比其它花車高出不少,十分壯觀。可是才開出去沒有五十公尺,就不得不停下了;因為燈塔太高,碰上了高壓電線。所幸製作花車的工人及時趕到,用電鋸把燈塔下面修去一截。 「現在不像燈塔了!」我問詩人:「怎麼辦?」

  「簡單!我們就說『文藝是思想的堡壘。』瞧!它不是像個堡壘嗎?」

  花車又開動了,拚命趕,追上隊伍的尾巴。可是走不到兩公里,又不能動了,因為碰上高架橋,「堡壘」還是嫌高。

  工人又把「堡壘」鋸掉一截。
  「還參不參加?」我問詩人。
  「當然參加!」
  「可是這麼矮矮小小的,連堡壘都不像了啊!」
  「沒關係!看看!多像衛兵站的小亭子。」他一笑,對著麥克風喊:「我們要當文藝的前哨!」

   ◎接著,我進了中視新聞部。
  有一回,去秀姑巒溪採訪疾流泛舟。

  駕舟的人一邊盪槳,跟疾流搏鬥,一邊對船上的救生員喊:「記者如果掉下水,先跳下去救攝影機,那機器很貴的!」

  「天哪!為什麼不說救記者?」我喊。
  「你們掉下去,到下游自己會浮起來,機器不會浮。」他喊了回來。

  ◎又記得有一次參加《傳記文學》周年酒會。(忘了是幾十周年)
  《傳記文學》的創辦人劉紹唐致詞,笑說:
  「這雜誌把死人辦活了,把活人辦死了,把我自己辦老了!」

  短短三句話,幽默地道出他幾十年的辛苦和成就,以及對人生的感嘆,更是令我佩服。

  ◎出國之後,因為教文學和藝術的課,常讀中國古典文學作品,更對中國人的幽默歎服不已。

  譬如在唐人的幽默故事裡,說有一天弄臣犯了錯,皇帝把他推下御花園的池子,再把他拉上來問:「怎麼樣?你在水裡有沒有見到屈原哪?沒見到,就再把你推下去。」

  「臣見到屈原了。」弄臣居然說。
  皇帝笑起來,追問:「屈原跟你說了什麼嗎?」

  「他說了。」弄臣說:「他說他沒遇上好主子,所以投了水,我有這麼英明的皇帝,為什麼也要投水?」

  皇帝笑歪了,饒了弄臣。

  ◎又有一回讀古典笑話,說城裡來了土匪,見人就殺,有個矮子也被一把抓住,要砍頭。

  「您別砍了吧!」矮子求土匪:「大家都笑我矮,這一砍頭,就更矮了。」 土匪全笑彎了腰,居然把矮子放了。

  據說這兩則都是真實故事,幽默居然可以救命,實在令人驚訝。

  ◎ 至於中國人在作對聯時表現的幽默,就更令我歎服了。

  譬如有個學生上課時身上癢,東抓抓西抓抓,把老師弄火了,給他出個上聯——

  「抓抓癢癢、癢癢抓抓,愈抓愈癢,愈癢愈抓。」

  學生對不出來,挨了揍,哭回家,爸爸見到了,說這有什麼稀奇?老子給你寫下聯,明天拿回去。

  學生第二天把老子寫的下聯交給老師——「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先生先死,先死先生。」這對子,多損?又多幽默啊!

  ◎還有個近代對聯的故事——有個官員在江邊看春天的景色,十分陶醉,於是出了個上聯——「五月黃梅天 。」要隨從的官員對下聯。

  半天沒人對得上,倒是一個睡在簷下的酒鬼,張開眼睛說:「三星白蘭地。」

  多妙啊!五對三、月對星、黃對白、梅對蘭、天對地!
  這「對聯」的幽默不是中國人才有的嗎?

  ◎就因為從小對幽默笑話感興趣,又有些博聞強記的小聰明,所以幾十年來累積不少資料。看坊間出版許多談幽默的書,電視上甚至開了說笑話的節目,早想把自己的心得寫出來。

  只是想想笑話集子已經不少,缺的是整理分析幽默技巧的書,所以又花了許多時間作整理的工作,希望這本書能幫助缺乏幽默感的朋友,把「僵硬」的語言變得「婉轉」,「單調」的語言變得「多采」。 為了閱讀容易,書中的每一章都分為「笑引子」、「笑例子」和「笑點子」三部分。

  「笑引子」多半舉我生活中遇到的實例,引導大家進入那一章要討論的主題。

  「笑例子」是集合同類精采的「笑料」。
  「笑點子」則是分析這一類的幽默要怎樣達到。

  ◎當然,笑話是不斷流傳的,所以書裡除了我原創的笑話,也引用了許多古今中外的資料。雖然每個資料都經過我改寫,還是可能掠他人之美,像是本書的校對,我的文壇老友司馬特,就是笑話專家,提供我不少資料。

  ◎《教你幽默到心田》原本要作為《把話說到心窩裡》的第三集。只是寫作完畢,發覺這些東西似乎自成一格,所以決定把它單獨成書。

  談到「自成一格」,我也不得不對書中有許多「葷黃」的笑話有所說明。由於我一向寫勵志書,又有許多小讀者,我曾經再三考慮把「帶顏色」的笑話刪除。只是,黃笑話在幽默中也「自成一格」,而且是不可或缺的一格,如果刪除,就談不上完整的幽默書了。這就好比談中國文學史,總不能不列入《金瓶梅》和「宮體文學」。但是為了顧及青少年讀

發表迴響